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班没有女孩

那些年,我们班没有女孩。不仅没有女孩,还全都是猛男。

请不要打听哥们儿我读的是啥专业,以免影响相关大学的招生。如果你实在对纯爷们感兴趣,来我们学校,只要看到一栋楼前悬挂着“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漂亮的美眉,敢于直面惨淡的单身”,便可以欣然入内,与一个又一个传奇人物会面。如果不小心你还是个女孩,千万要小心被围观哦。

班上没有女孩的那些年,我们的生活异常单调,所以,一旦有女生出现在我们的世界,哪怕人家只是路过而已,也会立刻被导演成女主角。你别不信,这种撒网的方式有时候也能捞到小金鱼,紫蕙便是其中最有意思的一条小鱼。

紫蕙出现的时间是深夜零点,地点有点尴尬——两栋男生宿舍楼之间,以我们班为首的工科宿舍楼在左,右边是文科宿舍楼,学校似乎故意安排似的,竟然把体育学院的宿舍楼也安插在对面,虽然住的人数远不如工科宿舍和文科宿舍的多,但体育学院猛男们的形象却丝毫不比我们班的差。所谓一条道上不能立两个码头,更何况两栋楼之间就隔十几米。

毕竟都是大学生,平日里还相安无事,但一到争夺有限的美女资源时,便把一切风度抛之脑后,谁最男人,谁就是赢家,这是我们班的规矩,更是两栋楼的默契。

紫蕙之所以会被我们发现,是因为她走得很慢,之所以走得很慢,并不是留恋两栋宿舍之间弥漫的男人味,而是崴了脚,痛得直接蹲在地上,欲哭无泪的样子。

我们观察了很久,她只打了一个电话,从说话的口气上看,很明显是打给男朋友的。这个情节曾一度让我们的故事无法再进行下去,但戏剧性的是,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白马王子并没有出现,而紫蕙懊恼得把手机摔在地上了。这种细节很重要,要知道,我们班的猛男都看到了,她高高举起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然后把头一扭——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死心了。

那一刻,趴在栏杆上的猛男们都暗自叫了一声“爽”,但还是很有组织纪律性地只鼓动我们班长帅哥单匹马下楼去找她,要知道,芳心这种稀有物不喜欢结,它偏爱英雄主义。

班长到达楼下的时候,紫蕙还是一动不动,这是一种好的征兆,但是,当我们暗自欢喜之时,对面杀出了个程咬金,看身材便知道是体育学院的。他和班长对视了大概十秒钟,我猜测,要不是当时紫蕙抬起头来看着他们,必然已经上演了一场自由散打。

毕竟班长是搞测量技术的,逻辑思维非常敏捷,他耸了耸肩,指了指蹲在一旁的紫蕙,意思是说,你看,我只是来帮助这位同学的,不想和你有什么冲突。而这句话的潜台词则是,猎物是我先发现的,你先滚蛋,马上!

可惜搞体育的男生头脑简单,完全没有理解班长的意图,竟然也耸了耸肩,还抢先一步靠近紫蕙。班长也连忙跟着上去对美女嘘寒问暖。那天晚上,两个猛男就“如何送一个女孩回宿舍”的问题讨论了大概半个小时,但最终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末了,还是人家紫蕙提出建设性意见——你们去拿根拐杖给我就行。

两位猛男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拐杖是什么,便听到两旁楼里传来一阵激烈的敲打之声,不到两分钟,便从空中飞下十余根拐杖,那都是兄弟们电脑桌的腿……

往后的日子,如果你看到有人的电脑直接放在宿舍地板上,那么此人一定参与了那晚的英雄救美的故事。

那么,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呢?其实这已不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些年,我们班没有女孩,兄弟们却照样干了许多浪漫的事。如果你硬要逼问我,紫蕙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我只能透露一个细节,有一次偷听班长打电话,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听筒里清晰地传出来,她说,那晚,你的确很帅。

班长很高原反应地回了一句,不帅不帅,随便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