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背后

彩礼背后

谢昕梅

张咪和郝彧是在南方大学的一次知识竞赛上认识的,彼此很有感觉。女的聪明伶俐,美丽大方,男的气宇轩昂,文采飞扬。更有意思的是两人老家竟然都是苏北的,看起来真是缘分不浅。

自那以后,张咪和郝彧在学校里频频约会——图书馆、电影院、校园广场花前月下,形影不离。再过一个月两人就要毕业了,前天海北市一家上市公司来学校公开竞技招人,一共就六个名额,可报名的却有上千人,大家都知道那是个好单位,在全国五百强之列呢!郝彧和张咪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最终他俩凭着优秀的表现和优异的成绩,一路过关斩将,双双录取,真是福星高照有情人啊!郝彧和张咪沉浸在喜悦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不知不觉谈到了结婚的话题。顿时俩人都像被霜打过似的,有点发蔫了!因为张咪的妈妈赵阿姨一直反对他们交往,她嫌郝彧家境太差,不但兄弟姊妹多,还有一个瘫在床上的老父亲,全靠郝彧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外地打工赚钱养着这个家,就连郝彧这几年的读大学的费用也是从这点钱中抠出来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郝彧说。他决定明天陪张咪回趟家,好好和张咪的家人聊聊,说说今后的打算,以消除赵阿姨的顾虑。

郝彧这是第一次去张咪家,一定要准备些礼物。当晚他和张咪跑了几家大超市,买了很多东西,从吃的到喝的,从穿的到戴的,一应俱全,每个人都有份。虽然花掉了郝彧大半年勤工俭学赚来的钱,但一想到张咪,他就像喝了蜜一样甜,觉得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从早上坐车一路颠簸,换了几趟车,快晚饭时终于到了张咪家。这是一栋位于镇中心的三层小洋楼,在夕阳的映射下。泛着金色的光芒。想到自己家的那几间破砖房,郝彧不自主地叹了口气,心里不由的阵阵发紧。张咪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冲他嫣然一笑,紧紧地拽着他的手,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彧,别怕,一切有我呢!”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纳凉。张咪的父亲、爷爷奶奶和哥嫂都很喜欢郝彧,一会儿不是这个送西瓜,就是那个递扇子,唯独赵妈妈绷着一张脸,甚至带着一点儿‘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看,好像郝彧就是一个和她来抢女儿的大恶人。郝彧叫了声“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嫂子”,接着便当着张咪一家人的面表达了他对张咪的爱慕,并详细述说了一下自己今后的打算。大家听了郝彧的发言都连连点头,可是赵妈妈不但无动于衷,竟然还抹起了眼泪,半天来了一句:“想娶我家宝贝女儿可以,但你们家可要准备好彩礼!”赵妈妈明显刁难的话语,让郝彧一时尴尬不已。正在气氛异常紧张的关键时刻,突然听到张咪学着京剧唱腔的样子,迈着叠叠碎步走到赵妈妈面前:“锵、锵、锵,丈母娘大人,彩礼在此,请您老过目!”接着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首饰盒,打开一看,竟是一只闪闪发光的金手镯,足有五六十克。“这是郝彧单独孝敬您的,等我们以后条件好了,再给您换个更大的!”边说边还冲着一脸茫然的郝彧挤了挤眼睛。在大伙儿的劝说下,赵妈妈终于破涕为笑了,但郝彧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得到了家人的祝福,张咪和郝彧欢天喜地地回到了学校,信心百倍地准备迎接崭新的生活。郝彧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张咪幸福!

女儿走了以后,赵妈妈心里空落落的,经常会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偶尔还会自己埋怨一下自己:真是老糊涂了,何苦为难孩子呢,只要咪咪开心就好啊!

这天中午赵妈妈正在厨房做饭,张咪的侄子轩轩上完科学课,兴冲冲地拿着一块磁铁回来,对着家里的门窗、炒锅、洗菜盆一通试验,赵妈妈生怕烫着了宝贝大孙子,赶紧擦了擦手将他往外推,谁知手腕上的金镯子竟被轩轩手中的那块磁铁牢牢地吸住了。

赵妈妈一下明白过来了,轻轻地叹了口气:“唉,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我看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说完笑着摸了摸轩轩的头,眼里充满了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