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逝的风筝断翅的青春

风渐渐的远逝,风筝也追随着,从眼里消失!青春下青涩岁月是一个人的成长。----题记

有人说,雨巷,渐远,那扇向南的窗,一直蔚蓝。云朵开出微笑的表情,悄然落上我的视线。此刻,只需凝望,不需要言语。有些东西在骨骼里疼痛了许久,最终确定弥漫,泪,正在旋转的时候,被陽光偷偷吻干。然后,一个人,成了一个国度,有些话从有的人口中说出,就成了永恒,余生,赢弱不已,再难承受。秋香渐浓,绯烟散挤,嘈杂的俗世,影子无处不在,白天,从一张脸到另一张脸,夜晚,从一颗星到另一颗星。情在,永远浪漫,相思不老,一生相亲。文字里,该是什么样的味道,脑海的思念,蜿蜒成梦,风情万种的梦,飘着玫瑰色的私语,幸福的私语,装饰了一个人的天空。月亮睡了,星星睡了,我的梦醒着,一片绚烂光影里,袅袅走出。文字的声音,只有慢慢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观望,才能明白那是怎样的在过着生活。理智的面对,疼痛的是内心。男孩的沉痛,女孩的挣扎,终究只有熟悉的温暖,其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陌生。由越走越近,又越走越远;后来会从越走越远,又越来越模糊。

若风铃响彻了每个夜晚,淡淡的风也会摇曳着窗外的树叶,梦经过窗前,驻足,然后微微一笑而离开!

有时做了个梦,梦到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来陪你度过,当你需要有人的诉说你的生活的时候,别要忘了我,我一直守候你的麦田,我还在原地,我们分离的原地。人生难得起起落落,我们还是朋友,我们可以是最好的朋友,当能力和事业都功成名就的时候,朋友的友情"比地还厚,比天还高"!一个我曾经喜欢过的朋友,我们不能执手天涯,看属于我们的阿尔卑斯,属于俩人的罗曼蒂克,但我会把那份失望化成我前进的期望,当我收获我的麦田的时候,我这个守望者或许可以等到山那边的另一个你,代替你,取缔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请原谅我,没有在分道扬镳时没有挽留你,没有拉起我曾经梦寐以求的的那双纤纤素手!慢慢把你的脸蛋埋藏在心里,慢慢的把你的背影留在我的影集!也许,你从来没在意过我,我们,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就这么走远了,走在消失的地平线,各自迎接明日的朝陽。而那段百合香,一定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虽然会最终留给夕陽,但是,会真的好美,好动人。

时间总是不期而至,不急不缓地过着,面对缤纷的青春,开始有些恍惚,当喧闹归复宁静时,心中涌起的是一份失落。当过去离开了现在,那么所有的繁华都将在时间里逝去。繁华逝去,如果适应了平淡,是否还会经得起风浪;如果习惯了宁静,是否还能承受动荡起伏;如果爱上了淡泊,是否还会接受传奇。当接受了平淡,习惯了宁静,当爱上淡泊,当这简单而又不平凡的一切逝去变成一种本能,是否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所有拥有过的,所有失去的,都不再重要,都回归为零。

夜,好静,许茹芸的歌在夜色里缓缓流淌:"爱一旦结冰一切都好平静泪水它一旦流尽只剩决心放逐自己在黑夜的边境任由黎明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想你的心化成灰烬真的有点累了没什么力气有太多太多的回忆哽住呼吸……"

喧闹的街,心淡,安然。有时候,特别喜欢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头,来来回回的重复走着同一条路。我想,不是因为寂寞,仅仅是因为听到了心底的声音。我叹息着,我把自己放进一座没有自己所喜欢的人的空城里,日复一日的在空荡的时光里徘徊。那些成长的日子,混杂着青春的疼,青春的殇,青春的泪水与欢笑。只是,那些岁月,那些时光,终究是回不去了,也再也回不去了。

曾经,一直都想着,一直都期待着,有个人能陪着我看看美丽的夕陽;

曾经,一直都想着,一直都希望着,有个人能陪我坐坐幸福的摩天轮;

曾经,一直都念着,一直都向往着,有个人能陪我静守一份流年的安好;

如今,那些念着的,向望着的,如同那幽幽飘香的花朵,总让我恋恋回眸。从来,一直,都在我婉转的记忆里。那些往事里总有一些温暖的迷茫,即使结局已是一个确定的答案。但那颗心任然徘徊在其中,有时候甚至不能自拔。携一丝微笑怀念着我们如花美眷的青春,走过那些沉痛的岁月,度过那些黑暗的时日。过去的终究成为过去。只是希望着,以后的世界里,没有珍珠钻石,没有纷乱和喧闹,只要有一个视我如命的女子一直一直的守着我,这样予我,就足够幸福,足够安好了。一些人,一些事。过去了,就没必要刻意再去想起。相濡不如相忘,相见不如怀念。爱情那么短暂,时光那么遥远,希望锦时,许我一段安好的流年吧。寂静无声的岁月,婆娑了你我。每一天,陽光依旧,月升日落。而我独自走在荒情的岁月里,仍然忘记了什么是遗忘。在那个废旧的岁月里,一步步跨过的时光印记,一遍又一遍游在悲伤处停留。

薄凉的青春,断翅,不再飞扬。荒芜的过去。那些大段大段的时光,空留成殇。曾经即为是过去的,过去亦是曾经的。该忘记,就忘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