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女人们

办公室的女人们

■紫云儿

“好冷!老天爷变脸比翻书还快!早上我只给鑫鑫穿了一件短袖,外加他的秋季校服,不知道冷不冷?”一上班,阿珍就走进百合和菲儿的办公室,说起她的宝贝儿子。这几乎成了惯例。

除了刚开学的那一周有点忙,其余上班时间都比较空闲。

菲儿欣欣然地站起来,想搭话,看旁边的百合没有反应,也就淡淡地坐下来浏览诗歌。菲儿和阿珍同年,都是70 后。菲儿也有一个儿子,比阿珍的儿子大两岁。菲儿也有点担心儿子的衣服穿少了。这乍暖还寒的天气,真让人头疼!百合是80 后,丁克家族。百合谈论起孩子来,却口若悬河、头头是道。菲儿暗地里好笑。不过,百合这人有点捉摸不透,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后一秒就可能是暴风骤雨,菲儿真的有点怵她。这不,百合突然又冷淡起来。

阿珍说起孩子来就没完没了,菲儿也有点不敢接招。这毕竟是办公室。另外,菲儿也有点虚阿珍。

每天上班见到菲儿,阿珍总是习惯性的从头到脚的死盯着菲儿看。那双不苟言笑的犀利的眼睛里分明是挑剔和嘲讽。菲儿毛骨悚然,感觉浑身不自在。

菲儿本来不喜欢打扮,也不会打扮。菲儿小心谨慎,还是出了差错。

一天,菲儿穿一件天蓝色呢子小褂,黑色的呢子背心长裙,里面是和百合在淘宝买的黑色连裤袜。不过,没有袜子。菲儿就穿了一双肉色短袜。菲儿自我感觉良好。想不到阿珍一进她们办公室,上下打量菲儿一番,大笑:“你怎么穿袜子?你不会穿,可以请教姐姐我啊!”阿珍比菲儿大几个月。当着百合的面,菲儿尴尬至极,红着脸,语无伦次地解释:“有点冷,所以”

不过,菲儿内心里还是有几分欣赏阿珍的。

菲儿原来和阿珍一样在电话台值班。每周上六天,中午还不休息。菲儿不敢抱怨。菲儿来自农村,只有初中文凭,原来一直在外省打工,辗转奔波在工厂的流水线上。而阿珍上班的第一天就跟领导提出和大家一样只上五天,中午也要休息。要不,请另外加工资。而且,还要求单位给她配一台电脑。这可是菲儿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虽然菲儿爱好文学,迫切地想拥有一台电脑写作。阿珍说是在电脑上绘制考勤表格。其实,一个月也就绘制几张表格。更多的时候,阿珍是网购或者看肥皂泡似的电视连续剧。后来,菲儿才知道阿珍敢这样做,除了她原来走南闯北做服装生意,更重要的是,她公公婆婆是学校的退休教授。阿珍不时送菲儿几本旧杂志和没有写完的本子,说是菲儿喜欢看书、写东西。是的,在菲儿看来,阿珍未免有点俗气,不过,冲着她对文学的尊重,菲儿对她就有几分莫名的好感。菲儿见面会和阿珍主动打招呼。有时,也家长里短地聊几句。不像百合,菲儿和她坐在一个办公室,还是窗口一条龙服务的搭档,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也难怪!百合是独生女,本地城镇户口,又是本科毕业,难免有优越感。不过,百合和其他同事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也是有的。更有甚者,菲儿看到百合拿几块糖,或者一只水果,高声叫着追到走廊上给领导的小孩。或许,百合只是瞧不起菲儿,觉得菲儿是个农民工,和她交往有失身份吧!百合动不动就说:“你们那个年代”“现在的年轻人”不就比菲儿小几岁吗?难道菲儿就不算年轻人?菲儿愤愤不平。以她的性格,却只能“呵呵”一笑。百合似乎觉得菲儿好欺负。一天快下班时,百合突然声严厉色地对菲儿说:“你最好小心一点,领导对你有意见!” 不就是个小组长吗?两个人的小组长有什么好神气的?!再说了,我小心什么?我对客户彬彬有礼,客户也满意。领导对我有意见?你不在中间挑拨是非就行了!装什么好人?菲儿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脱口而出:“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百合说什么她是通过网上公开招聘进来的,只有鬼才相信!听说百合和领导是在茶楼认识的,然后就跟着领导一起去参加一个大型会议。百合在单位上班后,领导还多次带她出去旅游。“你知道什么?”百合“腾”的一下站起来,眉毛一挑,挥动起了拆包裹的剪刀。想打架吗?菲儿也站起来拉开椅子,不甘示弱地怒视百合。空气中有种剑拔弩张的味道。如果说出来势必会有一场战争!惊动了领导,菲儿可没有好果子吃!再说,同处一个办公室,大家以后还怎么相处啊!菲儿冷静下来,笑道:“我知道领导对我有意见。大不了,我回家种地!”“我也是好意提醒你”百合一边坐下,一边讪讪地说。看菲儿成天不言不语,笑得像个花痴,原来,也有自己的个性!百合不敢再轻易招惹菲儿。两个人很少交谈。除非是工作上的事情。菲儿最初感到压抑。后来,也习以为常了。阿珍丝毫不觉得冷场,又惊抓抓地叫道:“我又长胖了!都有一百二十斤了!好吓人!”阿珍上班经常走来走去,有时还躲在办公室练瑜伽,怎么还会长胖?其实,阿珍身高一米七,一百二十斤根本不算胖啊!菲儿和百合都觉得阿珍有点矫情,分明是在炫耀啊!百合幽幽地回了一句:“减肥,是女人一生的课题!”百合娇小玲珑,模样俊俏,只是肚子有点大,就像一个怀儿婆。百合一直很注意控制饮食,有一段时间根本不吃饭,只吃水果,似乎还是不见成效。百合自嘲道:“也许是遗传到我母亲了。她就是大肚子。”菲儿没有说话,心里却暗暗着急,决定以后不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晨练了,而且加大运动量。菲儿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却有一百二十斤!虽然一次百合委婉地说菲儿胖得匀称,菲儿也认可自己的肌肉结实,不是很显胖。只是,菲儿也希望可以再苗条一点,就可以穿心仪的旗袍了。阿珍有些索然无味地退出了菲儿和百合的办公室。不到一刻钟,阿珍又冲了进来,大声叫百合:“你帮我买一下衬衣!我老公的,还有我公公的!天马上就热起来了!”阿珍没有支付宝。百合热衷于网购,当即和阿珍热火朝天地凑在一起看图片,下订单。

曾经有一段时间,菲儿也想时髦一把。百合呢,为了分摊邮费,也主动叫菲儿网购了几次袜子之类的小东西。一次无意中听到阿珍和百合的对话,菲儿再也不去凑热闹了。

阿珍对百合说:“我想买这条裙子。”

百合一本正经地回答:“菲儿穿可以。你穿太老气!”

言下之意,不是说我比阿珍老气吗?

我坐在旁边也没有招惹她们,为什么扯上我?

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

菲儿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过后想起,感觉很窝火。阿珍不聊工作。菲儿和百合也不聊工作。彼此心照不宣。仿佛是不成文的约定。百合仗着和领导关系不错,经常迟到、早退。菲儿是苦不堪言。客户来了办不了事当然心情不好,难免要和菲儿纠缠不清,有时候就要骂骂咧咧。菲儿从来不是伶牙俐齿之人,有时急得脸红脖子粗,差点就掉下泪来。阿珍也是满腹怨言!阿珍在打考勤,三番五次地为百合打掩护,其他同事已经有闲言碎语。

都是一样的文凭,而且,她还是城里人,凭什么让菲儿收费,她就在电话台当“看门狗”,阿珍对菲儿应该是有点不服的。只是阿珍不清楚为什么会让菲儿收费。原来收费的小女子辞职了,说是太受气,只有农民工才干得下这份工作。领导一赌气,就让菲儿收费了。菲儿是单位唯一的农民工。

百合呢,是充值兼客户接待,维修的小伙子们经常不配合,客户就会打电话骂百合,语言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百合骨子里还是小女生,只有哭的份儿。平时和小伙子们的关系也不错,百合真的撕不开脸面给领导打小报告。另外,百合觉得自己文凭高,又年轻,工资却比菲儿高不了多少,太不公平了!百合却没有想过,她的文凭是成教的,她做的工作其实和菲儿差不多,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下午单位突然停电。又是阳光灿烂。阿珍、菲儿、百合聚在菲儿和百合的办公室悠闲地聊起婚姻、家庭。

百合说:“我家王征的懒在男人中是数一数二的!家务事一点不沾,像水龙头坏了,灯管坏了,这些所谓男人的事情也与他无关。其实,我也不是奢望他修,他可以打个电话找人修啊!又能耽误他什么事情啊!他偏不,非要等我。每天他一回家,就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我辛辛苦苦把饭菜做好,拿好筷子、盛好饭,还要千呼万唤,他姗姗来迟不说,还要发脾气,说我影响了他打游戏”

阿珍说:“以后有了孩子你更心烦!现在你就要培训你家王征。”阿珍的老公不帮忙干活,却也没有百合家王征那么多过场,难侍候。最近,阿珍的老公还负责每天晚上洗碗。阿珍还是有点沾沾自喜的。

百合有些无奈地说:“所以我们不要孩子啊!要他改变是不可能的!如果我非要坚持,结果就是吵架、离婚!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是越来越能干了!”

百合是厨神。菲儿有些羡慕地对百合说:“人家说抓住了男人的胃就抓住了男人的心!你们的婚姻一定能够持久!”

百合却有些苦涩地笑道:“未必!我家王征一直希望我像你一样写点诗歌、散文之类,哪怕在网上开博客也行啊!可你知道,我真的对文学不感冒啊!”

百合感叹:“做女人真难啊!既要做贤妻良母,还要做红颜知己!”

在阿珍和百合看来,菲儿是最有福气的了!她们指的是菲儿家小兵要买菜做饭。仅此而已。而且,小兵每次炒菜,要几个人打杂,把菲儿和孩子指挥得团团转,厨房里一片狼藉,善后工作都是菲儿的。小兵的懒和百合家的王征不相上下。菲儿家的小兵还要抽烟、喝酒,百合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烟雾缭绕、酒气熏天的痛苦的!

这是一次热烈的愉快的聊天。

这一刻,三个女人都真实地袒露自己。从来没有觉得如此地接近过。

初夏的阳光穿过窗户,把她们定格成一幅画。

作者简介:紫云儿,原名张云飞。有作品散发《佛山文艺》《黄金时代》《山东文学》《四川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