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邪王的嫡宠妖妃 >

第一百零一章:和好如初,宠你依旧

【回目录】

马车摇晃,车顶的明珠,在夜色中,散着幽暗的光晕,也是这车厢中唯一的照明。

伸手,张开五指,昏暗的幽光从指缝间穿过,射入眼底。

凌姿涵回忆着出发前,紫宸说过的那些话,嘴角露出苦涩的笑。

终究,她还是嫩了点儿。

原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掩盖的很好,不会被人发现。不想,仿佛世外人般存在的紫宸,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且了如指掌。

现下仔细想想,她做的那些事,紫宸是否在暗中还帮过她?

——“紫星已经被捉回紫岭了,这里少不得你和恪王的功劳。若不是你借势打压,暗中收购了紫星全部的产业,王爷抹除了他的势力,他还是会祸害你和清泊。”

回想着紫宸的话,凌姿涵觉得,被带回紫岭恐怕不会只是简单的认祖归宗,或者是去想紫星示威那么简单。因为他口中那“祸害”二字,让凌姿涵不自觉的仲怔了下。

潜意识让她反复琢磨紫宸的每一句话。

探寻出另一番滋味。

他,知道的,应该远远不止这些。

而这个一向让她敬重不已的人,第一次让她感到恐惧,即使他应该是她的父亲,一个流淌着同样血脉的人。

“啊!”

正想着心事,凌姿涵忽觉脚腕一紧,一股蛮横的力量,裹住了她的脚踝,转即却又立刻松开,轩辕煌倏然睁开眼,惯着那抹亮光,迅速而有差异的巡视四周一圈,便急切的将目光落在了凌姿涵身上。“卿卿,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用力的震了下手上缠着的绳子,轩辕煌缩了下子,用一种很别扭的方式,朝凌姿涵身边贴近。

心下一片明朗,不由得暗暗自责,终究还是他疏忽了。

猛然回神的凌姿涵,转眸望着贴近自己的轩辕煌,看着他小心的撑着手臂,他宁可压在旁边凸起的棱角上,也要避开她的腰腹。

“让你受累了,是为夫没有照顾好你!”

他醒来,并没有问半点关于自己的,反倒都是关于她的。这让凌姿涵的心头,不自觉的发烫。嘴角忍不住的上翘,弯着漂亮的弧度。

“我没事。逸,对不起,这次恐怕是我连累了你。”垂眸,凌姿涵看着手腕上柔软的绿色绳子,撇了撇嘴道:“别在挣了,这绳子的制材比较特殊,加上这个打结的方式,只会越挣越紧……”说着,她将自己的手递到他面前,几道淤痕顿生眼前。

一抹疼惜与恼怒错眼底,轩辕煌狠狠地敲了下身下的车板,但理智迅速将他拉回。他试图回想着,被绑前的征兆,并在心里迅速估算着,能有机会对他们下手的人……

“是……我爹。”

凌姿涵微微眯起眼睛,朝门帘的方向瞧了眼,哑声吐出那个别扭的称呼。

“凌相?”轩辕煌也压低了声音。

凌姿涵摇头,红唇微启,一字一顿的说:“亲爹!”

脑子一转,轩辕煌想到了他曾经提到的假设,低声问,“国师,紫宸?”

凌姿涵点了点头,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他说,这次回去,是要给紫星定罪,让我和清泊认祖归宗的。还有……嗯……我一直骗了你,我并没有被催眠,之前那么折腾你,是做戏给暗中窥探着我们的紫星的人看的。让你……受苦了!”话音落,她又低声说了句,“抱歉……”

“我早知道!”

阻断了她的道歉,轩辕煌朝她笑了笑,歪着甚至,靠在车框上,微微抬了抬肩头,示意凌姿涵靠过来。

听了是紫宸干的这事儿,轩辕煌自责大意之外,心虽然稍稍放下了些,神上,却依旧保持着着那份警惕。

和她一样,也觉得这事儿并非那么简单,只是不想让她忧心,并未表露。

“那你还由着我折腾你!”

“打是亲,骂是。夫人若觉得不过瘾,为夫会随时候教。”

绵绵情话,是说不出的纵容与溺。横跨在两人之间的隔阂,似乎在这时,突然放开了。凌姿涵怔了下,望着轩辕煌难掩倦意,却依旧俊美非常的媚眼,微微一笑道:“你就不怕,我哪天真的造反啊!”

“再造反,能比我更反逆吗!”凑近,他轻轻地吻了下她的睫羽道:“夫人啊,为夫娶你回来,就是留的。可这些日子,烦心事太多,不只不觉中,我们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多了……现在突然放下,我倒觉得,是我错了。”

如此骄傲的人,从不对人否定自己的人,却在她的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喂,会把我惯坏的。”面对轩辕煌眼中泛起的柔,凌姿涵顿了下,微扬嘴角,眼神却柔,“日后,若是我们又吵架了,还能每次都让你道歉不成?”

“惹夫人生气,本就是夫君的过错。道歉又如何,只要你开心就好!而且……”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轩辕煌别过脸,凑近凌姿涵的耳畔低语:“而且,为夫最大的目的,就是把你坏了。的任谁都比不过我好,你啊,就再也跑不出我的手心了!”

“现在已经跑不出去了,这不,买一送二!”

“哧——”喷笑声,不是轩辕煌,也不是凌姿涵,而是从车帘外传来的。

凌姿涵微微皱了下眉头,她熟悉那个声音,是凌清泊。

转眸与轩辕煌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想要维系的那份轻松看,全被各自压着的警惕,所代替了。

“姐姐,你们的情话说完了吗?说完我可就进去了!”

说话的功夫,凌清泊已经先期了帘子,手里还捧着一个油纸包。“饿了吧,姐,我帮你把绳子解开,为了我未出世的外甥,你多少要吃点东西。至于姐夫……我打不过他,这绳子我也不敢解,就劳烦姐姐喂他了。”

凌清泊促狭的笑着,琥珀色的眼睛澄澈如旧,却让凌姿涵感到十分陌生。

或许是被这小子骗了很久的缘故,虽说后来是她自己察觉到了,没有点破,可这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暗暗觉得,这样的弟弟,还不如当初那个傻子可

“离紫岭,还有多远。”

平淡的声音,略显疏离。

凌清泊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觉得到。但想着自己刚遇见凌姿涵那会儿,也会不自觉的疏远她,可久而久之,他就接受了这个对他说,我是你唯一的亲人的姐姐,心就朝她靠近,对她亲近了。如今,他们各自点破,这份疏离,难免又会冒出来。不过,他并不介意,时间久了,她中会接受的。

“还挺远的,爹说你身子要紧,不能太赶路。过了这个山头,就去镇上休息一晚。明天再走!”说完,他又将目光移到轩辕煌的身上,甜甜的叫了声“姐夫”,继续道:“姐夫,如果内急,就叫我。不打扰了!”

不等他先帘子出去,轩辕煌忽然叫住他,一字一顿道:“即使是龙潭虎,我也会陪卿卿同往,所以……这绳子没必要,给我松开!”

这时,车帘外那淡漠如烟,却丝丝缕缕的缠绕人心,叫人无法忽略的声音传来:“清泊,给恪亲王松绑。”

……

走走停停,前往紫岭的这一路,倒还算太平。只是,不知紫宸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竟然白天住店,晚上赶路。

期间,凌姿涵试图和自家商铺联系,也被紫宸给拦了下来。

而京城那边,一直没有消息,皇榜也没有贴出寻找他们下落的任何旨意。凌姿涵觉得,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宸帝把事情压了下来,暗中寻找,要么,就是京中那位事先通过气,知道紫宸的这次行动。

连着赶了七八天的夜路,终于到了紫岭。

而凌姿涵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紫岭比鬼蜮还可怕了。

这鬼地方,乍一看,还真不如北燕那传闻中的鬼域呢!

奇怪的植物,覆盖着大街小巷,简直就是个天然的丛林。植被下,被这样的是一个个拱形石门,若非紫宸和他们说,这是紫氏宗亲的家,她都要以为这是叶荷苏最的东西了。

跟着紫宸走过一个有一个看似差不多的石门,偶尔遇见两个带着兜帽,出现在街道上的人,还没等她仔细打量,那些人就跟见了鬼似的,纷纷低头垂首,立在两边,给他们让出条道来。

凌姿涵觉得,这应该是因为紫宸的缘故,毕竟他是现如今的紫家家主。

可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总觉得,那些人的目光,并不友善,也非敬佩仰慕,而是畏惧,赤果果的畏惧着什么。

“先生?我怎么觉得,还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子!”凌姿涵还是不惯,叫紫宸爹,又找不到更好的称呼,就还沿用以前的那个。

四下打量着,她觉得,这个地方,之所以比鬼蜮可怕的缘故,不止是奇怪的宗亲,还有这个奇怪的地方,似乎不论走哪里,都在原先的那条路上,即使是直线,也像是在原地打转。

她觉得,这可以用奇门遁甲解释,但这样巧妙的奇门遁甲,她从未遇见过。

果然应了那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如此看来,紫宸现在要带他们去见得,什么紫家的长老,大概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若是那么简单,就被人识破,紫岭也不会在这里维系那么多年。”转身,他走近那个看似普通的石门,手指在石门上探寻了一圈,最后在一处平坦之上,画了个圆圈,又敲了敲周围的石块,在不同的地方,拥着不同的节奏,但整个却像是在解密着一道谜题那样。

凌姿涵和轩辕煌一样,两人的目光从未离开过紫宸的手,都在默默的记着那个节奏,和他敲击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石门倏然打开——

长长的阶梯,绕着弯子,往下延续着。接着墙上嵌着的明珠光亮看去,那里是那样的,深不见底。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涵儿,跟着我。要小心!清泊,你殿后。”

紫宸嘱咐了声,就率先朝前走去。轩辕煌看着那楼梯,皱了皱眉,但看着凌姿涵的神色,毅然的陪着她下去了。

一路上,他都小心的护着凌姿涵,走下那粗糙的阶梯。

一层,一层,又一层……

凌姿涵不知道他们现在下了多深,只是心里更为奇怪。这住在紫岭的紫家人,是不是都属鬼的,放着光充裕的地上不住,非要把自己埋地里?!

随着走过的阶梯层数的攀升。

越往下,凌姿涵心里那预感,就越是上升着。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终于,她看见了第一个陌生人。

那人依旧蒙着脸,带着有帷幔的帽子,将自己那张脸裹了个严实。

那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对紫宸弯身一礼后,又抬头看向凌姿涵这边。虽说,那人的眼睛被遮住了,但凌姿涵依旧觉得,这帷幔后的目光,是那样的刺眼。

“长老,族长带着紫家的命运到了!”

紫家的命运?

是说她,还是……

请牢记本站域名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