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我的青春

1

第一次见秦阳,我才16岁。

他是我的邻居,我们在同一所中学念书。放学的时候,我看到邻居伯伯追着打一个男孩子,手里的藤条都打折了。男孩子不哭也不求饶,一个劲儿地往前跑,跳过了墙,一溜烟儿不见了。

就这样记住了这个男孩子,他穿着白色T恤,高高的个子,瘦瘦的手臂撑在墙上,一下子就跳得那么高。

他就是秦阳,总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成绩不好也不在乎,常常和老师顶牛,让老师头疼。偶尔,他还和那些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

有一天回家的时候,我在院子大门前见到了秦阳,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女孩叼着烟,秦阳冲我吹口哨,我走过去又转回头:“你为什么逃学呢?秦伯伯又要打你了。”秦阳不说话,只是坏坏地笑。

我说:“学生应该好好学习的,就像大人应该好好工作一样。”秦阳还是笑。倒是那女孩丢掉嘴里的烟头,说:“小妹妹,你真的很喜欢管闲事哦。”

2

那天以后,秦阳就注意到我了。偶尔放学的路上,他会和我聊天。

他说,小时候他和姥姥住在乡下,小屋在田野里,那里的星星月亮喜欢眨眼睛。“任颜颜,你知道我不是好学生,还和我说话,你脑子都可以养鱼了吧?”我一点儿也不生他的气,我喜欢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了。

风像水洗过一样,吹着我们的脸。我觉得他那么好看,眉粗的,单眼皮,有时候又会变成双眼皮,很好玩。他的鼻梁那么挺,手指那么修长。我们俩站在疯长的麦草边,风扬起我们的头发,像漫画里的两个少年。

后来很多次,放学的路上,我们都会聊天。他在麦田里吻我,那是我的初吻。天空很蓝,他的头低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然后唇就印过来了,轻轻浅浅的,露珠一样,都不像是真的。那天以后,我们就常常在树林里接吻,直到有一天被人看见。

我们都受到了惩罚:爸爸一个月没和我说话,妈妈狠狠地训了我;秦伯伯打了秦阳两个耳光。我知道秦阳不是个好学生。在我之前,他一定吻过别人的,但是我不在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约定好好学习,装着对彼此视而不见,却没想到事情在几个月后轻轻转了一个弯。

那是高三,一个礼拜天吧,一对夫妻找到了秦伯伯,说秦阳和他们的女儿……秦伯伯就和他们去了医院,回来以后就打秦阳,打得那么狠。秦阳从前挨打的时候是不求饶的,那一次秦伯伯打得太狠了,他求饶了,要秦伯伯带他去看那个女孩,说是和他没关系的。秦伯伯就带他去了,回来的时候,秦阳的高傲就像肥皂泡,风一吹就了无声息地蒸发了。秦阳承认了。

那段时间,大家疯传院子里出流氓了,他们是知道我和秦阳偷偷接过吻的。我走在院子里,总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妈妈问我和秦阳发生过什么没有,她说得很隐讳,但是我听懂了,她说的是秦阳和那个女孩的那种事,我说没有。

半个月内,在学校,在院子里,我都见不到秦阳了,听人说秦伯伯又要将秦阳送回乡下,去那儿念高三了。秦阳走的那一天,天上的月亮看起来亮晶晶的,那么冷清。乌云来了,又一被风吹走。

秦阳到家里来看我,我隔着窗户看他,也看天上的月亮。月光照在他身上,白白的。我想起秦阳说起小时候的月亮,小时候的月亮是乡下的,金黄金黄的。现在的月亮,是白的。月亮还是一样的,却又似乎不一样。

“那个女孩子的事情,真的是你干的吗?”我问。

秦阳摇头,又点头。他说,他不知道。

爸爸妈妈都出门了,秦阳才敢来我家。屋子里冷冷清清的,两个才18岁的小孩,就那么站着,看着彼此。秦阳说:“任颜颜,我走了,你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任颜颜,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在大学里等我。”

我让他走,他不想走,说舍不得。后来,他还是走了。我坐在屋子里傻傻地哭,远远地看着秦阳远去,他一直低着头。他说:“你爸爸妈妈要回来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