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厨子

热河厨子

陈艳春

康熙皇帝巡幸塞外微服私访热河的双塔山和喀喇河屯,到了下午四时许,随从的侍卫护驾康熙回返热河行宫,行至水泉沟附近,天空突然响起轰隆隆的雷声,侍卫焦急地说:“皇上,在往前走就是关帝庙,咱俩快走几步到那里避雨吧。”

康熙仰头儿看着急速翻滚的乌云,对侍卫说:“恐怕来不及了,这雨眼瞅着就要下,咱俩还是就近找个地方避雨吧。”

两人在水泉沟沟口南边的拐弯处发现一家“如意酒家”,便匆忙走了过去。

来到门前,侍卫一推院门里面上了闩棍就大声喊:“屋内有人吗?”

听到喊声,一中年汉子从屋里跑出来,以为来人是食客,赶紧抱拳歉疚地说:“对不住二位,对不住二位了,刚刚解雇了帮手,不再迎客,只是还没来得及把招牌摘下来,我这就去摘牌匾。”

“不必去摘牌匾,酒家是误会了,我们俩不是食客,是来借地避雨的。”康熙说。

中年汉子开门让康熙和侍卫进了屋里,落座不一会儿,外面就下起大暴雨。主人把沏好的一壶茶放在桌上,开始和康熙家长里短的聊起来。康熙在唠嗑中得知酒家主人名叫李树,年龄二十挂三,在此开店两年有余。在当地,没人叫李树的大名,都喜欢叫他李厨子。

闲聊中,半个时辰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康熙见外面的大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肚子咕咕直叫,就直截了当说:“李厨子啊,我们俩已经走了大半天的路途,眼下是又累又饿,能不能给弄点吃的?”

李厨子起身说:“这个不难,我这就去做,不过,酒家的食材不全了,有什么就吃什么吧。”

康熙说:“李厨子不必客气,你随便做什么我们俩就吃什么。”

没用多长时间,李厨子就把四盘香喷喷的菜肴端上桌来,又温了一壶酒。

康熙本来是不爱喝酒的,这次破例捏起酒杯小口抿起来,边喝边问:“李厨子,这四个菜都叫什么名啊?”

李厨子手指着四盘菜一一作答:“这个叫杏仁豆腐、这个叫酥姜皮蛋、这个叫栗子烧白菜、这个叫清蒸羊肉。”

康熙抿了一口酒,接着用筷子夹起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不时开口称赞说:“好吃,的确好吃,李厨子做的这四个菜滋味特别,当真好吃。”

酒足饭饱,外面的雨正好停了。康熙准备起身告辞,侍卫掏出银子放在桌子上。见状,李厨子说:“两位给多了,这顿餐花不了这么多银子。”

康熙说:“收下吧,剩下的就当是给你的赏银啦。”

李厨子边道谢边送康熙和侍卫出屋,快要出院门时,康熙忽然停住脚步说:“李厨子,朕想了想,决定让你进宫做御膳房里的大厨。”

李厨子一听这话登时愣了,呆呆地立在那里半天醒不过神来,原来眼前这位瘦老头竟然是金銮殿坐龙椅统御天下的一国之君康熙皇帝。

康熙边往外走边说:“朕后天就要回紫禁城,李厨子准备一下,后天一早我让侍卫来接你一同前往,李厨子听清楚了吗?”

一旁的侍卫提醒李厨子说:“还不赶快向皇上谢恩!”

“皇上,李树听清楚了,后天一早一同前往。”李厨子连忙跪下给康熙磕头。

第三天一大早,侍卫飞马而至,在“如意酒家”院门前滚马下鞍去敲门,无人应声。再一看,院门上了一把锁。有位老太太听到敲门声从隔壁院里走出来自报家门说是“如意酒家”的房东,还说李厨子租房日期已到没再续租,天麻麻亮他就爬起来走人了。

侍卫回到热河行宫马上向康熙禀报,说李厨子不见了,人去屋空,房东说天麻麻亮他就爬起来走人了。

“这个李厨子,胆大包天,他答应朕一同前往却又不愿进宫做御膳房的大厨,他这叫临阵脱逃啊。”康熙沉思片刻无奈地说:“那就罢了,这个李厨子是不愿意伺候朕啊。”

康熙四十六年,康熙第六次南巡到达济宁,准备入境江南。晚上,当地巡抚设宴招待康熙,席上的杏仁豆腐、酥姜皮蛋、栗子烧白菜、清蒸羊肉这四个菜引起康熙的觉察。康熙分别尝了尝这四个菜,慢慢放下筷子要求召见晚宴的主厨。

巡抚立马让人把主厨叫来叩见康熙皇帝。

康熙一眼就认出了李树,气冲冲地说:“李厨子,你不是说好要跟着朕进宫做御膳房的大厨么,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为什么要躲避朕?知道吗,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李厨子跪在地上连忙给康熙磕了三个响头儿,边磕边说:“李树有失皇上恩泽,罪不可恕”

康熙身子向前倾了倾说:“你倒是回朕的话啊,为什么要躲避朕呢?”

李厨子倏地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举过头顶,说:“皇上,李树走南闯北只是为了实现一个心愿所搜集的资料都写在这本册子里,请皇上过目。”

侍卫接过册子呈给康熙,只见这本册子的封皮上写着六个醒目大字《满汉全席食谱》。

康熙打开册子翻看着,然后缓缓抬起头儿说:“李厨子平身吧满汉全席大一统原来你李厨子做的事儿跟朕做的事儿是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