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发红包

局长发红包

蒋先平

上午局里召开大会,会上局长重点强调了局机关纪律,会议要结束时,办公室马主任念了一些人的名字,说点到名的留下来。

被点到名的人忐忑不安面面相觑,不知道为啥被留了下来。

局长笑着对大家说我给你们每人发一个红包,请到马主任那儿领取吧。

当场大伙从马主任那儿领到了红包,大伙打开红包看到钱和记账单时,脸都跟包一样红了起来。

两个月前局长从乡镇党委书记的岗位调到局里任一把手。多年来局里的干部职工养成了上班时间玩麻将打扑克的陋习。局长一上任就召开班子会和干部职工大会,强调严禁在工作时间玩麻将打扑克,可收效甚微,干部不玩了,那些普通职工依然我行我素,依然偷偷摸摸玩个没完。

常务副局长想出了罚款的主意,可这些人对一百二百的罚款满不在乎,说这几个钱就当玩牌输了。

副书记自告奋勇说我有一招,保准让他们金盆洗手,悔过自新。副书记主动找这些人谈话,说谁要是戒掉这些陋习,年青的可以入党,年纪大的给列为局里后备干部进行培养。结果这些人不理他这套胡子,说一不入党二不当干部,就想一天天快快活活地玩几把。

工会主席向局长建议不妨来个目标大转移,成立一个综合活动室,购置小说故事等文艺书刊,添置些乒乓球等健身器材,这样就可以把这些人的兴趣吸引到读书和健身上来了。

活动室落成了,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可这些人还是不买账,仍然工作时间偷偷地打麻将甩扑克。

硬的不行,软的也不中,局领导一筹莫展。

这天,局长摸到了值宿室,躲在这里打麻将的四个人傻了,心想一定会挨顿训,再被罚上几百块钱。没想到局长却坐了下来,主动参战也玩起了麻将。

从此,但凡局长有空,他都会主动找大伙玩上几把。局长虽然牌技一般,但无论是打麻将还是玩扑克都敢打敢要,平常大伙都是玩一块两块的,就是图个乐呵,可局长上场时玩的却大得很,不是十块就是二十,大伙只好硬着头皮陪着。玩牌时局长对别人吃他的牌还不乐意,大伙不好意思拂局长的面子,只得顺着局长的牌道出牌,每场下来,就是局长一个人赢得盆满钵满,三家输得精光。

一个月下来,局里这些好玩的人平均每人都输个七八千块,局长再找他们玩时,他们都说不行领导啊,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处理完呢,没有时间玩啊。

这些人不敢再跟局长玩麻将了,他们输怕了。

这会大伙数着红包里的钱,再看看手里的记账单,心里明白了这是一个月来跟局长打麻将时输掉的钱。大伙一个个红着脸走到局长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请领导放心,我们工作时间再也不打麻将玩扑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