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水

涨水

孙玉秀

江二开着手扶拖拉机,要去镇里买水泥,等他突突突开到江边时,一下子傻了眼,浑浊的江水栽着跟头从上游翻滚下来,还没等他跳下车,山洪已经扑过来,瞬间淹没了他的拖拉机。

江二慌忙屏住了呼吸,双手紧紧握住扶手,才算没被这股洪流冲走。

浪头过去之后,江水逐渐平稳下来,但岸边的水已加宽好十多米。江二爬到后面的车斗上站好,那水有齐腰深。

江二惊恐之余,深吸了一口气,见不远处的吊桥也惨遭厄运,靠近岸边的桥板已被冲毁,横七竖八从江面上飘下来。

江二皱了皱眉,心疼地自语,上游一定下暴雨了,这修吊桥又要一笔钱!他见太阳已经偏西,那车一时半会儿又打捞不上来,便跳下水游到了岸边。

走到村口时,江二撞见正在刷车的胡三。胡三望着他浑身湿漉漉的衣服,打趣说,村长,瞅你这狼狈样,是去江里洗澡了,还是掉水里了?

江二窘红了脸说,穿衣服洗澡,凉快!

胡三敲一敲身边的轿车说,看我新买的车咋样?你也买一辆吧!

哪有村长开一辆破拖拉机四处乱跑的,有失身份!

江二看了看车,撇撇嘴说,俺可没那闲钱!说完转身就走。

胡三望着江二远去的背影,自语道,我不就是没竞选上村长吗?

你混成这模样还跟我装!

第二天一大早,江二又去了江边,暴涨后的江水已经回落,水位下降了不少,也清澈了许多。江二又爬到拖拉机的车斗上,见不远处有一辆车开过来,赶紧脱下自己的半袖,拿在手里使劲挥着喊,别过来!水太深!

司机看见了他,特意过来察看了一番,才调转车头回去了。

江二刚想回村找人修桥,见一辆崭新的轿车开了过来。他一眼认出那是胡三开的新车,便挥动着衣服喊,别过来!水太深!

胡三打开车窗,认出站在水里喊话的是村长江二,心里不大高兴,嘟囔了一句,当个破村长整天瞎指挥,我今天还非开过去不可,溅你一身水,看你还敢跟我装不?

胡三这样想着,便用力一踩油门,那车正对着江二飞速冲过来!

江二站在车斗上愣了一下,吓得拼命喊,胡三,你真不要命了!

眼见着那车冲过来,一下子没进江水里。

江二顾不上想太多,跳下拖拉机的车斗,从水里摸出一块有棱角的石头,用力砸开车门,将胡三从车里拽了出来。

两个人气喘吁吁上了岸。江二气得铁青着脸问,没听见我喊话吗?不让你过来,你还特意加了油门,不要命了!

胡三红了脸,苦笑着说,谁知你是站在车斗里!从远处看,那水刚没过你的膝盖,我这车底盘高,不信邪,更不愿意听你指挥,所以就冲过来!

江二无奈地说,你整天琢磨怎么胜过我,有用吗?你看那吊桥,心里多装装咱村的人吧!江二说完,扭了扭湿透的衣服,回村找人修桥去了。

胡三独自反省了一会儿,看见不远处开过来两辆车,他急忙爬到拖拉机的车斗上,脱下上衣,学着江二的样子挥动手臂喊,别过来!水太深!

胡三那件红色半袖在水面上空挥舞着,远看过去很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他第一次找到了当村长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