那些青春的印记

起床铃响了,又是新的一天。小易面对崭新的高中生活,满怀希望。确实如此,学习再也不会每天只对着几本书了,学校里经常带学生去实习基地,学校更注重学生的动手能力;老师再也不会像初中时母鸡带小鸡似地一天到晚跟着,读书生活自由而充实。

这天,小易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教室。教室里有几个女同学凑在一起切切察察,看见小易进来,连忙住了口。小易不知状况,也不好意思询问,就来到自己的位子上晨读。

半天的学习很充实,可是小易总觉得班级里的女生有点怪。似乎有什么瞒着她,又似乎不想让她知道。中午,吃过午饭回到寝室。又是一群人围着叽叽喳喳,看着小易回寝室,大家一轰而散。

高中寝室很简陋,就是平房大教室改成的。床位满满的,有高二的果树班、财会班再加上我们高一的园艺班、畜牧班,那些同学全是别班的。坐在床头,小易疑惑着:她们又在议论什么,难道真有什么大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想到此不由得慌乱起来。自己回想自己这两天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对。又没有考试,又没有运动会,又没有出去实习过,自己每天白天上课,晚上晚自习,接着睡觉,哪有什么事情可以神神叨叨的?

正胡思乱想,看见早上在教室一轮的周亚芬和钟欣走过来。小易就上前询问。

“嗨,你们早上在说什么好事,让我知道嘛。”

周亚芬笑了笑逃到寝室的另一道门前,顾自己赏风景去了。小易连忙拉着钟欣:“告诉我嘛,你们别瞒我了。”

钟欣挣脱小易的手,对着小易挤眉弄眼:“想想吧,仔细想想自己啦……”

小易更疑惑了:“我有什么好想的,我好好的!”

寝室里的其他人听见小易的话,又笑开了。

真撞见鬼了,小易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此时,好朋友许飞进了寝室。

小易向她使使眼色,许飞走了过来。

“飞子,她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感觉在说我呢?”

许飞看了小易一眼,意味深长的说:“想知道吗?寝室都快传遍了!”

小易更奇怪了:“究竟什么事,早上进教室,班里的几个女生就在说什么,我进教室,他们就不言语了。刚才回寝室,她们又在说什么,我真不明白,有什么事情需要这样指指点点!”

许飞看着小易的认真样,扑哧笑了出来,把头伏在小易的耳朵边上,小嘴轻轻地说:“她们在独家爆料,主角儿就是你!”

小易听到这样的话语,如坠云里雾里,拉住许飞的手:“快告诉我呀,我要疯了。”

许飞干脆坐在了小易的床上,与小易并排靠着床栏:“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班级的一个男生有好感。”

小易坚定地回答:“没有!怎么可能!”

“真的没有,不骗我!”

“真的没有!我干嘛要喜欢谁,有必要吗?”

许飞见小易如此否定,也奇怪了:“你真的没有!那你昨晚上怎么会梦里叫唤那个男生的名字,叫得那么响亮!寝室好多同学听到了,你赖也赖不掉了。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这次轮到小易傻眼了,正是十七八岁的年龄,碰上这样的事情,让很多人知道,没的也会变成有的。你越解释,越神叨。她瞪圆眼睛,看着许飞,脸也刷地一下红了,嘴巴半天没合上:“许飞,你快告诉我,我叫谁的名字,羞死人了……赶快告诉我!!”

许飞用小手点住小易的鼻子,说:“你——断定自己没有对男生有意思,真没有,我就告诉你!”

“快呀,别把我急死!”小易知道许飞的软肋,一边追问,一边就挠她痒痒。

许飞连连讨饶:“好好好,告诉你吧,就是你前桌的皇甫峻!”

听到是皇甫峻,小易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那个该死的懒虫,害得我差点被同学们演绎成“桃色新闻”。

说起皇甫峻,小易真是对他要拜佛为止。皇甫峻,他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的男生,一个很特别的家伙。

就说新生的第一天报到吧。

那一天,陌生的,熟悉的,平生第一次见到的,一群青春的孩子聚在了一个教室里,还真是热闹非凡。班主任徐收交学费结束后,就发课本、排座位。正在进行时,随着一声响亮的“报告……”教室门口站着一位迟到的男生。全班三十几位同学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一处。嗬,一瞬间全体雷倒……

一个中等个儿的男生笔直地站在教室门口。上边白色衬衫,大热天的,连袖口都纽扣扣着;下边白色裤子,上衣塞进裤子里,连皮带也是白色的;脚穿一双黑色皮鞋,油光锃亮,似乎可以照出人影;让人觉着有趣的是,头发也梳得纹丝不乱,像抹过一层发油,连苍蝇蚊子也站不住脚儿。

小易看着这位男生,感觉他好像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倒有点像许文强为主角的《上海滩》里的,记得丁力就是经常一身白色打扮,只不过眼前的小子没有丁力帅气罢了。

“真臭美!”小易想到了《上海滩》,不由得扑哧笑出了声。

也许是小易的笑声起了催化作用,全班同学晃过神来,尖叫、唏嘘不绝于耳,顿时教室里如开了锅的沸水。

班主任徐招呼着:

“这位同学请进,你叫什么名字?”

“皇甫,单名一个峻字——皇甫峻!”

“哦,很少的复姓,好名字!”

真是阴差阳错,徐班居然把皇甫峻安排在第一排的位子上,小易的前桌。从此,小易的梦魇开始了。

开学的那个下午,学校进行大扫除。

经过两个月的漫长暑假,学校到处杂草丛生。光用畚箕扫帚是绝对解决不了问题的。徐班拿来一堆的锄头,带着学生去包干区除草、整操场。

皇甫峻自然而然就分在了小易一组。别看小易是女生,因为来自农村,除草挖地之类的活在家没少干。她和几个女生丝毫不比男生逊色,干得热火朝天。

可是皇甫峻就不同了。一身的白色,乱动怕脏了衣服,除草怕泥脏了鞋子,总是站在一旁缩手缩脚。没拔几株草,脸上的汗直往下淌。这时,皇甫峻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折叠很齐整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汗。看见一个男孩子居然这样,小易真是无语!

没多一会儿,另外的几个女生也看不下去了。

“嗨,皇甫峻,有没有搞错!你是男生,还是女生?”

皇甫峻一边擦汗,一边笑着辩解:“当然是男生了,你还不会看!”

“哼,我看比女生还女生,这么怕脏怕累,来学校干嘛的!”

“我——我,我哪知道要劳动的,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谁知道,到了秋天,天气转凉,别的同学穿上很素朴的秋装,皇甫峻真是邪乎!还是一身的白,只不过换成了西装或中山装,那衣领、裤线都烫得笔直笔直,走在教室,乃至全校,他成了一道白色风景线!

小易曾经询问过,他是不是富贵人家出身,穿得如此体面。在很多同学眼中,这样的穿着根本不适合一个高中生的身份,倒像是一个阔少爷!

皇甫峻劳动表现差强人意,在学习上更是有一绝——懒虫一个!

上课经常发呆,课后作业总是拖拖拉拉,小易是课代表,更是学习委员。除了自己这门学科是这样,其他学科的课代表都来向小易投诉。小易觉得既然皇甫峻就在自己前边,催交作业也方便,干脆就揽下了所有学科的催交任务。

于是每天下午或晚自习下课,总会听见小易的嗓音:

“皇甫峻,你的语文作业呢?”

“皇甫峻,你的食用菌作业在哪里?”

“皇甫峻,别聊天了,你的物理作业还没完成呢!”

……

就这样催着,喊着,结果喊出了问题。

“许飞,那个皇甫峻太懒了,每天作业都要三番五次的催,都是他害的!”

“小易,告诉你吧,皇甫峻是我邻村的,初中就是我同学,他就那样,爱臭美不爱学习。否则,也不会来这个学校读书啦。”

“许飞,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要不然我还会傻乎乎的,揽下这瓷器活?”

“谁让你是班干部,你就受着吧,为人民服务是光荣的!”

……

时光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小易每每想起高中三年,皇甫峻的那一套白色行头总是清晰如昨!哎,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