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奶奶

田螺奶奶

王生文

卫国是在做爸爸后,几次三番才将母亲田婶从乡下接进城里来的。田婶姓田,大半生与田地结下了亲密的缘分,确实不愿意进城去生活,更何况儿子当了科长,是有身份的人了,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朱科长有她这样一位乡下母亲,要不是想到小孙子没人照顾,她是不会进城去和儿媳们生活在一起的。

儿子媳妇上班后,田婶就像侍弄她的庄稼一样呵护着小孙子浩浩,像经营她的田地一样经营着儿媳们的一日三餐。一转眼,小浩浩能够叫她田奶奶了,再一转眼,小浩浩上幼儿园了,一回家就缠着要她讲故事。田婶有自知自明,要是儿子媳妇不在家,她就应付着小浩浩,让小浩浩在她那些老掉牙的民间故事中,或好奇地瞪大眼睛,或渐渐闭上眼睛进入睡眠。

刚好这一天,儿子媳妇都在家,小浩浩又缠着要田婶讲故事,田婶连忙因势利导,哄着小浩浩说,奶奶不会讲故事,还是让你爸给你讲吧。

不想,卫国呵呵一笑,说,妈,您的故事可好听了,我小时就是听您的故事长大的。

田婶越发不好意思,说,那时就为了哄你,尽是些花仙狐妹的,哪里是什么故事。

妈,您那些都是有意义的故事,就讲给浩浩听吧。卫国说得很真诚,一点也不像是讨田婶开心。这让田婶有些意外,而小浩浩还在央求着要她讲故事,她想了想,望着卫国说,我可以跟浩浩讲个田螺姑娘的故事吗?

卫国连连赞许这个故事好。

得到了儿子的肯定,田婶就开始给小浩浩讲田螺姑娘的故事:从前,有个勤劳的小伙子在地里捡到一只大田螺,他高兴地把它带回家养在水缸里,细心照顾它

卫国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母亲不止一次跟他讲过这个故事,然而今天再次听到这个故事,好多往事一下复苏了,不禁心里一酸,只觉双眼一润,差点流出泪来。他怕母亲察觉到,悄悄将头调过去。

田婶还在讲她的故事,讲这个田螺原来是个田螺精,她看见小伙子无依无靠,回家后还要自己做饭吃,就变成一个漂亮善良的姑娘,从水缸里现身出来给小伙子做美味芳香的饭菜,然后,趁小伙子还没有回家,又隐身到水缸里去

小浩浩听完故事后,嚷嚷说,爸,这个田螺姑娘真好,你也捡个回来吧。

卫国还沉浸田螺姑娘的故事里,见小浩浩喊他,忙抹了一把眼睛,掉转头,对他说,浩浩,不用捡的,要不,爸爸再给你讲一个田螺奶奶的故事,好吗?

好。小浩浩拍着小手,兴致很高,而一旁的田婶脸上则布满了疑惑。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了,有个娇惯的学生要去镇上读书,由于平时在家都是母亲照管,一换成离家住校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可是,这个学生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不会洗衣服,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他的母亲忙完田里的农活后,就赶往学校给他洗衣服洗被子,可这个学生嫌他的母亲是乡下人土里土气,丢了他的人,不但不感谢,反而还对他的母亲说,你不要让我的同学看见你了。

田婶明白儿子在讲什么,她觉得很意外,儿子今天是怎么了?她刚想制止,儿子用手拦住了她。

从那以后,母亲总是要等到学校上课后再去给她的儿子洗衣服、缝被子,而放学铃声一响,母亲就急忙离开学校。同学们回到寝室,见那个同学的脏衣服洗了,被套换了,就问是不是你妈妈来了,那个同学说不知道,同学们听了,就笑着说那准是田螺姑娘来了

爸,不是田螺姑娘,是田螺妈妈。小浩浩打断卫国的讲述。

也不是,儿子。卫国用手抚摸着小浩浩的头,眼里闪着泪花说,是田螺奶奶。

田螺奶奶?小浩浩不解地望着他的爸爸。

乖浩浩,别听你爸爸的,哪里有什么田螺奶奶。田婶忙接过话说。

卫国一把拉过小浩浩说,儿子,她就是你的田螺奶奶。卫国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田婶,田婶的脸红了,一时不知所措。

小浩浩一下挣脱出来,扑向田婶的怀抱,充满稚气地叫了一声:田螺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