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减购买欲

增减购买欲

我爸是白日闯。

我也是白日闯。

老爸专干些大宗买卖,诸如彩电冰箱空调之类。

我呢,则干些人们称之为的那种高新科技产品,诸如微电脑软件激光视盘什么的。

青天白日的,你却能偷到东西?有人不信地问。

不信可以,但事实胜于雄辩,有例可证:

那天,我老爸在马路上顺手拿走了一位少妇的手提包,不料被她发现,拼命在后面追赶我老爸。她一边追,一边高声呼喊:“抓小偷!抓小偷!”

当时我老爸想这下可要栽了。值得庆幸的是,在我老爸周围的人,则是悠闲地袖手旁观,对此漠不关心。我老爸便很幸运的拐进了一个胡同,躲过了那少妇的追赶。回到家打开钱包一看,乖乖,整整15张“老人头”,喜得我老爸一夜没睡好觉。

记得有篇小说《来自飞碟的见义勇为者》正应验了这一点。故事的大意是:有个小学生不慎跌入公园的湖水里,岸边看热闹的游人有一百多,可就是没人愿意下水救人,结果让天外来客——飞碟女子及时将那小学生救上了岸。

现时大城市的高层建筑,人们“各自为阵”、“划地为牢”,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联系几乎等于零。上次我老爸吃罢中午饭来到一幢居民住宅楼,在第十层的一家门口,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开门,我老爸估计这家人是上中班,于是我老爸便喝了几口“五粮液”壮了壮胆子,取出随身携带的撬门工具。

可能是声音大了一点,邻人将门开出一条小缝,探出半个脑袋冲我老爸喊道:“你撬门的声音小一点好不好,别打搅我休息,晚上还要上夜班呢。”

我老爸见邻人未出门,预料他不认识这家主人,便朝他笑了笑,又将两手摆了摆,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态。

少顷,那邻人手上拿着一把斧子走出屋来。见此情景我老爸心里一阵紧张。我老爸试着朝他点了点头,他也朝我老爸点了点头,并说:“别再瞎搅合了,我这里有把斧子借给你,干脆将那锁给砸了吧。”

我老爸说:“谢谢了!”

他说:“远亲不如近邻,还客气什么。”

我老爸感激地向他递了支烟,那邻人则懒洋洋地接过烟点上,又打了几个呵欠关上门。

一切又平静下来。

手上有把斧子撬起门来如鱼得水,不一会,门便被砸开了。

这次白日闯可谓天助我老爸也,所得收获大约是那次马路少妇提包里的10倍。

看完了这则故事,你就不得不承认我具备白日闯的遗传因子了吧。

当然,老爸的白日闯因子遗传给了我,可我却比他技高一筹。他毫无目的地白日闯,而我却在家开设了“白日闯实业公司”,当起了总经理,即人们很时髦的称呼——大老板。受人之托去白日闯,也就是“委以重任”吧。

D商场的R经理听说本市药物研究所正在研究生产一种“购买欲生发剂”的药水。人只要喝了这种药水便能在瞬间产生购买欲望,奇效无比,令R经理谗涎欲滴。

那天中午,R经理约我到D商场有要事相商。我想,又有大鱼大肉下酒菜了,岂有放过之理。我二话没说就放下手里的生意,赶到D商场总经理办公室。R经理见我准时赴约很是兴奋很是慷慨地从抽屉里甩出一叠“领袖票”,我数了数,足有五千元。我收好了钱胀红了脖子说:“经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敢闯。”R经理说:“事情很简单,你只需到本市药物研究所去光顾一下,将‘购买欲生发剂’拿出一瓶给我就行了。”我听后说:“这有何难,一小时后就原样奉送。”

中午下班之际,我绕过门卫,只一个健步便跃过了围墙。

不一会,我便来到了研究所的实验室,见门上用的是保险锁,我就用事先备好的万能钥匙未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目的。实验室里有明显的文字说明标示:“市场销售研究实验间”。实验间共有A、B、C三间。不一会,我用同样的方法又打开了A间的门。A间里的实验架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子,我未及细看,迅速拿了两瓶药液返回到D商场。R经理见我满载而归,又是很大方地奖赏了我一顿午餐。

次日中午,D商场门前多放了张长条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只保温桶。门两边,站着R经理和两名导购小姐,他们不停地向进入商场购物且人人头上大汗淋漓的顾客们免费赠送一杯饮料。由于是骄阳似火的夏季,本来并未打算进D商场购物的顾客也自然地来到商场门口取一份免费饮料。

令R经理十分震惊的是,进入商场的顾客非但没有掏钱付款购物,反而怨天忧人地说D商场假冒伪劣的商品太多;说现在的工资少得可怜哪有钱在大商场里买东西10分钟后,原本人山人海的D商场里已经屈指可数了。

我见状,整个身子如坠入五里云雾之中,心里叫道:“大势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正当我想迈步跨出商场大门的时候,R经理气咻咻地向我大声吼道:“你给我回来!”他揪着我的衣领又恨恨地说:“这就是你做的好事!”

我无言以答,只得摆出双手显示出很是尴尬的样子。

“R经理,我们请英语老师翻译过了,这瓶上的英文字标的是‘购买欲减缓剂’。”

“什么,是购买欲减缓剂?”我情不自禁地也大声吼道。“我的妈哟,这下子可要倒大霉砸大锅了。”我心想。

稍倾,R经理突然很友善地拉住我的手向商场总经理办公室走去。进了办公室,他将我按在总经理座椅上,说:“拜托了,我忽然感到做商场的总经理没什么意思了,你你就取代我吧。”

我吃惊地说:“R经理,你开什么玩笑,我只不过是个白日闯,人称白吃白拿白要白抢的过街耗子,怎么能荣登你这个总经理的宝座呢。”

R经理又是一反常态地跪在我面前,并连续磕了十多个响头,嘴里还在不停地说:“拜托了,拜托了”

导购小姐在一旁说:“总经理刚才也喝了两杯饮料,可能是药物反应呢。”

我问:“小姐,那购买欲减缓剂还有吗?”

小姐说:“还有半瓶呢。”

我迅速从小姐手里抢过减缓剂一口气喝了下去。

导购小姐见状不解地问:“你明明知道药水偷错了,怎么全将它喝下去呢?”

我说:“我也不想再干这个害人害己的白日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