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猫

 风,摇断了蜡烛。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睡着月光,正如每一张强颜欢笑的脸孔后,都藏匿有一颗厚积薄发的心。在这座偌大的都市里,流浪着一只跛脚的猫,和数以万计的流浪猫一样,对这座城市来说,它是老邻居了,见证了这座城市从萧条到繁盛的过程,至于它的腿为什么跛,这和谜一样的身世相似,是怎样跛的,去向何方,时间也遗忘了,四海为家看似是最好的答案,看样子似乎也永远没有答案了,横竖现在是走在了人声鼎沸的街上,天帝所赐予的甜美媚人的模子也挂上了岁月的风霜,吃力地拖着悲戚酸涩的心核,浑浑噩噩地走着。
 
白日瑟瑟的挤逼在汹涌恶煞的车轮旁,公交车司机为了赶刷卡的时间不断地咆哮着,叫骂着,好像法西斯的余孽,似乎劫持了一车犹太人质,催赶人流挤在车后的逃生门,好似方便进入下一扇“焚尸炉”一般。车外冬日的暖阳和蔼含笑着,习以为常地瞧着当下最普通的一幕,那笑,是比蒙娜丽莎还要令人毛骨悚然,任谁见了心底都会寒毛卓竖,恰似注入带有病毒的药液,一点一点将冰冷蔓延到发根和指尖,仿佛在说,看,极乐的炼狱正是对你们这些弱者最丰厚的偿报。
 
暮色将近,喧吵的街和急遽的行人徐徐的稀疏了,悬浮的空气也渐渐的清凉了,尽管玉石白的皮毛和这个混沌脏臭的台幕格格不入,但是,昏蓝的残夜和幽静的气氛让跛猫心里逐步安分了下来。欲盖弥彰的又挨过了一日,跛猫是有故事的,然而,它早已习惯了惟有在夜幕罩垂的时候鼓足勇气面对自己,对着一切静物动物的影来体恤一下自己,委身的水泥管,被赊予的剩的餐饭,漫天雨水砸落的夜晚和昔时形影不离的同伴,这些美妙的境遇使得旧日自信的胡须如今仿佛里通外国的奸佞,不再愿意依附着它,就连夙昔白发里生出的矍铄的光芒,而今惟有傍着新月的余亮,才感到自己苟存在世上。
 
沉重的步履不觉经由到了一群灯火通明的别墅边,饥冻交切地嗅觉却丝毫没有懈惫,依旧馋涎欲滴的享受着从歌舞升平的曼妙的窗口四散的鱼味,生理反应是唯一不能忤逆的,跛猫汗颜无地,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瘦骨嶙峋的身子,方才察觉顾影惭形,琥珀色的眼球瞬时间渗满了一汪晶莹,模糊了眼前它所憎恶的一切,泪流无声地与脚下的石板路酣畅淋漓的接吻着,是的,它厌烦这个无望的世界,它更恨它自己,然而又能怎样呢,不禁竟失声了起来,这澄澈,刚巧折射出月的寒凉,也倒射出一只格外肥胖的猫,犹如得胜的雄狮一般,孤高地眺望远方,许是酒足饭饱之后,傲气地窜上了窗口习惯性的吹冷风,刚好听到了跛猫的哀叫,蔑视的眼光立马变成了腻烦,此时窗口又多了一个男孩好奇又有些吃惊的脸孔,跛猫不知道,它和男孩注定发生着此生最温暖的时光。
 
男孩叫麦,在国立大学中文系就读研一,绝大部分的课余时间在听音乐读书,偶尔在网络上卖卖字,此外,他还有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那便是酷爱猫这种生物,所以当听到跛猫的悲号,第一时间从洋桌案上拿了一些牛肉和沙丁鱼拖踏一双拖鞋冲将下来,把食物放在了跛猫的眼前。跛猫惊愕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恩赐”,很惊奇还会有人这样良善的对待它,于是徐徐仰起深重的头颅注视着身旁的这个人。当他与男孩目光相交的一霎,跛猫感觉到了一种无法抗拒的暖意,这样强盛的气场,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而男孩也很错愕:这是多么标致的一只猫啊,绒绒一团的白色,宛若天角悬着的月弯,虽则历经了磨难欺侮,颜色泛黄,然而依然掩盖不了天生的气质,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被白雪反射得亮晶晶的,苍悴却有神,犹如漆夜里的一抹蓝,每眨一下就传送着幽幽的声调,幽怨又妩媚,饥不可忍的肚皮不时痉挛着,最让人怜惜的是那双跛腿,年复一年的洗礼,已然走了样,负累的拖在后面,男孩心疼地俯身一边边摩挲着跛猫身后的皮毛,跛猫一开始是有些勉为其难的接受,到了后来变成了享受,这愉悦的来自人类的爱让它联想到了幼时,一个同样给予它爱的小女孩,它陪着小女孩由晨曦到日落,心好的邻居经常为它留一点肉和米饭,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和善,貌似惟有世间才充沛着皎日,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小女孩的生命早已定格在了那年。不觉地,跛猫又淌下了泪水,真正改变的,不是时间,而是经历,是什么样的现在,才会溺入从前出不来,或许,自己终归是上帝的边角余料。
 
当然,男孩看不到跛猫忽然之间迸出的泪,转身进厨房拿了些木板,因为男孩的母亲不允许在家里养宠物,男孩便在家门口的草坪上为跛猫钉了一个可以栖身的“房子”,虽不大,但对无处可归的跛猫来说,足以称得上可以遮风避雨的家了。男孩把跛猫抱了进去,给了它一些鱼和牛奶,又亲吻了一下它的额头,温柔地说:“See U tomorrow.”鲜美的食物钻入饥饿的胃肠,跛猫被久违的爱围绕着,由于劳形苦心,不多一会,酣然入梦。
 
多雪的季节,悄然飘落在这恋雪的城市。跛猫醒来时,房外的积雪已有两指薄厚,男孩家草坪上的艺术建筑像极了倒挂的漏斗,纷扬的雪好似白冰烘托的舞台,从上面呼啸而过,编织成一条条舞女的素裙,皑皑的白色仿佛害怕草坪被呵气成霜的气候损害,慈祥的为它铺上了银装素裹的薄被,看着辽阔的雪地还无人问津,跛猫真的不忍玷污了这唯美圣洁的场景,邻家的情侣在甜蜜酣爽的打着雪仗,一捧一捧的雪球在他们的手里幻化成了一个个爱的光球,仿佛漫天都是为了渲染幸福的气氛,跛猫看得呆了,长长的睫毛沾满了雪粒,眨眼的工夫竟然变成了泪,不由得悲从中来,最终还是晃了晃脑袋,也走入搓绵扯絮的里面去了。
 
跛猫正孑然独行的时候,“滋呀”一声,房门打开了,原来是男孩担心跛猫,天一亮便出来看它,见到跛猫在无人踏步的雪中走着,无暇的皮毛和漫天旋转落下的雪一个颜色,地上遍布着肉垫踩出的图案,男孩心里开心到了极点,于是快步跑下台阶,和跛猫嬉戏起来,这次跛猫没有勉强,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男孩的爱里,一人,一猫,跛猫感受到了生平第一次的快乐,在这飘飘飞雪里构成了一幅最和谐的图画。
 
转眼,斜阳被山丘托在了项上,男孩玩得累了,便抱起跛猫进了房,为跛猫洗了热水澡,安顿好之后,放上了音乐,在书案前写起字来。门前的石子甬路已经消匿不见,窗边花盆中,晨草伏动,男孩垂了首,熏染的墨风,撩引着窗幔,把毕恭毕敬弯着身子奋笔的男孩石化在椅子里,连麻雀落满了窗沿都不曾发觉,跛猫非常奇怪,衣食无忧的男孩为什么有着忧郁的眼球,而他的笔下又那么惆怅忧闷,“我不介意平凡,甚至平庸,只怕平凡得追逐不起梦,断了时针的钟,嘀嗒嘀嗒,和自己说话,有时间就要拼命写字,是想让以后的自己知道曾经的我会写字,爱文字。”多么讽刺,泪水让风没了诗意,谁还会去珍惜,软弱的人都有一颗懦弱的心,如同裸体的姑娘,肉案上的羔羊,卑微得欲哭无泪,原来,如今孤高的心都是滚烫的心被冷却的结果,跛猫望着男孩弓背的影,泪如泉涌。
 
或者,是时候离开了,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天为我们安排的一次邂逅,都有它的理由,跛猫想着,阒然从半开的房门钻了出去,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男孩,朴实的衣着,坚定的执着,男孩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的,等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再回来的,跛猫思索着,默默走出了门。与此同时,路灯刷一下灭了,跛猫才察觉,天际泛青,已然是黎明,周身又开始颤抖,痛苦的时候跛猫已经习惯舔舐自己,对自己说,至少我还在。上天依旧不懂疲顿地撒着雪粒,跛猫意味深长的举头看着蒙蒙的空,却没有觉察鸣笛声由远及近,生而有翼,一生却颠沛匍匐,跛猫在雪中凝成一朵玫瑰,好像是献给男孩最后的爱,鹰在数万高空彳亍,振了振翅,为跛猫指引方向,其实,它是属于另一个时空的,终究不会回来。血冻后,弥天肆雪,大地依旧。
 
跛猫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跛猫】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