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邪王的嫡宠妖妃 >

妖女邪王 第二十三章:击掌为誓

【回目录】

联手?这就是他的目的吗!

凌姿涵凝神看着那叫人捉摸不透的家伙,血红色的瞳紧缩了下,薄雾般的光影散开,犀利的眸光丝毫不掩探究,仿佛撕裂了迷茫的伪装,清晰的足够洞悉人心。清冽的眼神带着天生的妖魅,好似真的能渗透严密防备的心,最后无处不在……

可这家伙,她看不透。

垂眸,凌姿涵缓缓闭上眼睛,翘起粉色的唇瓣,勾出几不可察的笑,“给我个理由,至少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你需要我,这个理由足够吗?”厚的声音,笃定,自信,透着掩不住的高贵与清傲,一字一顿的传入凌姿涵耳中。眼前,俊美无俦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因为迎着光,漆黑的瞳仁被橘色的烛火染上了层诡谲,好似火苗跳动,闪闪发亮。

他忽然抬手,再次扣住凌姿涵的肩膀,身体压下,就那么抱住了她。两人脸颊相触的瞬间,他用压得极低的声音,念出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日期——“西朝三百三十三年,三月初三。”

那一天,是西朝历史上最诡异的一天,孝诚皇后瞢了,贤王妃离世,凌相嫡妻楚明珠也在那一天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这三个女人,可以说是当时西朝最具权势的女人,却好像约好了一样,在那一天抛弃了丈夫与最疼的孩子,与世长辞。

“你是谁!”

凌姿涵猛地推开他,瞪大了眼睛,脸色肃然,眼底闪过一抹冷绝。她盯着眼前这张似笑非笑的俊脸,似乎还在和她玩笑,可她却从那双古井般的深瞳中感到了他的郑重,举起手掌。“不管是谁,你的力量,正是我所需要的!”

“彼此彼此。”瑞逸也举起了手,手心对着她的。

“啪——”

一道脆响划破空气,男人刚毅的手掌与女人娇小的柔荑贴合,击掌为盟。

那个瞬间,瑞逸嘴角的邪笑突然收敛,露出难得的严肃,旋即又恢复了往常的邪肆。但他波澜不惊的眼眸却突然闪了下,深意难测……

结为盟友,凌姿涵还没来及发问,就听到外间传来推门声,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像传了过来,“小姐,快来看看,今儿我让小厨房弄了你最喜欢的糕点!”

是静好!

凌姿涵赶忙放开抓着瑞逸的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神色镇定心中却有些慌乱的转了转眸珠,搜寻四周后伸手指了指房梁,示意他上去。瑞逸眯着眼睛笑了笑,点点头,配合的纵身一跃,人影如光闪过,倏地就消失了。

松了口气,凌姿涵转身对镜理了理头发,这才从内室出去。

刚掀起帘子,蹲在地上收拾茶杯碎片的静好就站了起来,端着托盘缓缓抬头朝她这边看来,“小姐,这杯子可是你从毒尊手上坑来的,怎么砸了……”

话音未落,静好的目光就僵在了凌姿涵脸上,“啊”的低叫了声,手上的托盘也随之落地,摔的更彻底了。

“小姐,你的脸,脸上……”淡红色的指痕印在白嫩的肌肤上格外显眼,静好拿着丝绢朝她伸出手。

“这是我自己捏的。刚才太困了,捏一下清醒清醒。”随口解释了句,凌姿涵躲开静好伸出的手,直径走到圆桌前,随手拿了块糕点,就往口中送去。别说,喝了一早上的茶,她还真饿了,一鼓作气解决了好几块。

这时的静好已经回过神,想起了前几天凌姿涵起时的情景,以及后来流云对她说的话,心中立刻拉响了警笛。她警觉的四下观察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痕迹,可心中却升起一股寒意,犹如芒刺在背。

“小姐,”有些迟疑,静好将收拾好的碎片托盘放在桌上,垂眸看着凌姿涵,刚要开口,流云的声音就从屏风后传来。

流云端着洗脸水走近,看见凌姿涵脸上的指痕也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六爷一定是听说今天的事了,不放心小姐,就特意来看看。”说着,还不忘对杵在一旁的静好递个眼色,扬了扬下巴,“静好,你也去外头帮帮忙吧,几个姨、侍妾都差人送了礼物来,府里的少爷、姑也送了东西,你去帮忙清点入库,这个都是你最拿手的。”

“可是……”

不等静好说话,凌姿涵抬头对上她略带忧色的眼睛,微微抿了抿唇道:“你去清点我最放心。点完再从我们带来的东西里,挑点合适的出来,差人送去还礼。”

看着静好有些不情愿的离开,流云立马去关了门。回来时,流云略显深沉的眸光从凌姿涵脸上的指痕上划过,眉头微微皱起,却压抑着没有问,而是凑近她耳边:“小姐,暗卫那边传来了消息,相府内眷不安分,连同她们家的势力也跟着动了。我们是不是……”

“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动手!”凌姿涵低头看着密函,仍然微笑,看不出喜怒。“流云,去告诉静好,给苏氏,宋姨,及那两只小妾送一样的礼。”

乍一听,流云还没反应过来,但对上凌姿涵眸光时,立刻明白过来,翘唇福身应下。

这相府内眷关系本就错杂,与家势力一联合就更复杂了。被点名的镇国大将军府是苏氏的家,而宋姨本是苏氏的陪嫁丫鬟,因为美色爬上相爷的,生了个儿子,之后提拔家中兄弟,如今也算是富甲一方的商贾了。至于那两个小妾,是地方员外郎的双生女儿,妹妹是四姑的生母,早年就与苏氏联盟,但始终把苏氏当挡箭牌,自己也被苏氏当槍使,算是互惠互利吧。小姐此举,无疑是将这几人推到一个“相等”的高度,让小的以为自己做大,大的觉得心中不忿。疑心生暗鬼,这几人日后怕是互相利用的更彻底了,但越是这样,就越好找间隙!

“属下还有一事。”迟疑片刻,流云还是决定把查到的消息告诉凌姿涵,伏在她耳边低语,“鬼剑常在邪王的封地停留,有目击者称,前晚在晋中王府见过鬼剑与邪王游湖。”

邪王本名轩辕煌,封号恪亲王,是皇族中最尊贵的皇子,其母就是故皇后,孝诚。而邪王的称号是人们背后喊得,因为他实在太邪门,三月连娶五妃,均在大婚之日暴毙,无一幸免。

鬼剑要和她联手,又提起三月初三的辛秘,是否与邪王有关呢?

邪王……凌姿涵在心中默默念着那个称呼,暗暗记住。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