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枕

抱枕

男人在消费时,意外得到商家赠送的一个抱枕。

欣欣向荣的向日葵花,金黄色绸缎做成,层层叠叠蕾丝花边,男人笑了,左右照照镜子,满脸的胡子拉碴,抱着这样的小可爱,何等样子。

男人才把车子开出停车场,就被一辆过路车毫无道理地拱到一边去。

肇事者车门打开,男人发现自己的心情,重新变得像那朵向日葵抱枕一样,欣欣向荣,佳人,佳人呀!

男人说,多大的事,走保险费事,私了,私了。

待到修理店结账提车时,男人抢先付款,他说他反悔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家掏钱,怎么可以!

佳人过意不去,佳人说,常青藤吧,请你喝茶。

男人说,好!好!

离开前,男人说,下回,左岸,我请你喝咖啡。

滨河路直行两公里,穿过陶然路立交三百米,右转弯,就到了。男人很细心,交代佳人行车路线,并且提醒她注意,右转弯进入左岸时,千万不要和人行横道上的行人抢道,有监控记录在案,真金白银地罚钱哩。

是否赴约?佳人犹豫几番,轻点朱唇,还是去了。

左岸,男人已经等着了。很明显,男人新刮了胡子,整个下巴青幽幽的,佳人不由自主地想象,男人的下巴上,会不会长出绿色的胡须。佳人为这个念头,又有些害羞,青天白日头,干吗要惦记人家的胡子。

男人说,想什么?

佳人微笑摇头,外面窗台上,雪积得很厚,迎春花枝条乱蓬蓬的,挑着几只红灯笼。男人说,让我猜猜你有几岁。

男人斜睨着眼角,不看她的脸,只看着她的头发。男人好像早就看穿了佳人的年龄,二十八,五十六,分明是故意胡猜,几分认真,更像几分调侃,佳人心领神会,并不接男人的话。

男人西装上衣里面,是小格子衬衫,棉麻质地,看起来温暖挺括。佳人不易察觉地深深呼吸一下,干净的味道,总是让人心生向往,穿西装的男人,总不会很坏。

左岸,音乐环绕,像淡酒,佳人有些微醉。

佳人恍惚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是陌生人,倒像多年故交,风雪路上,冷暖互知。

有一刹那间,佳人都感觉不是身处在觥筹交错的左岸,而是山中茅屋,屋外修竹,有红泥小炉暖手冷,他附着她的耳讲,三百六十五年以前,一场大雪后,天初晴,有一位好看的女妖来到这里

左岸的歌声如流水,男人眼中的佳人,如一树花,被南来的暖风吹开。

男人像洞穿一切地说,为我们彼此逝去的青春,呃,还有爱,干一杯?

佳人端起咖啡。

滨河路直行两公里,穿过陶然路立交桥三百米处右转弯,左岸,很近,左岸,很远。

一阵暖风滑下山冈,佳人起身来至宽阔的凉台,她的身上,裹着数年前一场失败且远去的婚姻留下的睡袍,美丽的白色的,忧郁而多情的维多利亚的秘密。音乐响起,她不由自主踮起脚尖,让脚面绷起优美的弧度,旋转。

周围灯光,像喝彩声次第亮起,夜正缓缓降下庄严的大幕。

佳人抱起抱枕,寂静的夜空,那朵向日葵花欣欣向荣。

男人当时给她开玩笑,你的属性是猪,猪鼻子插花,一定美,这个抱枕,送给你。

男人的笑靥,远远地,有些模糊了,男人家那栋楼的灯光,隔河也能看得见。

左岸一别,他们没再相见。

佳人不允许自己忘记,左岸咖啡厅,男人电话那端稚嫩的童声:爸爸,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