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镇的传说

青花镇的传说

李嵘

青花镇最有名的一个是俏金花,一个是素锦织,前者是青花镇的名角,后者是青花镇的镇山之宝。这青花镇有了这两样,一个依在群山下的小镇便成了一个繁华之所。

俏金花,长着一张圆团团的脸,按道理来讲,如她这样的圆脸顶多称得上端正,可当她换上戏服,化上清水脸,一声“梦回莺转,乱煞年华遍,人立小庭深院”,便只让人见到一个倾城倾色的女子。

二十多年前,镇东角卖馒头的金家捡了一个女婴,金家的这一对夫妻膝下无子,捡到这个女婴真的如同宝贝一样珍爱。金家说这孩子既然是在青花镇捡到了,就叫“金花”吧。

金花从小就对唱戏特别着迷,金父便给她找到戏班的梅冷香做师傅。没几年,金花就唱响了青花镇,成了大名鼎鼎的“俏金花”,梅冷香也安心在戏班里管起杂事起来了。

离青花镇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紫菱镇,紫菱镇的周家二郎从京都经商回家偶过青花镇,想给他老娘买素锦织。也真是巧,他偏巧听到俏金花的那段游园,他一下子就迷上了俏金花。在青花镇的几天,周家二郎天天看俏金花唱戏,还去了后台,结果被梅冷香给轰了出来。在梅冷香看来,这些钱多的公子哥们都是博个新鲜劲,她的俏金花,她是要仔细看着的。

周家二郎到底给找了个机会,那天俏金花唱完戏,他随着俏金花出了戏楼,周家二郎赶紧上前自我介绍一番,俏金花也见过这样搭讪的,她理都没理,抬着头径直离开。只见那个周二郎俊脸绯红,站在那里木呆呆的,还是酒楼的伙计拉着他离开。

回到紫菱镇后的周家二郎,眼里心里都是俏金花,他央求周母请人给他说媒去,他想着和俏金花日日相守。周家是紫菱镇的大户,对子女的教育也秉承祖训,听到二郎的请求,周老爷子只说了两个字:不行!一个唱戏的女子,唱的是艳词俗曲,怎可以与自家门庭相当?周家二郎一听,怏怏地半个月未出周家大门。

一年过后,周家二郎重返青花镇,当得知俏金花仍未嫁人时,他的脸上闪出一抹喜悦。他来到后台,再见梅冷香,这次,梅冷香倒是放周家二郎进了后台。

周家二郎见了俏金花,便静静坐在凳上等俏金花卸妆。待俏金花要离开时,周家二郎急道自两年前一别,心中无时不思念俏金花却对周家二郎说,我唱的都只是戏,公子切莫因为戏而失去了方寸。说完飘然离去,落得个周二郎呆木木被梅冷香拉出了后台。

回到紫菱镇的老家,周家二郎又提出要向俏金花提亲,把个周家老爷急得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周家二郎说俏金花虽然是个唱戏的,但却明事理,她未嫁,我未娶。周家老爷细问周家二郎到底喜欢俏金花什么?

周家二郎道:三生石上缘。周家老爷听了连说荒唐荒唐!周家二郎却听得父亲的语气有些松动,心下便也有了计量。

几日后,青花镇的戏楼前多了一名乞丐,长发覆面,这个乞丐也是怪,一般的乞丐只是讨钱或讨食,这个乞丐却在每场戏后抢着扫戏楼。那天,还是梅冷香发现这个乞丐居然是周家二郎。周家二郎告诉梅师傅,因为痴恋俏金花,为家父不容,再无周家产业傍身,只想此番守着俏金花便可。梅冷香听了叹道过去看错了周家二郎。

周家二郎重见俏金花,只见俏金花粉面含羞,坦言一直寻找能托终身之人,如周家二郎这般真情,俏金花愿伴随左右。

二年后,周家二郎与俏金花开的素锦织小店生意兴隆,金家父母和梅冷香一起打理着小店,而紫菱镇的周家老爷正吩咐家人挑着礼品往青花镇而来,他急着要去看自己的乖孙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