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握手

难忘的握手

李荣

做梦都没想到,县三干会让我这个生产队小队长参加,而且还是县领导钦点的。  永远忘不了1971年3月16六日,我跟村支书、大队长一行三人,用了两个多小时步行来到县委门口。我们到来时,这里已经聚了好多人,这种场合我第一次来,一直躲在大队长身后,像一个害羞的孩子。  一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过来,我认识他,他去我们村下过乡,是县委的田副书记。支书、大队长都向前跨了一步,准备跟田副书记打招呼。田副书记绕过支书,避开大队长,径直向我走来。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稀里糊涂伸出双手,田副书记用力握着我的手说:“多谢你在小岗村陪我,那天让你受累了,让你受累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个劲地说:“不累不累,应该的应该的”  田副书记回转身才给支书、大队长招呼,田副书记指手画脚地跟他们低声说了好大一会儿。  回家路上,大队长开玩笑地说:“你小子怎么贿赂田书记了,你的待遇咋比我跟支书还高啊,田书记先跟你小子握手。”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不好意思挠头笑了笑,让我想起田副书记跟我握手的情景,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一个月前的一天。  那天早晨,大队长领来两个干部模样的男人,年轻的我认识,是我们公社的王书记,另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我没有见过,大队长告诉我:“这是我们县委的田书记,今天来我们村体验生活的,把两位书记交给你了,你要照顾好啊。”  我赶紧欢迎两位书记的到来,并跟大队长保证:“保证完成任务!”  那天要去村北最远的麦地锄地,因为地的湿度大,再加上地面被燕群踩过,非常硬,不透空气,麦苗发黄,生长缓慢,所以要松土去墒透气。因为地远活累,我想临时改变工种。田副书记操着一口省城口音说:“按原计划办,因为你们去村北最远处干活,我才要求来你们队体验生活的。”

“可是”我的意思你是县委书记,总不能让你跟我们一起去锄地吧?

田书记看出了我的顾虑:“今天来就是来体验生活的,不去第一线怎么能够体验生活呢,是吗王书记。”

“是是,田书记说的极是。”王书记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对我说,“去拿两把锄过来,要快的好使的。”锄是农家四宝(耧犁锄耙)之一,农民兄弟都知道锄头上有水有火,它可以锄草松土,保墒抗旱,又可以降低土壤湿度。生产队是不缺锄头的,很快就有社员给找来两把。田书记接过锄看了看,然后把锄戳到地上抬头往北望了望说:“王书记跟社员一起从大路上走,我跟李队长走西边的洼地。”

王书记嗯了一声扛着锄走了,我却没有动身的意思:“田书记,西边洼地都是积水,不能走的,要不我们也走大路吧。”

田书记看了看我没有吱声,笑了笑扛着锄径直往西边洼地走去,我只好跟了过去。

来到低洼地前,让我犯难了,到处都是水,白茫茫一片,根本就没有路,如果从这里往目的地走就得淌水,有五六里地的路程。更主要的是,刚过了年,天气还冷,水的温度很低,别说他这个年逾中年的大干部,即使我这个在地里滚爬出来的庄稼汉都有点发怵呢。没等我说话,田书记弯腰脱下鞋和袜子,高挽裤腿。田书记扛着锄提着鞋,毫不犹豫地走进冰冷的水里,我本想阻止,可是田书记早已走远了,我赶紧脱了鞋袜跟了过去。

田书记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我一边走一边想:“这么冷的天,放着好路不走,干嘛走这水洼呢,真不知道这些领导都是怎么想的。”

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我们才来到目的地,这时候大家早已开始锄地,因为都知道田书记来了吧,大家比平时更加卖力,还有几个壮小伙大冷的天光着膀子,锄在最前头的是公社的王书记。

田书记没有多说,穿上鞋袜,就投入到了锄地的队伍中,我当然不敢懈怠。

田书记真不含糊,锄地一点都不发怵,当然跟我这个生产对小队长比他肯定是不行的,但我不能抢领导的风头,我一直紧跟在田书记的身后。下班了,社员们收工了,我跟两位书记验了工才往回走。回村路上我要替田书记扛锄,田书记笑了笑径直把锄扛到肩上。

走到半路上,迎面驶来一辆吉普车,吉普车是来接田副书记回县里开会的。

我让两位书记把锄给我,让他们两个坐吉普车先走,田书记仍然笑了笑说:“不急,我们还是走着回去吧。”田书记告诉司机把吉普车开到村口等他。

田书记一边走一边询问了我好多事,尤其是关心雨季土地积水情况,问得非常详细。临走田书记握着我的手说:“李队长今天陪着我受累了,非常感谢李队长的陪从。”

想到这里,看着走在前面的村支书、大队长两人的背影笑了笑,心里想:“上面的领导真好!”

一个月后,村北最低洼的地方修建了扬水站,每块地头都挖了排水沟,纵横交织。到了雨季耕地上的积水通过排水沟流到扬水站,然后再用大型水泵将水抽到澧河去,确保小岗村以南的大片土地雨季庄稼不受涝。

工程总指挥是从省水利厅下来的县委田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