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愈

病愈

张津友

他突然病了,是那天县纪委组织科级干部收看警示教育片之后,当时会议室里座无虚席,人们全神贯注看片中那触目惊心的一幅幅画面,一会儿,会场里发出了一片嘘声,他默默地一边看,一边不住的掏出手帕擦拭着头上的一滴滴汗珠。

几天后,基层单位也开始组织职工收看反腐警示片,身为基层父母官的他在总结中讲到:“我们每一名共产党员、公务员一定要以此为教训,廉洁做官,不要自掘坟墓,走向灭”本来近几天有些阴晦,令人稍觉几分寒意,可他呼吸急促,“亡”字还未出口已是大汗淋漓,他急掏手帕擦拭,刚擦了两下,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

顿时会场一片混乱,大家七手八脚将他抬入轿车向县医院奔去,几分钟后,他在车中醒来喃喃地说:“继续开会,我没病。”哪容得他多说,随行人员一面安慰,一面督促司机加大油门,挂号、拍片、专家会诊,“身体无大碍,只是休息不好,心理抑郁,大脑缺氧所致。”

“他得抑郁症了。”立刻消息不胫而走。

“怎么?他这种性格开朗的人会得抑郁症?”“是不是医生误诊了?”大家都觉得他得这种病有些蹊跷。

一连几天他在家静养,家人请医生给吃药、点滴,但效果并不明显。他确实休息不好,常常夜里失眠、做噩梦,一天夜里他吃了安眠药刚刚睡着,朦胧中警示片中那个戴着手铐、脚镣的贪官忽然变成了自己,正一步步挪向那万丈深渊的悬崖边,一步、两步,左脚已踏在边缘了,马上就要掉下去了。“啊”一声惊叫,他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全身冷汗已浸湿了被褥。

“怎么了?”被他惊醒的妻子问道。

他镇静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刚才不是真的,“我做了一个噩梦,没什么。”他走进浴池用湿毛巾将全身擦拭一下,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重又躺下,自己梦中跳悬崖的影像像蛇一样缠绕着他,挥之不去,搅得他失眠了。

经几天调养,身体有所恢复,又开始上班了。

一天,纪委和检察机关开展“领导干部反腐倡廉自查自纠”活动,他的抑郁症又发作了,苍白的脸庞皱纹聚敛,本来炯炯有神的一双大眼睛暗淡呆滞,他努力在公开场合满脸洋溢着笑意,但细心的人还是感到了掩饰下的笑脸是那么不自然。但他是个事业心强的人,仍在坚持工作。

翌日,是个少有的大晴天,太阳从东方地平线冉冉升起,夏日的禾苗含着露珠在阳光沐浴下碧绿滴翠,晨练的人们潮水般涌向街心广场,吮吸着清新的空气,做着多种健身动作,临近散场,他才姗姗来迟,人们已多日未见他的身影了,今天是在妻子一再催促下才出来的。不巧的是他刚跑了几步,左脚就踩上了路旁的石块,身体直挺挺摔个前趴,鼻、脸擦破了皮,好心人叫来了救护车送至医院急诊室,听诊、拍片又是一阵忙碌,值班医生说是皮外伤。处置后他回家静养。

回到家里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望那金碧辉煌的天蓬和地板出神,这座房子是不久前他们一家新搬进的,一百多平方米的卧室和客厅全是软包装,在县城里可称得上“豪宅”,令多少人羡慕不已,特别是乔迁那天贺喜的里三层外三层人流、车流将街道塞满了,那个风光劲真刺激。刚搬进新房的一段时间内,他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才是享受,什么才是家的温馨,工作一天鞍马劳顿,一回到家里这个舒适的环境一切疲惫一扫而光。可今天却越看、越想越反感,越躺越不舒服,一连三天昏昏昭昭。

第四天,身体稍有恢复,急忙赶回单位继续参加自查自纠活动,按照日程安排,今天主要看片受教育,这次播放的是忏悔录,片中一位贪官在反思中说过一句话:“一个人难免跌倒,关键是如何爬起,踏实地走好人生下一步”他若有所思,一块石子就能将自己摔得鼻青脸肿,如果遇到坎坷、高山岂不要断胳膊、断腿,甚至粉身。”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砰、砰”心脏一阵急跳,许久,突然他的眸子竟然亮了起来,枯黄的面颊重又朗润起来,萎靡多日的精气神重又振作起来,说话也有了生气,病似乎好了一大半。会议终了,他意味深长地说:“自查自纠从我开始.”

第二天上班时间刚到,在纪委书记办公室,他交上了一份材料、一把住宅钥匙和一张存折,材料上详细说明了当初以接收一建筑开发商的住宅为条件,私自与其草签占用草原违规建筑合同的经过,并列举了收受他人乔迁礼金账单,表示悉数上缴国库。

一家三口重又住上了不足三十平米的平房,从此他神清气爽,病不治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