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幕的驱逐下,人群如潮水般褪去,农老爹那间破旧的老屋顿时像一座寂静的孤岛。当然,这只是屋外的景象,屋内,农老爹坐在床上一声不响抽着竹筒水烟。他的两个儿子儿媳,农大毛和金花,农二毛和小翠四个人围着一张破旧的八仙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个双龙戏珠青瓷大碗里。每个人都打着小算盘,但是谁都不发话。农老爹知道,能把这几个人同时都聚到他这间老破屋来的不是他本人,而是桌面上一只泛着冷光的大碗。

前些天,农老爹在家后院的老榕树下挖出一个青瓷大碗,碗底有双龙戏珠的图案,看似年代已久。农老爹挖到宝贝了,一瞬间这个消息传遍整个村子。这几天,村里人有事没事都来农老爹的老屋看热闹了。有人说,农老爹的先辈曾经在皇宫里当差,肯定留下一些宝贝。有人说,这下农老爹发了,好日子要来了。也有人说,这下他们家可热闹了。

“阿爸,这个宝贝放在您这里挺不安全的,搞不好会把小偷招上门来。您还是带着它到我家住吧,我们家两层新楼,肯定会很安全的。”坐了半天冷板凳,大毛忍不住首先发话了。

“是啊,是啊,我早就收拾好二楼朝南那间最宽敞的房间留给您了。”金花也在一旁赔着笑脸说。

金花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被小翠打断了:“让阿爸住二楼,你们想热死他啊。再说了,他的老腿能爬上你们家二楼吗?楼房有什么好住的,门窗一关差点憋死。还是大瓦房凉爽,又通风又透气,阿爸还是去我们家住比较舒服。”小翠边说边给二毛使眼色。木讷的二毛忙跟着说,“是啊,是啊。”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原本平静的水面眼看又掀起波澜。沉默已久的农老爹咳嗽了几声,嘎声嘎气地说:“我哪儿都不去,你们回去吧,我要睡觉了。”说完,一咕噜躺下,侧身向墙壁,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四人不欢而散。一只碗变成了一根导火索,即将引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接下来的日子,农老爹的两个儿子、儿媳妇每天像走马灯似的轮着到小破屋来,送吃的,穿的,用的,甜言蜜语,软磨硬泡。平日里避之三尺的老破屋像是一夜间变成了金銮殿,人人都想进去看一眼。农老爹到好,无动于衷,每天就守着这个大碗,谁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天夜里,一个瘦小的身影悄悄进了农老爹家。他是村长赵木根。当年和农老爹一起打鬼子的老战友。

“老伙计啊,我把照片拿到文物研究所去给专家们看了。他们说,从照片上看确实像是清朝的东西,过几天研究所的专家们会来进一步验证。”一进屋,赵木根就压低声音说。

“木根老弟,劳烦你跑这一趟,辛苦了。谁叫我这条腿不争气呢。”

“瞧你说的,当年要不是你挡住了弹片,我早让小鬼子的炮弹收拾去了。”

“说真的,如果专家们来鉴定出是真品,你真的舍得捐献出去吗?”

“当然,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国家的,别人不理解,我们从枪林弹雨里闯出来的人还不明白吗。”

“你那俩小子知道后肯定不会罢休的。”

“自从他俩分家出去,把我这老骨头扔在这里,我就不再指望他们会给我养老送终。”

屋子里一片寂静了,老哥俩的这个秘密在夜色的掩映下增添了一层神秘感。

几天后,研究所的专家来到水村,全村的人都来看热闹了。经过专家仔细甄别,专家们得出了鉴定结果:这个双龙戏珠的青瓷大碗是清朝皇帝的御用之物。

当着所有人的面,农老爹过于兴奋的声音有些颤抖,他高声宣布,“我要把这个宝贝捐献给博物馆。”这句话像一颗炸弹顿时炸开了。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农老爹,被两个儿子弃养的农老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农老爹做出这个决定,真的太令人震惊了。

突如其来的决定让两个儿子儿媳接受不了,金花和小翠齐声大骂起来,骂老爹,骂老爹的爹,骂老爹的祖宗十八代。在纷乱中,四个人不约而同扑向那只青瓷大碗,谁都不舍得撒手,就在你推我挡,互相撕扯中,青瓷大碗重重摔下,顿时四分五裂,粉身碎骨。农老爹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悲剧在自己面前上演,他眼前一黑,像一堵墙轰然倒下。

几天后,水村后的山坡上出现一座新坟,里面躺着一个独腿老人和一堆青瓷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