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见五月榴花开

五月里的校园,香樟开后便是榴花开了。

一抹抹的鲜红摇曳在风中,点缀在大片的翠绿里,却能让人不觉突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开始注意上这并不惊艳的花朵——是从八道湾巷口那棵流芳溢彩的石榴树,抑或去年毕业时节对学校一草一木的打量?那么渴望美满多福的花朵,却偏偏寓意错过。就像我们总是期待天时地利人和,却终究落得满心怆然。

在这个暧昧而盎然的季节,总会有那么多的故事发生。我曾想过把身边每个人的故事都写成文字,或许动人或许平凡,但都是一份与众不同的温暖。可是到了最后才发现,摒弃开头与结尾,太多的故事只是在书写同一种纠缠。

这些天Lina似乎陷入了我在2011年夏天曾深陷的境地,不想吃不想喝,说着话眼泪便掉出来了。她满腔难过地问该怎么办,可是除了熬下去能怎么办呢?既然是自己选择的结局,那么就没有权利耿耿于怀。时间长了自然就好了,一个月不行用一年,一年不行用两年。终有一天,当触景伤情成为了一种习惯,生活中多了它自然也无碍。

谁说不是呢,即使当初再放不开,后来谁不是好好地生活着?久而久之也便淡忘了。回头想想也才明白,世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必然。你可以不那么爱我,我也可以不那么爱他。如果有一天,你我他都已经不相关了,谁还需要无用的难过?

Lina说每个人都要经历这种撕裂么?我说若是不经历怎么能成长。正是那些缺憾那些悔意,那些隐忍与决绝,成就了我们此时的温润。遗憾的只是,那个用离开教会我们成长的人,再也没有机会看到我们的美好:如果再遇爱情,我不会再任性跋扈、歇斯底里了,我会用满满的爱,护着他。你让我变得这么好,而我的好,终究给了另外一个他。

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相信命中注定,相信相互折腾再久你们也不是彼此的那个人。

我曾用了两年的时间,去原谅喜欢过自己的那个人。从怨到爱再到恨,我想我也是在意过的,不然当他转身放手后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介怀。可是最终,我们都选择了过自己的人生,或许老死不相往来。不是因为仍心存芥蒂,而是由于无足轻重了。现在的情形,不正是我们曾希冀过的样子么?你的幸福,如我所愿。

我也用了一年的时间,去抹除自己心动过的那个人。我想那应该是自己唯一一次,毫无计较地去喜欢一个人。他问你值不值得,而我只知道那种想起来都会笑的幸福,对于我来说曾经就是爱情的味道。只是这片失落的战场,未战先败,终于轮到我被淘汰。那么习惯了骄傲的我,怎会容许自己如此落魄?如果一定要低下头的话,还不如怀抱着难过假装忘记。即使为了忘却他,你躲开了一群人。

——我明白这些情愫不会在我的生命里刻下什么印记,毕竟没有谁曾真正伤害过谁,只是我开始会去怀疑。倘若说从前有人对我说喜欢,我也许会欣喜或是会烦恼甚至会愤怒,然而在如今我只会轻轻浅浅地笑。

谁不会说“我爱你”呢?只是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爱了多少。你的爱能带来什么,能改变什么,如若不能,那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我绝对相信你的真诚,但同时我也相信那于我而言于事无补。

口舌之快,并非情深。如果真爱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很多人都在说着很爱很爱你,可是却忘了自己的爱到底是什么模样。更多的人爱你,只是为了爱自己——那些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才是让我不再相信爱情的人,因为他们所谓的爱,从未让我获得点滴的温暖。

你说我无理取闹也好,不懂爱情也罢,我永远相信《天生爱情狂》里阿宝说的那句话:“从来没有被人真真正正地爱过,你教我怎么懂得去爱别人?”从来没有真真正正地被人爱过,你凭什么要我懂得爱情。

我的爱,只是一场等待。许羡苏尚且知道自己有人可等,我不知道我的等待背后会是什么。

而你们呢?那些曾被你们悬绕于口的人,你们自己都快忘记了吧?这便是最现实的生活。“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隔断你们的,不是感情的距离,而是时间的长度。

既然不是情圣,为何要故作情深?你不是,我也不是。

这个春天,我静静地看完了香樟花开,看完了香樟叶落。发现和很多的人已经没有了联系,是不是会就这样彼此无关地过下去了。我一遍一遍地奔跑在深夜风雨球场,可是栏外经过的却都是不相识的人了,远处炫白的灯光掏空了往昔的记忆。

在石榴树还没冒出新芽的时候,我便在想为什么只能这样观望着彼此的生活,却不能再插足了呢?如果有一天我退出你们的世界,你们会不会随着时间发现了我的缺席,然后就回来找我了。于是我在动态栏里把你们删去了,可是直等到现在榴花开满园,也再没等来你们的音讯。

白居易说,“往来同路不同时,前后相思两不知。行过关门三四里,榴花不见见君诗”。而我的五月天里,唯有石榴花开到荼蘼,却永远不见了你。

只记得去年今时,衣袂飘处,笑语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