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一品医妃 >

第244章 诉衷情

【回目录】

叶清岚一愣,难道没人帮他包扎吗?

“你的师弟呢?”据她所知,他们一行至少也有十来个人吧。

“小十七和几个弟子寻马去了,其余几个都在谷外守着呢。”言下之意,他俩现在可是孤男寡女,旁边没有其他人。

原泊洲手上拿着绷带和金创药,正想上前给贺连城处理一下伤口,听见贺连城这番话,又接收到他暗示的目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将手上的药和绷带远远的扔给了他,认命的带着几个年轻的弟子到附近寻马去了。

“十七师叔,连城师叔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就叫……卸磨杀驴啊?”一名天山派小徒弟挠挠头问道。

“我呸,你才是驴呢!”原泊洲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应该叫过河拆桥才对。”

连城师兄,我鄙视你!原泊洲暗暗在心里念道。

贺连城在叶清岚身边坐下,见她依旧是冷冰冰的,也没什么表示,只得自己脱了上衣,开始处理右臂的伤口。

叶清岚听着身旁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他大抵是脱了衣服在上药,脸上显出几分尴尬,不动声色的坐远了一些。

贺连城见此,眼神暗沉了一些,停下手上的动作,故意发出一声闷哼。

“怎么了?”叶清岚语气有几分紧张。

人在看不见的情况下,特别容易 思乱想,叶清岚不知道他伤的到底有多严重,所以心里就更加没底。

“没事,扯到伤口了。”贺连城装作浑不在意。不过见她紧张自己,心里还是有几分欢喜的。

贺连城说没事,却让叶清岚更加担心。她抿了抿唇,离他近了一些。“把药和绷带给我,你告诉我伤在哪里,我帮你包扎。”

像他这样的公子哥儿,平时受了伤,肯定是府医侍女一大堆的伺候着,就算是在战场上受伤,也有最好的军医给他包扎治疗,哪里轮得到他自己动手。

贺连城盼的就是她这句话,当下立马把金创药和绷带递到她手上,“那就有劳了。”

叶清岚接过,在贺连城的指点下,摸索着找到了他右手臂上的伤口,倒了一些金创药粉在上面,便开始替他包扎。

虽然她已经尽量小心了,可是毕竟眼睛看不见,包扎过程中自然不可避免的会碰到他的胸膛。

指尖传来炙热的肌肤触感,让叶清岚想起了天山上那个山洞内,两人肌肤相亲的一幕,白皙清透的俏脸便忍不住有些泛红。

贺连城见她面露娇羞,只觉这个样子的她格外动人,情不自禁的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含笑道:“我的身子你不是早就看过了么,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轰”的一下,叶清岚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像火烧云那么红了。

“原来……你知道了……”她嗫嚅着开口,直觉的想要往后退开几步,离他远一些。

贺连城却不给她逃避的机会,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朝她欺身近,“是,我全都知道了。天山的山洞那次,军营附近游水那次……清岚,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不是!”叶清岚连忙否认,“我说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报恩……唔……”

唇上忽然传来 热的触感,打断了叶清岚的急声辩解。

贺连城的吻就如他的人一般,霸道而强势。叶清岚微微一怔之后,下意识的便开始了挣扎。

可恶,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在她已经心如死灰,想要放下一切重新开始之后,却还要这样的来招惹她!

好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怒意,贺连城的吻由最初的炽烈转为 柔。微凉的唇覆在她柔软的菱唇上,辗转反侧,流连缠绵。

铁血柔情往往最让人难以招架。叶清岚在他的柔情攻势下,渐渐放弃了挣扎,闭上眼,两行清泪不自觉的从脸颊上滑落。

口中尝到微微的咸涩,贺连城终于结束了这个让人耳热心跳的长吻,离开她的唇,抬手仔细的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原本清朗的声音染上了几分沙哑。

“我不喜欢听到这两个字。以后你要是再提报恩之类的话,我就这样惩罚你,记住了吗?”

叶清岚俏脸更红了,素来冷静的头脑像是被风吹乱的一池春水,已经完全理不出思绪。

“要说恩情,我欠你的还少吗?可是清岚,我对你的心意,与恩情无关。”贺连城坚定的握着叶清岚的手,语气是不容置疑的。

凌未央曾经跟他分析过,叶清岚之所以逃避他,不再上天山看他,是因为她不想他是因为同情和报恩才着自己对她负责任。

果然叶清岚接下来的话便印证了凌未央的猜测。

“贺连城,你不必如此,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需要为此负任何责任,也不必对我抱有半分愧疚。如今我既已答应嫁慕容景为妻,无论如何也该对他有个 待。”叶清岚回被贺连城抓着的手,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身子,淡淡的说道。

慕容景是好人,这些年来又对她百般照顾。今日她就这样不计后果的跟着贺连城跑掉,也不知会给他和延平王府带来多少负面的影响。

她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的举动是不是太过草率了。怪只怪每次跟贺连城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无法保持冷静。

待?要怎么 待?贺连城瞳孔一缩,双手抓住叶清岚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难不成你还想着与他成亲?不行!你的心明明在我这里,就这样嫁给他,你不觉得对慕容景更不公平么?”

叶清岚没好气的拍掉贺连城的手,“贺连城,你哪儿来这么大的自信,凭什么就一定认为我喜欢的是你,而不是慕容景?”

贺连城唇角轻勾,俊朗的容颜便带了几分邪气。靠近叶清岚,他贴着她的耳朵低语道:“不喜欢我,为何要把我少年时的那件衣服如此珍贵的一直保存着?为何要女扮男装混入贺家军,还经常在暗处偷偷看我?刚才又为何会答应跟我走?清岚,这样你还说自己喜欢的是慕容景么?”

热的男气息落在她的耳垂上,让她的心也跟着耳垂一般,又酥又麻的。

原来那件衣服是被他拿走了!怪不得她那日在小屋怎么也找不到。叶清岚下意识的侧过脸,想要躲避贺连城的亲昵举动,然而这样一来,两人的唇又恰好贴在了一起。

“十一师兄,马已备好……”原泊洲准备好了马匹,便想着过来提醒贺连城一声,他们必须尽快出发赶往天山了。谁知跑进来却刚好撞见两人亲热的一幕,原泊洲顿时张大了嘴,石化在当场,心里头对贺连城的鄙视又增加了几分。

十一师兄,你要不要这么心急啊,瞧你这手臂上的绷带还没绑好呢。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