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一家理发店

 走过一家理发店

秋雨绵绵,是最适合思念的季节,云峰撑起雨伞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风吹起,把头发吹散,几乎遮住了半个脸,他才觉得该理发了,就留意有没有理发店。

没走几步,便看见有个理发店,于是走了进去。走进门的同时,他几乎喊出一个人的名字来,然而定神细看,才发现自己认错人了,险些出了笑话,心里不仅自嘲起来,她怎么会在这里呢,怎么可能开一家理发店呢?

店主人招呼云峰先坐下,马上就可以理了,云峰半坐着,细看店主人的模样,她太像自己心爱多年而又无法联系到的女友苏扬,云峰环顾四周,看见门口张贴的卫生责任书,方知店主人叫李秋艾。

云峰洗过头,坐在椅子上任由理发师摆布,这时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好像当年苏扬摆弄着他的头发,迷迷糊糊地,竟有些梦幻,似乎要睡着了。

忽然云峰的头一歪,把正在刮脸的秋艾惊了一下,手一颤,竟把云峰的脸划了一个口子,血立刻渗出来,秋艾赶紧拿撕纸擦拭,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脸红一片。

云峰条件反射地身子挺直了,正要生气地说几句,却迎上了秋艾歉意的目光和泛红的脸庞,一下子气又渐消了,于是说:“没事没事。”

理发完毕,秋艾不肯收钱,云峰却执意要给,两人推辞了几下,云峰将钱放在秋艾的工作台上,转身离去。

云峰回到住处,躺在沙发上,闷不做声,肌肤的疼痛远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苏扬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初恋,苏扬是经济贸易专业,云峰是会计信息技术专业,大二时两人相识,他迷恋她的开朗活泼的性格,轻捷的身姿,她着迷于他沉着与冷静,善于思考与逻辑推理,苏扬家庭条件好,经常支助云峰。

两人冲突发生在毕业时围绕先就业还是考研问题上,多次交流达不成一致意见。

“我家又不缺我挣的那点钱,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多学点,丰富自己,走得更远,飞得更高。”苏扬辩论说。

“可我的父母都在农村,想先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让老人别太辛苦了。”云峰说道。

后来苏扬的外事活动越来越多,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毕业时,云峰应聘到家乡所在地一家市级银行上班,苏扬应聘到省城一家外资企业,两人再一次发生了冲突。

“你先改改自己的性格吧,别太深沉,太善于思考,生活就应该是愉快的多彩的,充满梦幻与挑战。”她说。

“再远的旅行都应该有一个归宿,咱们工作稳定后就结婚吧!”他说。

“世界那么大,我不想禁锢自己,不能像你还在农民意识里出不来。”她说。

此时云峰的语言逻辑越严密越准确,越招得苏扬的不快,就像笑话里说的那样:和女朋友或老婆吵架,是不能讲道理的讲逻辑的,她说你是头驴,你不能辩驳说自己是一匹马。

两人都说了许多赌气的话,闹得很不愉快。

云峰想得有点头痛,但看到理发店主人李秋艾后,让他对苏扬的想念又强烈地涌上心头,思绪无法停下来。

云峰刚上班不见,就遭遇了一次很大的困难,母亲因为脑梗住院半个月,然后在家恢复健康,前后耽搁了两个多月,好说歹说,领导才同意他继续上班。

当他静下心来的时候,才想起好久没有和苏扬联系了,抽空打了多次电话,苏扬的电话都是处于关机状态,他想象不出苏扬的情况,为了保住工作,云峰一心扑在工作上,又耽搁了与苏扬的联系。

在此后的日子里,云峰每周回家照顾母亲,为父亲减轻负担。三年来,他动用自己的所有能力,还是没有联系上苏扬,两人离开的第一个三月初六,在苏扬的生日,云峰无法表示对苏扬的祝福,忽然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办的一张借记卡,身份证和短信联系都是苏扬的,如果向里边打钱,再署上留言,对方一定会收到信息,于是他到银行给那张卡汇去两千元。

虽然几个月照此而作,消息依旧石沉大海,慢慢地,他只作是对苏扬在学校时对自己生活帮助的回报。

如此三年过去了,前一阵子,云峰已有所动摇,他没有消息,看不到希望,望不到结果。曾有人给云峰介绍对象,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辞,父母说不通,同事朋友也就淡漠了关注。

自从那天在理发店见到李秋艾后,云峰的心里又燃起了爱火,有时间就到理发店那里走过,寻找自己一种心灵感觉,有时间还请同事朋友去那里理发,可以有理由坐在店里和秋艾说话,有时间回忆起和苏扬在一起的日子。

又一年过去了,云峰准备参加元旦同学聚会,他想说不定可以达到苏扬的信息,于是去理发店把自己收拾得精神一点。

忽然,一个两岁多的漂亮小女孩从里间出来,拿着一本漫画书看,云峰说了一句:“你女儿真漂亮!”

李秋艾笑着说:“我还没结婚呢,那是我表姐的女儿,刚从德国回来,几年都没回来过,过几天又要走了。”

云峰细看,又笑着说:“像个洋娃娃。”

“你说对了,我姐夫是德国人。”秋艾转过身又对小孩说:“要吃啥,小姨给你买?”

“我什么都不要,你给我讲这些故事吧。”小孩仰头说。

“好,小姨给叔叔理好后就给你讲。”

在交谈中,云峰知道了秋艾的表姐大学毕业后,刚上班遭遇了一次意外,手机、身份证、毕业证、银行卡等都丢失了,不得已办了新的手机卡、银行卡,补办了有关证件。不久苏扬被外派到德国,结识了现在的丈夫,结婚生子。

理发完毕,秋艾给云峰洗头,刚躺在洗发座椅上,外边停了一辆车,秋艾对云峰说:“稍等一下,我表姐接孩子来了,我把娃送了就来。”

正说着,秋艾的表姐走进来,说:“艾艾,我们把饭店订好了,你爸妈都在那儿,你把这里安排好,马上过来。”

云峰听着觉得耳熟,转头一看,原来是苏扬,他想起来打招呼,苏扬已转身出了门,他丧气地又把头倒在洗发盆上,大脑一片茫然。

后来,云峰在近一个月心情烦躁,总是失眠,吃饭也没有味道。春节过后,云峰打算在秋艾那里知道更多的关于苏扬的消息,解开心里的疙瘩,可等他再到那里时,理发店已经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