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衍在花季的城南旧事

蔓衍在花季的城南旧事

从火车站对面熟练地跨上一班驶向城南的公交车,随公交车摇摆的节奏渐渐抛离闹区的喧嚣。横亘盆地东端的铁路轨道切开一方小小的城南属地,也划出繁忙与闲静的分隔。午后的城南,空气里浮荡着悠缓的气息,时间以一种略带慵懒的姿态静静地流淌。

那些年,我躁动的青春被安置于此。这里是我的城南,我以年轻的狂热和恣肆,刻写属于我的城南旧事。

当公交车从国光路拐进兴大路,蓦地,视线被晃过车窗的那抹黄灿给攫住。原来,阳光初熟的五月天,正值阿勃勒花季呢!那么明目张胆又纵情铺展的黄,是城南初夏色调最鲜明的水彩画,季节的彩笔一挥,洒了一树又一树金黄。中台湾艳丽的阳光下,让这片金黄益发璀璨耀眼。

立城南的这所大学,近年来里里外外变化倏忽,每次重访,总会发觉又有些什么改变了。先是综合大楼旁的进善亭拆了,以一座设计新颖的玻璃帷幕小屋取而代之,明亮又宽敞,却少了原先朴实的气息。随后综合大楼前另一座玻璃帷幕小屋继之而起,连锁快餐餐饮店就此进驻。接着,校门口的老街咖啡店歇业了,其后对门的阔叶林书店继承原址,几番装修后,以结合餐饮的崭新样貌重新开张。再更后来,活动中心一楼的店家陆续迁出、旧文学院拆除、系上学姊在南门路开的花食间简餐店也歇业了……太多太多改变,快得让人措手不及,就像那些年快得一闪即逝的青春。

尽管如此,却总有一些什么,是始终未曾改变的。好比兴大路两侧年复一年依时序绽开的阿勃勒。

如今眼见这一树一树的灿黄盛放如昔,心里便一股安适油然而生。也许她们每年初夏固定来此留下足迹,正是要让我知道,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总还能够找到可与过去记忆相连的熟悉角落,让我在回忆里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