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人

复制人

这天上午,我在办公室接到总公司总裁狄克电话,通知迈克于下午3时到总公司会议室开会,并强调会议对象不得替代。而迈克已经购买好机票准备于中午乘航班到M国。接到通知的我,赶紧将这一情况向迈克作了报告。迈克说,你是总经理办公室秘书,想想办法应付一下。这可是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做了多年的总经理办公室秘书第一次为参加总公司会议的对象而犯起愁来了。绞尽脑汁后的我,自然想到了复制技术公司。

复制技术公司在H国是个“地下公司”。由于克隆“朵尔”于20世纪末问世后,克隆人技术一直被人类社会所摒弃,他们担心终有一天将人克隆出来,将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H国人权委员会为此还成立了人类绿色保护协会,协会章程明确提出,禁止人类克隆自己,还一个绿色人类于社会。在这种抗衡于人类绿色保护协会组织,克隆技术却丝毫未有得到扼杀,相反地却发展到了第二代克隆技术——复制技术,并成功地复制了H国总统,专门用于接见在H国总统认为不重要的小国家来宾,以及参加一些并不重要的会议、宴会之类的事务活动。当然,这一消息是国家核心秘密,不是正在热恋中的男朋友帅克亲口所说我还真的不相信呢。

于是,我随即向帅克发了一个E--mail。

不一会,帅克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用女人所特有的柔情浸润着帅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帅克为我办事。应该说,所谓的“七情六欲”在帅克身上表现得最完美。我还没有使出浑身解数,他便像个小绵羊似的很是听话的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们拥抱——亲吻——抚摸了一会后,帅克抬起头,闪着他那情火欲喷似的双眼问我,有事吗?我没有即刻回答他,而是再次调动他的情欲。果然不错,帅克激动得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紧紧地抱着我,抱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几乎是跪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我见火候已到,便顺势倒在他宽敞的胸前说,你要是真的爱我,就必须为我办一件事,这也是对你的考验。他问,什么事?快说!我说你必须答应我,我才会说,否则一切免谈,也包括爱情。帅克显然是为了接受我的考验,他不禁又一次地跪在地上,而且还举起了右拳发誓似地说,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见他真诚到这个样子,笑得合不拢嘴,接着说,用不着这么认真,一桩小事,就是为我们公司复制出一个常务副总经理迈克,让他参加明天下午总公司的一个会议。什么,这还算小事?帅克惊得张大了嘴巴。

我故作无所谓的神态说,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复制一个人嘛,这在你们公司又不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的事情。帅克露出一脸的难色,说,复制一只小猫小狗,对于我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可是复制人必须征得总经理的许可,而总经理决不会为你们一个常务副总而冒太大的风险的。听他这么一说,我也露出不高兴的神态说,如果你认为不好复制的话,那就算了。说完,我松开帅克缠着的双臂,独自伏在办公桌上轻声地哭泣。听到哭声,帅克很不安地捧起我的脸,用嘴,不,确切地说,是用舌头舔干了留在我脸上的泪珠。亲爱的,别哭了,这样会伤你身体的,我答应你还不行吗?见他的态度有所改变,我破涕为笑。

于是,帅克很快就从迈克身上提取了用于复制的组织细胞,带回公司进行复制。

中午,我刚吃完午餐,准备伏在办公桌上小睡一会儿,突然响起了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听到敲门声,我睡意全无。你说,开门我见到谁?是迈克。你会问,迈克不是去H国了吗?的确,我也感到十分的纳闷,难道迈克有分身术不成?我带着不解的口吻问道,副总,你不是出差了吗?他说,我就是帅克复制的“迈克”。听到复制的“迈克”的答话,我恍然大悟。围着复制的“迈克”我仔细地多瞧了几眼,根本看不出复制的“迈克”与迈克没有什么异样,就连脸上的一颗痣、手上的每根汗毛都被复制的一模一样。于是,我就将3时正参加总公司会议的时间、地点、内容向复制的“迈克”口述了一遍。

下午2:50,复制的“迈克”夹着公文包很自信地向总公司走去

为了检验“迈克”复制的效果,更是预防“迈克”在会场内出洋相,我硬是将帅克拉到了总公司的会议室,坐在会场隐蔽处观察复制的“迈克”的表现。

会议进行到一半时,我陡见正在发言的复制的“迈克”如时空静止般右手停在半空中,目不斜视地盯向会议主持人——总公司狄克总裁。

见此情景,我赶忙问帅克是怎么回事。他悄悄地告诉我:可能是复制的“迈克”发现了总裁狄克也是复制人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