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

怒剑

石上流

令狐飞幼年之际,父母为奸人牟野所害,幸得安叔舍命相救,他才从危难中侥幸逃脱。

逃亡途中,为避追杀,主仆二人不慎从陡峭的山崖坠落。

安叔当场殒命,令狐飞因颅部重伤导致失忆。

天玄大师途经此地,救下这奄奄一息的孩子,并收为弟子,授以剑术。

经过十多年的勤研苦练,令狐飞的剑术突飞猛进,臻于化境。

树大招风,多少人试图通过打败令狐飞在江湖上扬名,可是,一直无人如愿。

令狐飞就像一尊威风凛凛的战神,活在崇拜者的赞叹与嫉恨者的仇视之中。

最想除掉令狐飞的,当数牟野。

当年未能斩草除根,已在牟野心中埋下隐患。

事隔多年,当牟野得知令狐飞的下落,越发心惊肉跳寝食难安。

当然,令狐飞失忆,牟野是无从知晓的。

令狐飞越是泰然处之按兵不动,牟野越是疑惧不已度日如年。

牟野决定除掉令狐飞,以绝后患。

可是这样强大的对手,显然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

牟野沉思良久,想起一人——江湖怪客年三十。

年三十终年隐居华山,身怀秘不示人的绝技,能杀人于无形。只是此人性情古怪,难请得很。

经多方打探,牟野终于得知年三十除了极度贪财,还对饮食极其讲究。

为了除去心腹大患,只能忍痛割爱了。

牟野备好重金,带上牟府“神厨”秀珠一起奔赴华山。

尝了秀珠做的菜肴,年三十深感满意。牟野当即提出请求。

听到令狐飞大名,年三十的脸僵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应允下来。

三日后,年三十带着秀珠离开华山,直奔淮安。一路之上,年三十尝尽了美味。

然而,当他们赶至淮安时,令狐飞已杳然无踪。

就在同一时间,沧州街头出现一长身玉立、腰悬佩剑的男子。

此人正是令狐飞。他前来沧州,是为了完成师父下达的密杀令——铲除武林败类牟霸。

牟霸乃牟野之子,自恃练就威力无比的混元神功而作恶多端,成为武林公敌。

牟府耳目众多,早有人将令狐飞抵达的消息告之牟野。牟野一听,在心里狞笑一声,同时飞鸽传书,通知年三十火速赶来。

这天,令狐飞刚在客栈吃完早饭,便被一伙穷凶极恶之徒围住。

“令狐飞呀令狐飞,我让你今天插翅难飞!”牟霸露出酷似其父的狞笑。

令狐飞处变不惊,提剑在手,从容迎战剑花过处,转瞬间便倒下一大片。

见状,牟霸也暗自心惊,不禁失了锐气,且战且退。

“恶贼,哪里逃?”怒吼声中,令狐飞矫若银狐,人剑合一,飞身袭向牟霸。

躲在暗处的牟野一见,惊呼道:“年爷快救小儿”

“小子休得猖狂,年某来也。”随此声音,一团黑影鬼魅般冲向令狐飞。

令狐飞挫身一闪,躲过攻击,同时使出“孔雀开屏”绝招,一时人剑难分。

就在年三十愣神的当儿,令狐飞再次仗剑封住牟霸的去路。

牟霸困兽犹斗,怎奈一直无法脱身。

“令狐飞,你父母当年皆死于老夫之手,你冲我来吧!”为扰乱对方心神,救儿心切的牟野道出这一秘密。

闻言,令狐飞果然陷入迷惘与痛苦。

我是谁?我的父母又是谁?此人这样说,看来是不假了——没见过谁将杀人之事往自己头上揽的。

见有机可乘,年三十立即使出杀手锏“气袖功”。

只见他双臂陡然暴长,衣袖发出无法抗拒的万钧力道。

令狐飞不敢大意,连忙运气抵御。

此刻,牟家父子亦伺机而动,一时险象环生。

千钧一发之际,怪异的一幕出现了:年三十浑身抽搐,倒于尘埃。

猝然变故,令牟家父子大惊失色。然而他们已无全身而退的可能,只能负隅顽抗。

一前一后,牟野与牟霸双双攻向令狐飞。

好个令狐飞,一招“鹤飞九天”腾空跃起,牟氏父子收手不及,全力击向对方胸膛

“飞哥哥,飞哥哥”顺着声音,令狐飞看到一张娇俏的脸。

秀珠凝视着令狐飞英俊的面庞,在内心默默念叨:“爹,女儿忍辱负重终于等到今天,为少爷全家和您报了大仇。我好高兴!”

“小安,你已得偿所愿,速随师父回庵吧!”不知何时,凭空冒出个尼姑。

“难怪年三十都得认栽,原来这姑娘是司药神尼的弟子”望着二人远去的倩影,令狐飞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