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殇

鸭殇

朱会鑫

最让军后悔的事情是:杀了一只养活了多年的公鸭。

这只公鸭原本是当作鸳鸯养的。军早年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区,军所在的学校,地处乡下,有一条窄窄浅浅的小河,从校园横穿而过,这样小河之南是教学区,河北便成了教工宿舍区。

一日,一好友送给军两只“鸳鸯”,军欣然受之,把玩之余,军有几分不相信地问友人:“真的是鸳鸯吗?为什么我咋看都像鸭子呢?”

友人笑道:“这鸳鸯跟鸭子一向就是近亲,当然长得很像了,你可别不相信,我可是亲眼看到卖鸳鸯的当场做试验的。”

“试验?怎么个试验法?”军还是有点不相信。

“人家卖鸳鸯的,将这鸳鸯抛到天上,足有大树梢那么高啊,你猜怎么着?”友人笑眯眯地望着军。

“怎么着?那还不活活摔死啊?”军想象着大树梢的高度。

“呵呵,要不怎么会说是鸳鸯呢?你不知道吧,鸭子是佝偻腰,从天上摔到地上,是翻不起身的,可这鸳鸯就不一样了,它们摔在地上,一骨碌就翻起来了,试了好多遍呢,许多老年人都鉴定过了,说绝对不可能是鸭子。”友人的话打消了军的最后一点疑虑。

从此,军每天多了一件重要工作,就是精心喂养两只“鸳鸯”。“鸳鸯”一天天长大了,看着相依相伴的两只“鸳鸯”,军的心里喜滋滋的。军觉得自己着实是开了眼界,以前,只是听说鸳鸯是多情鸟,但究竟有怎样多情,实在说不好。现在,亲眼目睹两只“公鸳鸯”尚且这么形影不离,恩爱有加,军不由得感叹不已。

可是,随着“鸳鸯”越长越大,军心里的那股喜悦劲却在一天天地削减,因为,军从字典中查到了鸳鸯的有关常识,成年鸳鸯体重0.5千克,但这两只“鸳鸯”特不争气,就像吃了助长剂似的拼命地疯长,仅一年多时间,就长到3斤多。军不得不理智地面对现实,这不是鸳鸯,而是地地道道的鸭子,是两只花费了他许多精力的公鸭!

军在意识到“鸳鸯梦”已经彻底破灭之后,便打算把鸭子处理掉。适逢中秋节,军毅然决定先杀掉一只,另一只到过年再杀。

中秋节的早晨,军随意捉了其中一只鸭子,一刀把它杀了,军没有想到自己下手会那么狠。在被杀的鸭子成为餐桌上的美味之后,军的心绪却无法安宁了,那只失伴的公鸭从小河这头游到那头,又从小河那头游到这头,它到处张望着,“嘎嘎”叫个不停。军知道,公鸭是在寻找它的伙伴。傍晚时分,军的妻子将落孤的公鸭赶回家,给它喂食,它竟一点都不吃,仍然一个劲地叫个不停,而且,那叫声变得越来越凄异。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天,军的妻抱怨军道:“这下可好,这鸭子不吃不喝的,就这样整天价凄凄切切地叫,挺瘆人的。”

“那怎么办?”军望着妻征询道。

“唉,想不到这鸭子也有灵性呢,早知道就不让你杀了。要不这样吧,明天逢集,你到集市上去买一只,也许,有了伴就好了。”军的妻子怜惜地望着不停叫唤的公鸭。

第二天,军从集市上买回了一只母鸭。军想,我杀了你一只公的,还你一只母的,你总该心满意足了吧?

但事情并非像军所想的那样简单,当母鸭欢愉地靠近公鸭时,公鸭却视而不见,叫喊如故。第四天早起,军不闻鸭子叫声,打开鸭圈一看:公鸭已死,母鸭静静地蹲伏在旁边,呆呆地,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忽闻鞭炮声响,母鸭惊惧而起。军这才记起,住在校园边上的表弟,今天娶新媳妇,表弟在一个月前刚死了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