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清凉风

夏日清凉风

羊白

夏日的城市如同一个蒸笼。而我就是一个包子,从一个笼屉进入另一个的笼屉,只是为了谋到一份工作。

我在一家饭店打工。老板一再强调,每天早6点,必须准时上班。我只好在餐馆附近就近租房子。

出租屋很小,就一张床,一张桌子,除此而外是一地的垃圾。显然,旧租户刚搬走,房东还没来得及打扫。房东是个胖胖的大叔,他眨巴着眼睛告诉我,这一带的居民杂,治安不好,常发生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语气和眼神极其夸张,似乎是为了表示对我的关心,又似乎是想在我面前竖立一种威望。我一个姑娘家,人生地不熟,只好相信他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出租屋没有窗户,太闷,稍微一动就是一身汗。我敞开门,开始清理房间。在床底的一个纸箱里,我发现了几本旧书和一个苹果绿的小吊扇。这种小吊扇我上职校时曾在宿舍里用过,风儿轻温,挂在床头上很是实用。我试了试,并没有坏。想必旧租户走时仓促,忘了带走吧。

有天下班回来,我刚坐下来享受小吊扇的清凉,一个男孩敲门,说他是刚搬走的旧租户,忘了几本书,过来拿一下。男孩长相平平,头发却很时髦。我的心里立即生出几分警惕。毕竟房东告诫过我的,这一带租户杂,社会治安不好。因此,我没让他进门。男孩说,他在一家发廊上班,这家发廊刚开了一家分店,把他派了过去,所以才搬走。我进屋把几本旧书收拾好,把小吊扇拔下来,正准备找一个手提袋给他装起来。他在门外却突兀地问我:屋里热不?

他的这句多余的关怀,让我的警惕心忽地高涨起来。我胳膊张开,下意识地把住门。他嘎然而笑,用我听不太懂的当地语说:看把你吓的,我像坏人吗?这屋没窗,又夕照,我就是问你热不?

我思量,他是不是提醒我别忘了他的小吊扇?他也太小瞧本姑娘了。我一股脑把所有的东西塞给他。正要关门,他却把手提袋里的小吊扇拎了出来。他说,这玩艺他不要了,因为他现在的租房里有空调。

我估计他是在吹牛,更怀疑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预谋。他的风扇,我不稀罕。我说,你还是拿走吧。他说,这屋里闷,晚上睡觉时开小吊扇刚好,不会感冒,挺实用的。

看得出,他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可我不想和一个陌生人有什么瓜葛。我说,你还是拿走吧。

他尴尬地笑笑,自顾自说了起来。他说,他在这个出租屋里住了三年,三年前,他也没有一技之长,就像是一只小蚂蚁,在这个庞大的城市的缝隙里钻来钻去后来总算学了理发这一行,干得不错,才被老板重用这三年,幸亏有这把清凉的小吊扇,陪他渡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夜晚。

看来他有些动情了。我说,那你更应该带走呀!它不是你成长的见证吗?他点头,承认他确实喜欢这把苹果绿的小吊扇。可他接着又告诉我,这小吊扇压根就不是他的,从他住进来时,它就在,估计是前前租户遗留的吧,因此他不能带走,希望我保管下去。

捧着小吊扇,我的心瞬间颤动了一下——这个小东西,它击鼓传花般传到了我的手里,是多么奇妙呀。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努力工作,干出个样子。未来的某天,当我离开,我也会把这清凉风传递下去的。传给其他的打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