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乐小米作品集 > 青城2 >

81 可为什么,爱情,却偏偏,是你的名字,他的姓!

【回目录】

一个月后,已经进入了十一月,长沙渐入深秋。

一切似乎淡成了一个影子,再也没有人提及我和小童被绑架的这件事情。只是 寒,不再去北京,而是静静的呆在长沙。

渐渐的,他夜里常常会出门,直至凌晨才归来;某次,夜里赶稿的时候,见他一身疲惫的从外面回来,我还吃了一惊。

他深深的瞥了我一眼,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一般对 寒我是奉行“敌强我弱,敌弱我嚣张”的无赖政策,外加近日总出入在顾朗身边,难免心虚。于是我就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

他看看我,眼眸黝黑,眼白通红,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意,微微摇晃着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不要再和顾朗来往!我是你老公!

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喝酒了,而且喝了不少。

所以,我就很“乖”的点点头,本着不制造矛盾的基本原则,我就 乱的点点头,然后将他给拖上楼去。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就是托塔李天王,我也不能不和顾朗来往啊。我暗恋了他十多年啊!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不为了爱他,就为了这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男人能让我失恋时矫情而文艺的哼哼《十年》啊,我能舍得吗?能舍得吗!笨蛋!白痴!

我那闪躲而不陈恳的小态度,让 寒在醉酒的时候都觉得不快,他一把将我拉到他眼前,俯身,鼻尖戳着我的鼻尖,说,不开……玩笑!否则,我弄死你俩!

哎哟。我们俩那可不就是俩蚂蚱吗?你 大公子这么个宇宙无敌美少年还不是想捏死就捏死,想油炸就油炸么?

我心里很不屑,可不想和一个醉酒的他起争执。

此时,我心里的小九九盘算着,他要是喝多点就好了,这样我就一把将他推到,也扯着胳膊腿儿,像拖破布头一样拖到楼上去,一报当年之仇啊!

就在我美美的在幻想里折磨他的时候,他突然靠近,毫无预兆的,吻住了我的唇。

热的气息,汹涌的心跳,挡不住的具有侵略性的气息,心慌神摇的那一刻,我一把推开了他。

我靠在墙上,胸口剧烈的起伏,我不甘心的看着他,说,不要碰我!我是人,不是你解闷的玩具!

他就这样靠在墙上,看着我,嘴角弯着一丝苦笑,说,玩具?呵。

他胸臆间似乎是万语千言,却仿佛都被拥堵在喉头,说不出口,几番沉吟,几番挣扎,他还是沉默了,表情却格外的心痛,喉咙间是我听不到的愤怒——

是啊,玩具?

我马不停蹄从北京飞回长沙,一夜 的不眠!痛苦!恐惧!绝望!

四处筹钱!甚至刘芸芸!甚至不惜收下那笔可能会招致全家没落的贿赂,八百万,就只为了你这么一个玩具?!

滚你大爷的艾天涯,你就跟着姓顾的去吧!

我看着他头也不回的上楼,末了,他转身,轻轻的抬手,勾了一下,我的下巴,眼眸沉沉,酒意熏熏,说,你俩,迟早会被我弄死的!

是的!

我说过,不要再和顾朗来往!

虽然你也应承。

可此刻,你的闪躲,闪躲了我的吻,我的心,不就是因为那个男人!对不对!

一张婚书,是你的名,我的姓。

可为什么,爱情,却偏偏,是你的名字,他的姓!

陽奉陰违,是我最熟悉的把戏,一方面是不想得罪这世上唯一可给我签发“离婚”证的男人,另一方面,我不想因为得罪 寒,他突然将我和小童被绑架捅到警察局里伤害到顾朗,所以,我就自以为是的在 寒面前,伪装成小白兔一样——我真的不和顾朗交往了,真的哟,不骗你的!

可是,私底下,我却依然自由 自在的享受着我辛苦了十年,才等到的爱情。

那段日子, 寒就是封建反动势力的禁锢的代表——玉皇大帝,我就是热爱自由 争取爱情的新时代女性楷模——七仙女,每日都偷偷的下凡去私会顾朗——可怜的董永。

常常,我都为自己天衣无缝的陽奉陰违而得意。

每天早晨, 寒都会端坐在茶室,一杯红茶,茶香袅袅,眼眸沉沉,会望向我,我难免心虚不止。

我每天都会出门去看顾朗, 寒还不动声色的一面看报纸,一面说,你最近出门可比上班还及时啊。

每次我出门的时候, 寒都会头也不抬的问我,出门啊?

我就尴尬的点头,说,去买点儿东西。

寒也不多问,嘴角弯起一丝嘲弄的笑,说,很好。

每次我回来的时候, 寒也会头也不抬的问我,回来了?

我依旧尴尬的点头,说,嗯。

寒依旧不不问,只是嘴角依旧弯起那种嘲弄的笑,说,很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