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

老兵

刘满园

土地到户那年,啥东西老兵一概不要,只要生产队那匹小军马。这觉悟,像个老兵。话听着憋屈,老兵却不计较,正像别人常喊他老兵,明明有点不怀好意,自己倒觉着十分舒坦一样。

老兵的故事,老掉牙了,没人理会。老兵曾唾沫四溅地描述过自己驰骋的疆场,亲历的战事,还杀死过3个日本鬼子。可他这话,就像天方夜谭,横竖无人相信。就连自家儿孙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怀疑,还唠叨个屁。

老兵心里承认,自己后来当了逃兵,不想自己人打自己人......老兵在国民党军中当了3年骑兵,这一逃跑,就永远说不明白了。他真后悔,当初咋不投奔解放军呢。

老兵当过国民党的骑兵,就算当年杀死10个日本兵,解放后他也不敢张扬,只能跟村里人闲聊,跟自家娃娃说道,但说了白说,甚至等于胡说。

放马镇人古来养马,人人会骑马出行。老兵血气方刚那阵,也曾想给别人展示一番自己骑马的本事,只是没有条件和机会。不过老兵始终认为,迟早会有这一天的。

老天睁眼,后来省军区在放马镇建了一个军马场,专门给部队养马。老兵乐坏了,他一直盼望着能弄一匹军马来,好好骑一骑,能跟人比试一番更美。那些训练有素的军马,村里人绝对驾驭不了。

事与愿违,军马场那些新兵蛋子,竟然铁纪如山。老兵挖空心思,用尽手段,还是达不到目的。他甚至还使了“美人计”,瞅空让那些军马对自己喂养的母马动点心思,留下军马的血脉。

美人计依旧不好使,看来那些小年轻给军马也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马场在放马镇存在8年,老兵气得直搓手,也无从下手。

功夫不负有心人,军马场撤走那年,一个难得的机会,老兵终于用队里的小马驹,偷偷换来了一头小军马,神不知鬼不觉。老兵如获至宝,百般呵护,小马驹出脱得油光透亮,一身枣红,咋看都爱死人呢。

放马镇人人皆知,老兵至今还喂着这匹难得的军马。当然了,是不是军马,就像他自己是不是老兵一样,好像无以证明。

这匹军马越长大越发彪悍强壮,威风凛凛,老兵对它也另眼相看,从不让其干那些驮运之类的粗活,尤其往地头驮粪,老兵宁可自己背。老兵还悄然对军马进行一些特殊训练,让其更像军马一些。放马镇好多人,少不得又说老兵脑子进水了,尽弄这号娃娃活儿。

老兵感叹不已。慢慢地,这军马,他也骑不动了,对好多事情,他也看得淡如凉水,别人拿不拿自己当老兵,还有啥意义呢。

那匹军马,马戏团给出了不菲的价钱,老兵也有些动摇,差点儿同意了。

就在这一年,一个大胡子导演来到了放马镇,说是要拍一部抗日题材的电视剧,于是放马镇这个鸡不叫狗不咬的破地方,立马声名大振。跟随着变成香饽饽的,还有老兵和他的军马。

老兵牵来军马,大胡子导演眼都直了:剧情正需一匹高头大马,一个羸弱老兵。老兵负伤,跟部队失散,正是这匹军马,救了他的性命。后来追赶部队,途径一个古镇,老兵跟日本鬼子遭遇,战斗打响。一兵一马,一天一夜,小日本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大胡子也当过兵,听了老兵的叙述,他对老兵信之入骨,大加赞赏。大胡子大胆决定,由老兵出演男一号。老兵终于成为老兵,老兵感动得老泪纵横。

试镜当天,大胡子十分满意,只觉着这军马尚需训练。好在他团队里有“久经沙场”的军马,也有精于其道的驯马师。3个月之后,军马真正成为军马。拍摄顺利进行。

封镜在即,还未卸妆,老兵似乎劳累过度,突然昏倒在地。现场演员手忙脚乱,正欲抢救,军马一声长啸,尥起蹶子,疯狂地冲向了几个“日本兵”。

“日本兵”四散奔逃,头破血流,军马还在奔突,追逐,攻击。

快,脱下衣服!老兵微弱的声音,好容易被大胡子的话筒放大,演员们脱掉戏装,现场才平静下来。摄像师拍下了这一切。

老兵一病不起。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演的戏,听着军马那一声声长嘶,他得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