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信封上的茉莉

1

晚自习休息的时候收到郝臻的信,一个蓝色的小信封,上面是他手绘的两朵花,系着蝴蝶结,不知道他画的是茉莉还是玫瑰,没有上颜色。我知道茉莉花是白色的,我的一条裙子上也绣着一朵茉莉,是妈妈绣的,她说像茉莉花的女人会很幸福很幸福。我希望他画的是茉莉。

我最后一个离开的教室,在座位上我写了一条信息发给他,按键的时候手在抖。

“你画的是茉莉还是玫瑰呢?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了,我不去操场,你早点回寝室啊!明天还要早起呢。我们是不可能的。”

信息改了三次,最后把“你愿意等我吗?”删了,写上了“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想,只有这样彼此才不会受伤害。

回到寝室躺到床上后我一直在想,如果去了会怎样呢?

深夜11:56,我打开关机的手机,我以为他会回信息的,他会说“我们还是朋友啊”,或者是“我逗你玩呢,你还真当真啦,傻妞”。等了好久,调了静音的手机也没有振动。眼泪静静地滴在手机屏幕上,滴在“你不许伤心”上,那条信息他没有收到,按了发送后我接着就按了“取消”。

2

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我还是一个16岁的孩子。

身边有太多的人,他们聚了就散,像一场烟花,在夜空中只是短暂的绚丽。

我不喜欢短暂的绚丽。

3

我害怕的还是发生了。接连三天一直没有联系,也没有见过。

他的教室在三楼,我在二楼,我们是有机会碰面的,但一次都没有——他在躲着我。

一次在食堂碰见他的同桌,我问他怎么很少见到郝臻,他问我是不是拒绝他了,我不作声。他告诉我郝臻为了不碰见我总是很晚下楼去吃饭,早晨起很早。

我决定去找他。

他就坐在走廊这边靠着第二个窗子的位子。我来到他的窗外时他正低着头在吸烟,看见我时他憔悴的脸露出惊讶。我问他准备躲我多久,他丢掉吸了一半的烟,用右脚踩灭。

“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请你别再躲我了,我不想因为一封信失去一个朋友。”

“你走吧,你说过我们是不可能的。”

说完他就回教室了。我在走廊呆了一分钟左右也就下楼了,没有转身看就在身后窗内的他,也许他一直在看我吧。

开始有点后悔删去了“你愿意等我吗”。改变决定只是在一瞬间,坚持一个决定却是不知期限。

这天下了一天的小雨,楼梯湿漉的,去寝室的路湿漉的,心情也是湿的。

4

时间像水一滴一滴地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星期日。这天心情还好,早晨起床后就简单收拾了一下挎包,准备回家。

在学校门口等公交的时候碰到燕燕,她告诉我她看见郝臻和一个女生在一起。

搭上回家的公交车时脸上是挂着笑的,我坐在下车门后的第一个座位,9点的太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突然想起和郝臻的相识。

高一开学报到的那天,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我站在车厢的后面,扶着右边一个椅子的边缘,坐在那椅子上的人就是郝臻。车在上一个坡的时候我没站稳,我的头碰到了他的鼻子,左脚踩了他的右脚。我说了十多句对不起。

第二次见面是在学校的食堂,他坐到我的对面,我一看见他立马就认出来了,我说:“嗨!”他看了看我,脸上的表情是:我想起来了。

从陌生到熟悉,从好朋友再到现在的形同陌路,这个过程整整两年,不算短,也不够长。

我提前一站下了车,我知道在前面有一个花店,我走进店里的时候店主正在给花浇水。店主是一位端庄的中年女人,我拿出那个信封给她看,“阿姨,我想问一下这上面是玫瑰还是茉莉。”“是茉莉。”她还告诉我茉莉花的花语——你是我的。

从花店出来后我的步伐轻松了许多。我,为什么会开心呢?

他一定知道茉莉花的那句花语,如果不是,为什么画茉莉呢?

5

吃晚饭时我准备告诉爸爸妈妈那封情书的事情,想问问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使我和郝臻还是从前一样的好朋友,但我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不想他们操心。

6

我很开心,觉得拒绝郝臻是对的,至少那不是错的。

我是喜欢他的:听到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我会心酸;知道茉莉的花语——你是我的,我很开心。

但是那又能怎样呢?

“这个蓝色的信封我会一直保存,你画的茉莉,我很喜欢。你会等我吗?我不知道。希望你会。10年,如果你真的爱我,等我10年。”

这段文字我写在蓝色信封茉莉花的左边,10年后给你。

如果爱我,等我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