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他们

原来是他们

赵志广

娘拉着我的手,一瘸一拐,来到一个叫法庭的地方,坐在最前边的旁听席上。娘说在这里可以见到爹。

一会儿,一个老爷爷和一个老奶奶坐到了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娘一见他们俩人,慌忙低下头,看样子有点害怕。我歪着头仔细看了看老爷爷老奶奶,慈眉善目的,不像是坏蛋。

法庭上人多了起来,一会儿就坐满了人。还有三个穿长袍的人坐到了最前边的高桌子后边,娘说那是法官。娘小声对我说,你爹一会儿就出来了,你要多叫几声爹,多看你爹几眼,一定要记住你爹长得啥模样。我点点头。

终于,爹手上带着铁手铐,被两个警察押着,从一个小门走了出来,见到我和娘,爹脸上笑了一下,可是,我分明看到有两颗泪珠从爹的脸下掉了下来。

法官问了爹一大串话,爹都点头承认。最后,法官拿出一张纸,大声读道,根据本法庭合议——

等等,我有话要说!旁边的老爷爷站起身,举起手高声说。

法官停了下来,同意老爷爷讲话。

老爷爷激动地说,我是死者的父亲。虽然我儿子被这个抢劫犯杀死了,但我希望法庭不要判处他死刑。我知道,他家很穷,他抢钱是要给他的摔断腿的妻子交医疗费。他还有一个小孩子,才五六岁。他的家很不幸,得靠他养活,他要是死了,这个家就败了。人死不能复生。我和老伴决定原谅他,放弃一切民事赔偿,也请求法庭饶他一命,让他重新做人。

娘被老爷爷的话惊到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爹转过身,扑通朝老爷爷跪了下来。

法官说,虽情有可原,但法不容情。

法官当庭宣判了爹的死刑。

以后,我再也没见过爹,倒是那个老爷爷来过家一次。

老爷爷把一沓子钱递给娘,要娘好好照顾家,让我好好读书,可别让我走歪路。

娘说啥也不要老爷爷的钱,把老爷爷送出家门的时候,还给老爷爷磕了头。

从那以来,我再也没见过老爷爷了。

我问娘,啥叫歪路?路还分正路和歪路吗?

娘摸着我的头说,你要好好读书,好好读书就是走正路,千万别学你爹。

娘腿瘸,平日进城打些力所能及的零工,挣的钱不多,刚够吃穿,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

年底的时候,居委会大妈给我家送来了一沓子钱,说是居委会给贫困家庭的扶贫资金。

娘高高兴兴把钱收了,连声道谢。

从那时起,我家每年都会收到居委会大妈送来的一大笔钱,一直到我考上大学,这笔钱也没中断过。

毕业后,我没有急着去找工作,和娘商议,想先到居委会做半年的义工。娘很高兴,说,你从上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靠的都是居委会给咱家送来的钱。你该去做义工,娘同意。

我找到居委会大妈,说想通过做义工,来感恩居委会多年的资助。

居委会大妈听了我的话,说,你是要感恩,不仅仅是咱居委会,更该感恩一位老爷爷,你家每年收到的钱,有一部分是咱居委会的捐款,而大部分都是那位老爷爷托我转交的,他还特意叮嘱我要保密,怕你家不收他的钱。

怎么,另有其人?那位老爷爷是谁?我有点儿奇怪,迫切想知道这个神秘的捐款人。

大妈领我七拐八拐,来到一户人家,那户人家里只有一位老爷爷和老奶奶。

我感觉这位老人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两位老人看我也是一付眼生的表情。

大妈向两位老人介绍说,大爷,大娘,这位就是你们多年资助的那户人家的儿子,他如今大学毕业了,要来我们居委会做义工,我把真相告诉他了,他非要过来当面谢谢你们两位好人!

哦,好!好!都长这么大了,成了大学生了!好!好!老爷爷连声说好,老奶奶一脸的慈祥。

大妈,怎么只有两位老人在家啊?没人照顾他们吗?他们的孩子呢?我心中一连串的疑问,把大妈拉到一边,小声问。

听说,他们的儿子二十多年前,被一个抢劫的给杀了,可惜呀!大妈一脸的惋惜。

什么,儿子被抢劫的杀了?难道?我转过脸仔细端详两位老人,猛然想起,他们就是法庭上的两位老人!原来,多年神秘的捐款人,是他们!我的眼睛一下子被泪水给弄模糊了。

爷爷,奶奶,我就是你们的亲孙子!

说完,我给两位老人跪下,重重磕了两个响头,一个,是为老人的大爱,一个,是替我被枪毙的爹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