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

葵花

清晨8点钟,我站在上庄乡葵园,等叫葵花的女孩。

阳光洒在望不到边际的葵园上,一朵朵金灿灿的葵花,像小姑娘的脸蛋,朝着太阳的方向,开得清新明艳。这时光线不强,拍照正好。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葵园,第一次来是在几天前。我从老家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抵达这个著名的乡村摄影基地。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哪里有风景就到哪里去。上庄乡坐落在燕山脚下,有滦河流过,到处是绿色的种植园区。百亩油葵鲜花怒放,数名摄影爱好者争相到此捕捉镜头。我从网上看到“上庄杯”全国摄影大赛通知后,查到上庄乡的资料和图片,便迫不及待了。等我到了葵园,天色已晚,热闹的人群已经散去,摄影同仁一定拍摄了很美的照片满载而归。

在夕阳的斜晖照耀下,葵园里茂密的叶子铺成绿海,葵花像是朵朵金色的云,朝着夕阳的方向,娴静而优雅。正当我驻足欣赏的时候,却突然肚痛,晕了过去。等到醒来,已是躺在乡卫生院了,护士告诉我,我得了急性阑尾炎,一个叫葵花的女孩把我送到这里来,并为我交了医药费。

葵花是哪个村的?我问。

当然是上庄村的。

能联系上她吗?

能!就是她很忙。

她是干什么的?

那个葵园就是她的呀!每天她除了忙家里就是忙葵园。

从护士这里还了解到,葵花大学上的是园艺专业,毕业后回乡搞起了百亩葵园,经济效益可观。每当葵花绽放的时候都会吸引来数不清的游客观光。

葵花长啥样?我越来越有兴致。

葵花那样呗。护士就抿嘴笑。

我在心中勾勒起女孩的身影:短发,圆脸盘,干净利落,一说话就爱笑。

我好得差不多了,就托护士要来葵花的电话,和她约好葵园见面。电话里葵花先是咯咯地笑,然后说,你是摄影来的呀,为我拍张照片好吗?好啊好啊,我的心快跳到了嗓子眼儿,浑身不由得一热。在异地身染疾病,一个阳光般的陌生女孩救了我,不是女神是什么?我蓦地产生了拥抱一下女孩的冲动。

其实,天刚亮我就在上庄村转了一圈。沿着干净平坦的村路走,看到的全是灰白色的院墙,显得典雅大气,上庄村文化墙上流淌着乡风乡韵,广告牌上赫然书写“留下乡愁留住梦”蛮有诗意的。村民活动中心在一个广场上,广场东边湖水莹莹,据说是垃圾池改造的;北侧堆着一处假山,堆得有模有样。广场上北面的宣传栏内,一位大娘的头像赫然闯进我的眼帘,那不是中国好人杜玉茹吗?我早听说过她,几十年照顾瘫痪的小叔子,人称厚德嫂娘。嫂娘的背有些驼了,脸上却依旧绽放着菊花般的笑容。真是难得的机会,白天一定去拜访一下她老人家,感受一下这里淳厚的民风。

将近约定时间,我走到葵园。葵花还没有来。村里有男人拿着小锄去地里干活,有妇女牵着羊去吃草,也有三两个站在葵园路边闲聊。

慢点慢点!有人声传来,一把轮椅向葵园这边移来,当中端坐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白衬衣,鲜红的领结。阳光下他棱角分明,表情安详,他望着葵园的目光里似乎透出一种欣喜。

推轮椅的是一位老婆婆。

大哥,你是摄影的吧?小伙冲我问道。

是。

站在哪个角度好?

这里,面朝阳光,我指挥着。随口问了句,小弟的腿怎么了?

看到广场那儿漂亮的假山没?没花钱,大伙找来的石头,自己堆上的,就是拉石头时过一个坎,我儿子不小心摔了,腿就这样了。起初老婆婆语气里夹带着几分自豪,而后声音弱下来。

我心里一震。他能站起来吗?给你拍张更精神的。

老婆婆眼里闪着湿亮的东西,不言语了。

我开始调试镜头。等一等!小伙说,总不能让我单飞吧?他冲我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这时,一阵咯咯的笑声破空而来,是那样的清脆,那样的爽朗,我知道,葵花来了。

葵花穿着洁白的婚纱,被一群大嫂和小姑娘簇拥着。

葵花径直移步到轮椅小伙身边,圆圆的脸冲着我,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打了个响指,咯咯笑了两声,来吧,在我的葵园,给我们拍张婚纱照!

天空明净得很,飘着几朵白云。几只黄蜜蜂在葵花瓣前飞来绕去。许久,我上言不搭下语地说,葵花姑娘,谢谢你救了我!

葵花咯咯咯笑得更厉害了。

葵花!小伙叫道,宝贝儿,你对我不离不弃,今后的幸福全仰仗您老人家了!

众人都去看小伙,他双手捧着一大枝油葵贴在胸前,叶子碧绿碧绿的,金色的花瓣肆意地舒展着。

瞧你,又糟蹋我的葵花!葵花嗔怪地把脸贴近准新郎。

啊,葵花,我心中的女神,我的太阳!明天你要嫁给我啦!小伙俊朗的脸扭向准新娘,把幸福的眼神递了上去。

在众人的笑声中,一对儿新人的合影就定格在我的镜头里。

两个月后,我谈恋爱了,女友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一说话就咯咯地笑。

这天,带上女友出去兜风,跨上摩托车,一路好景,心情格外地爽快。老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谁说不是呢!刚刚接到电话,我的参赛作品《我的太阳》获得一等奖!

我问女友,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女友从背后大声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