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侯府嫡妻 >

235 无殇无殇,誓要力争!

【回目录】

这是曾经在爹爹纪定北的书房中看到的一句话,用来形容燕云二十八鬼的厉害,所到之处,必定卷起厮杀,必定也是索命。

红飞看着纪无殇,“世子妃,不如躲入密室当中,看看情况如何再作打算?”但是当看到纪无殇手中的那长剑的时候,红飞整个人怔了怔,这长剑是爷留给她的吧?

纪无殇朝着外面走过去,“不了。”进去,也许依云上城在等着自己,前有狼,后有虎,不如就在这里,是生是死,都留在墨轩园中,况且,说不定能够看到南旭琮回来。

“二十八鬼很厉害,你们要万分小心,要是死了,我会厚葬你们,善待你们的家属。”纪无殇实话实说,“要是你们胆怯了,害怕突然逃走,我纪无殇也不怪你们。”

红飞愣了愣,但立即就跪下来,“世子妃请放心,奴婢们一定会好好地保护世子妃!死算不了什么,我们都是受到爷的恩惠的人,定然的是要誓死守在您和爷的身边!”

“谢谢了。”纪无殇嘴角微微上扬。

就在这个时候,悦儿从外面跑了进来,“小姐,府上很多地方都起火了!”

“看来真的想着是要灭了我侯府啊!”纪无殇道,“去让一些人去灭火,将府上的老小都集中在一起,不要太多的人受伤!”

“是。”

“快给我禀告纪将军府,就说侯府有难,南世子妃生死不明!”

“是!”

“去吧!”纪无殇微微闭上眼睛,“红飞,下去吧!我就在这里,要是被破门了,你们也不必进来了。”纪无殇笑,看了看这房里的上梁。

红飞惊了惊,“世子妃?”

“没事。”纪无殇挥手让她下去,自己的仇还没有报完呢,南旭琮还没有回来呢,自己说过的,一定会等他,那自己就绝对不会放弃任何生的希望!

这里是豺狼虎豹又如何?大不了一死!自己重活这么久,间接或者是直接,都已经杀了很多人,让她们得到了这样的那样的报应,也算可以了!

纪无殇坐在那书案前,手握着那长剑,随时准备着要将长剑拔出。她的目光很坚定,看着面前的一张纸,要是自己死了,自己就将这刚刚写的纸作为自己的遗言。

她将纸张折叠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怀中。

此时听到外面好些的呼喊声,喊杀声,破水灭火声,兵器撞击声,刀剑砍在肉体的声音,等等,让纪无殇的心在颤抖,那燕云二十八鬼真的是要来索命的……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一下子撞开,纪无殇立即抬头,看到的是一个侍卫正看着纪无殇,面容惊慌,“世……世子妃!外面杀戮太多,请世子妃移步!”

但是纪无殇却是看到了他身后的那些人,有铁卫,有侍卫,还有,马家军的人,纪将军府的人!可是这些人虽然都在拼杀这二十八鬼,这二十八鬼被众人砍杀,然,依然是杀了很多的人作为陪葬!

纪无殇站起来,刚想着要说话,但这侍卫却是被一鬼拦腰就截断,顿时,血喷了一地,“啊!”纪无殇吓得花容失色,这死亡的感觉竟然是那么的熟悉!那血就喷在地上,染红了一地!

这鬼全身都是黑色,面容也隐藏在斗篷之下,浑身带着死亡的煞气,而那身上染着的无一不是血!

纪无殇好不容易回神过来,立即出长剑,这鬼已经朝着纪无殇走过去,一长剑就朝着自己的胸口处刺过去!纪无殇连用招架,身体向后倾斜,躲过这致命一击,但,这鬼看着纪无殇向后退去,剑锋已经弄到另外的一个方向,朝着纪无殇又刺过去!

纪无殇连连后退,却是被这鬼到墙角处,鬼扬起手中的长剑,再次朝着纪无殇劈过来,纪无殇手中的银针朝着这鬼掷出,然,刺入那鬼的道中,这鬼却是依然的毫无反应!

长剑就要劈在纪无殇的头上,纪无殇自知自己躲不过了,便只好认命闭上眼睛,却在闭眼的那一刹那,被人一把就拉入怀中,“怎么这就认命想死?”纪无殇一惊,看着拉着自己的依云上城,依云上城一拳头就朝着那鬼打去,顿时,那鬼心肺俱裂倒地而亡。

纪无殇立即挣开他的大手,“放开!”

“孤王可是救了你的命!”依云上城眸子墨紫色,看着纪无殇,纪无殇始终要甩开他的禁锢,“我没有让你救!”

他身形一怔。

“放开她!”却此时,一人长剑指着依云上城,南旭琮正站在离他们五步远的地方,意气风发,身上的白袍染上了血,血花开得妖娆。

纪无殇惊了惊,“琮。”

但是,依云上城却是直接就将纪无殇给拉到自己的怀中,大手揽上她的腰,“孤王说不放呢?”

“放开她!我让你放开她!”南旭琮长剑直指,箭步上前,该死的,自己一定要杀了他!南旭琮此时脑海中飘过依云上城和纪无殇站立在自己的对立面的那幅壁画,他的心一,“想不到西域王夜闯我墨轩园,竟然是要劫杀我的皇妃!”

皇妃?!依云上城愣了愣,怎么回事?

“若本殿下的皇妃有任何闪失,本殿下立即带兵长入西域,即使血流成河,也誓要将西域变成人间地狱!”南旭琮上前,“西域王不顾及自己,也应当为你的百姓着想!纪大将军九十万兵马压入边境,只等本殿下一声命令,九十万兵马嗜杀屠西域城!”

“孤王不信!你不过是南世子,岂有如此能耐!”依云上城嘴角上扬,“不过,你竟然能够在北宫绝世的剑下活着回来,真是不容易,但是,今日,孤王要带走纪无殇!”

“你敢!”南旭琮上前,长剑立即就攻击依云上城。

纪无殇此时反手将银针想着要刺入依云上城的道内,然,依云上城更加狠戾,快如闪电就将纪无殇的道给点了,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和南旭琮对打。

南旭琮看着纪无殇被他抱着,心中更加恼火,长剑更快更狠,但要顾及到纪无殇,不得不时刻看着来,而依云上城,他虽然是抱着纪无殇,看着南旭琮暴怒,而纪无殇的面容紧张,自己的心更加的兴奋!软香在怀,已经足够了!管他南旭琮是什么人,只要看着他焦急愤怒痛苦,已经足够!

只是为什么,纪无殇,你却始终不肯看我一眼?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不是他南旭琮!可你,竟然说没有让我救!她的意思是宁愿死都不让我依云上城救是吗?我依云上城就这么让你讨厌?

依云上城想到这一层,心中疯狂起来,那邪恶之气燃烧着他的理智,他的拳法带着强劲的力量,朝着南旭琮就是致命攻击!

纪无殇看着大惊,“小心!”

南旭琮躲过他的攻击,反手而上,一掌迎接上他的拳头,用尽全身的功力给打了过去。顿时,两人力量相碰,“嘭”,两人立即向后退去,两股力量抗衡之下,都让两人都受了伤,南旭琮和依云上城都捂着自己的胸口,目光凶狠地看着对方。

南旭琮撑起自己的身子,眸子带火的看着依云上城,长剑立即向前!

依云上城看着他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势头,立即赶紧躲开南旭琮的攻击,而此时纪无殇的一只手已经被南旭琮拉着!依云上城嘴角上扬,“无殇,你变成灵吧,待在孤王身边!”说着将纪无殇推向南旭琮迎面的攻击!

南旭琮看着眸子里立即经过惊慌,一下子收了力道,一把就将纪无殇给抱过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依云上城却是一把就朝着南旭琮一掌就击过去!南旭琮只感觉自己的面前一阵黑暗,一口黑血就从他的口中吐出来!

“琮!”纪无殇大声呼喊,慌忙要看他的伤势,南旭琮捂着自己的胸口,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我,我没事!”

依云上城扬起高傲的头颅,看着面前的男人,此时南旭琮一手抱着纪无殇的腰,一手握着长剑看着依云上城,他在艰难地撑着。

纪无殇看着都感觉心碎,“琮,赶紧让我看看你的伤势,要不要紧?要不要紧?”纪无殇要帮他看内伤如何,但是南旭琮很冷静道,“没事,你看我像是这么容易死的人吗?”说着,将纪无殇护在身后,“去,进入到密室中。直走,不要回头。”

纪无殇看着他,他是要和依云上城同归于尽吗?不,自己不要他这样做!

“哈哈哈!”依云上城冷笑地看着他,“南旭琮,你是不是应该感觉到羞愧?你看,你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你拿什么东西来和我抢她?”

“她的心是我的,人也是我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这已经足够!”南旭琮冷笑,“而你,依云上城,你有什么?”

“孤王有的是未来的一切,有的是天下,孤王拥有的是她的未来,而你,会永远成为她的过去!”

纪无殇摇着头,能够感受到南旭琮的身子在轻颤,“琮,不要说了,我们赶紧走,不要理他!”

“快,去密室。”南旭琮在她的耳边说着,立即就将她推往那密室当中。依云上城却是眼尖看到纪无殇要往密室中跑去,快如闪电,“唰”的一声,就到了纪无殇面前,纪无殇还没来得及反应,依云上城已经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纪无殇愤怒不堪,用牙齿就咬在他的手臂上,“放开我,你这个疯子!”依云上城看着不但不怒,而且面容感觉更加的兴奋!

南旭琮慌了,一下子提剑朝着依云上城的后心就刺入,依云上城邪笑一声,轻巧地避开南旭琮的攻击,然后就这样从纪无殇的后背抱着她,禁锢着她的腰肢,大手掐在她的脖子上,他朝着纪无殇的耳背吹气,惹得纪无殇一阵的战栗,“纪无殇,做孤王的灵好不好?不生不死,不灭不活,就这样,跟随在孤王的身边。”

“不!”纪无殇大吼一声。

依云上城一怔,“孤王告诉你,南旭琮他一直都想着要你的命!他时时刻刻都是想着要杀了你!你和他,不会有好结果!”

纪无殇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仿佛是染身于冰冷当中,她晃了会神,才反应过来,“依云上城,你休想骗我!”她说着,袖子下滑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立即就朝着背后的人攻击而去,南旭琮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血喷在自己的长剑上,顿时,那长剑变得荧光发亮,上面隐隐萦绕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他看准了依云上城,立即就朝着他的胸口就刺入!

两人攻击依云上城,依云上城原本要躲开纪无殇的匕首,却是迎上了南旭琮的长剑,那长剑,剑气人,又快又狠,直接就刺入他的胸膛!

依云上城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长剑,手中凝聚起一股强大的力量,朝着南旭琮的左胸口位置就打了过去,“死!”

“噗!嘭!”南旭琮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那血吐在那长剑上,人却是被依云上城一掌击飞,撞到那墙上去,狠狠地摔了下来!

而那长剑,插在依云上城的胸口处,由于南旭琮再吐血在上面,故而那力量更加的大!依云上城痛苦大喊一声,一手狠狠地就将体内的那长剑拔了出来一把就朝着南旭琮掷过去!人,立即捂着伤口跳着离开!

纪无殇看着惊讶得呆愣如柱!还好,依云上城受了重伤,那长剑并没有掷中南旭琮,而是插在那墙上。

纪无殇回神,立即跑上前去,将南旭琮扳转来,“琮,琮!”纪无殇看着他,立即就捧着他的脸,他的嘴角流出很多血来,染上他的白色的长袍,纪无殇惊慌地看着,手足无措,脸上满是惊恐,“琮,不要,不要死,不要离开我!”她哆嗦着看着他的伤口,发现他的左胸口处有个血洞!这是怎么回事?依云上城没有用剑的!不,是北宫绝世!是他!纪无殇慌忙地朝着外面尖叫大喊,“来人啊,来人!”

一边嘶哑着声音喊着,一边立即就抓起他的手腕然后诊断。

心好乱,好乱!而他的脉象比纪无殇的心更加的乱!而且,他受了极重的伤!纪无殇只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她捧着他的脸,哭泣着,吻着他的唇,“南旭琮,南旭琮!不要不理我,睁开你的眼睛!”纪无殇嘶喊着,一边的拖着他朝着床那边走去。

而南旭琮此时紧紧闭着眸子,他的脸上一片惨白,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一阵的混沌,越陷越深,直到自己再也不能听到纪无殇的呼喊……心,变得好沉重,好痛,自己和她仿佛走远了……

该死的,为什么还不来人!纪无殇心中不知道咒骂了多少次,口中呼喊着,而眼泪一直都往下掉,低落在南旭琮的脸上,身上……

外面的人正是杀得火热,二十八鬼厉害得要命,红飞和翠舞等人都难以招架,根本就不知道这屋里发生的一切。

纪无殇将南旭琮拖到床上,然后将他放在床上,立即就在这屋里找药材。看到有点合适的,就赶紧用上。

纪无殇用金疮药将他的左胸口处的伤处理了,然后开始在屏风内的汤水中加入药材。原本是想着等南旭琮回来的时候,让他沐浴的,所以事先准备了热水,这会儿纪无殇着急地就将往里面加了好些的药材。加好之后,立即扶着南旭琮走入屏风当中。

“琮,你说过的,一定要给我幸福的,你不可以先我而去……你要兑现你的承诺!”纪无殇叨叨地说着话,“你要给我醒过来,呜呜……南旭琮!”将他的腰带掉,顾不上什么害羞,扶着他就将他放入热水当中。

自己要找到崔大夫他们才行,要不然,南旭琮定然会没救的!纪无殇哭着将药材不断放入,然后用药水为他擦身。

但是现在不能够离开去找崔大夫他们……要是自己走了,那南旭琮没准就被那些人冲进来杀了!纪无殇用袖子擦掉眼泪,然后赶紧为南旭琮治疗,银针一根根的刺入他的胸膛、还有头部,暂时稳定他的心脉,但纪无殇知道,这维持不了多少时间,一定要找到他们!依云上城最后那一掌用了十全的功力,恐怕是震碎了南旭琮的五脏六腑!本来之前已经受了一剑、为自己又受了一掌,而今,又是致命一击!

纪无殇不敢想象,手抖地看着面前的南旭琮,他此时的脸上额上满都是汗,纪无殇看着他,只想着他醒过来,不然,自己真的是会绝望的!要是他死了,自己怎么办?纪无殇失神,要是他死了,自己也随着他去。

自己说过的。

此时外面闯入好些的人,有燕云二十八鬼其中的三鬼,也有侯府的侍卫和铁卫。

纪无殇看着立即出刚刚掉落的自己的长剑,然后就挡在屏风外面,谁敢靠近,自己就要杀了谁!

那边正在扭作一,然后互相攻击。

此时一鬼杀了面前的铁卫,立即朝着纪无殇就杀过去,纪无殇提剑上前,立即招架!这鬼奋力杀人,而纪无殇也是疯了一般,虽然不是很会武功,但是,心中的愤怒被激发出来,一把就朝着这鬼刺过去,专挑死砍!

突然,这鬼朝着纪无殇的面门刺入一剑,纪无殇看着偏过身子,然后手中的长剑一转,反过来竟然准确刺入这鬼的胸口处!顿时,一口黑血从那伤口处喷了出来,纪无殇吓得往后退去。

这是自己第一次杀人!真的是第一次杀人啊!

纪无殇面容惊恐地向后退去,而此时,却是从外面跳入一个人来,他看着纪无殇,又看着地上的死去的燕云鬼,惊愕半晌,才上前去,“南世子妃!”

“啊!”纪无殇尖叫一声,猛地才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是皇甫炫!有救了!南旭琮有救了!纪无殇脑海中只能蹦出这样的话来,根本就忘了那地上的体的事情,纪无殇立即就上前去,一把跪在皇甫炫的面前,“求,求三殿下救救琮!求您救救琮!”纪无殇说着立即就要磕头。皇甫炫扶起她来,“怎么回事?”明日可是他的册封大事,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可是如何是好?

纪无殇知道他是和南旭琮最起码是暂时站在同一条联盟上,所以,纪无殇道,“他和西域王对打,然后,然后两败俱伤,我,我只能护住他的心脉,剩下的,要找到我师傅崔大夫或者是鬼医,要是可以,请帮忙找到盘药老人!”

“带我去看看。”皇甫炫惊了惊,竟然是两败俱伤?那西域王此时伤得如何?

纪无殇听着立即就将屏风撩开,皇甫炫此时看到的是南旭琮泡在药水当中,而身上头上刺入好多的银针。他惊了惊。

“我先去解决燕云二十八鬼!”皇甫炫道,“等我解决完毕,我立即就让人赶紧去请崔大夫!”

“谢谢!”纪无殇说着就要跪,但皇甫炫立即扶着她,然后将手松开,“你是我的四弟妹,就不必客气了!而且,纪无殇啊,你可曾记得六岁那年……我对不起你!”皇甫炫说着立即就走了出去。

纪无殇怔了怔,六岁那年……呵呵,已经过去了,自己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怎么样去奢求这些人说什么对不起的话!

现在的自己,只需要南旭琮!

纪无殇摇头进入到屏风当中,就站在那里,看着南旭琮。看着将热水加入,或是将药材加入。

门外,皇甫炫此时像是染上了血的煞气,手起剑落,行到处,必定见血,立即就穿梭在那腥风血雨当中,而红飞和铁峰等人配合着他将燕云二十八鬼杀死。

等到一切平静的时候,这院子里面已经是体累累,让人看着都感觉触目惊心。

晋南侯爷此时和金姨、几个小姐还有好些的嬷嬷等才从安全的地方走出,看着这墨轩园中如此的光景,脸上呆愣要命!

皇甫炫立即上前去,“听闻铁峰前来要求相见,谁曾知,晋南侯府竟然是惊现燕云二十八鬼!因此,本殿下才斗胆带人入府截杀二十八鬼!”

晋南侯爷听着惊讶,半晌回神道,“多谢三殿下相救!不然,我侯府危矣!”

“举手之劳,侯爷就不必挂在心上!”皇甫炫客套两句,然后就道,“不过,我听闻世子出事了,我先去看看!”立即转身就走了进屋。

晋南侯爷听到说是南旭琮出事,惊恐万分,真是要自己的命啊,自己只剩下这样的一个儿子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回府,然后就出事了?他不是武功高强的吗?

吓得面上惨白,晋南侯爷立即也跟着进了屋里。

纪无殇听到外面有声音,立即就闪到外面去,看到的是皇甫炫,“三殿下,请你……”

“我会的!”皇甫炫立即点头,而纪无殇此时也看到的是好些的人,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护着屏风处。

不能让他们靠近,看一眼都不行!纪无殇此时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

晋南侯爷此时上前,“无殇,琮儿怎么了?”

“琮无碍!”纪无殇冷冷说道,“只是受了一点伤,他肯定会好起来的!”

“让爹进去看看!”晋南侯爷此时看到她在护着,就要进去看看南旭琮。纪无殇语气却是更加冷了,“爹不必劳烦了,请回去吧!琮他很好,我会照顾好的!”

晋南侯爷被她这般的阻拦而变得有些暴躁,这个女人,竟然是要忤逆自己的意思了?翅膀硬了不成?

纪无殇此时冷冷地看着他,就是不肯让步。

要是有人想着要趁着这样的时机而陷害南旭琮,这可怎么办?纪无殇告诫自己,一定要守着他!

“侯爷,你放心吧,旭琮肯定无碍,请回吧!夜色太晚了,恐怕府上还要处理一下这些燕云二十八鬼的事情。”皇甫炫道,然后朝着纪无殇到,“我宫中有太医,不如南世子妃将南世子交给我,让我去处理如何?”

“我跟着他,我要照顾他!”纪无殇冷冷抬头,眸子里的寒光看着皇甫炫,皇甫炫看着她的眸子,被她那眸子里的寒意给惊了惊,“好!”

纪无殇看向晋南侯爷,晋南侯爷仔细思量了一下刚刚他们的对话,恐怕是南旭琮受伤极重……不然皇甫炫也不会提出让南旭琮住在皇甫炫的宫殿当中……但是,纪无殇跟着去照顾南旭琮……不符合礼仪,因为那宫殿是皇甫炫的,恐怕会落人口语。

“不行,无殇不能跟着去!”晋南侯爷立即就道,“这成何体统!”

纪无殇怔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是。”但自己记起明日就是南旭琮册立为四皇子,这是认祖归宗的大事,而现在这样,该怎么办?

纪无殇此时的内心微微颤抖,怎么办才好!

要是册封了,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在宫中住着,而相信皇甫炫定然会派更加多的人来保护自己和南旭琮,自己可以带上红飞和翠舞、铁峰等人,那样自己就可以争取很多的时间来解决这一切!

至于要报复金姨和冷姨等人,自己只能够放一放了!

纪无殇此时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请三殿下帮忙请太医上府来!无殇医术不,还请您多多的垂怜!”

皇甫炫点头,然后简单朝着晋南侯爷告辞,出去处理燕云二十八鬼的事情,调查幕后的主谋,还有追朔本源。

金姨和几个小姐看着纪无殇强势,便不敢上前去看,但心中却是快要笑疯了!终于看到纪无殇那哭丧着脸的样子啊!终于轮到南旭琮受伤快要死的了!终于她纪无殇不用威胁到自己的锦绣之路了!终于这墨轩园变成了人间地狱啊!

众人慢慢退出这墨轩园,纪无殇让红飞立即处理这屋里的血迹,让铁峰协助皇甫炫处理墨轩园院子的事情,然后打扫干净等等。

将近黎明的时候,纪无殇才自己的有些红肿的眼睛,然后看着面前依然热的水。

他泡得够久了,不能再泡下去。

纪无殇将银针拔掉之后,艰难地将他从水中扶起,然后替他围上浴巾遮住身子,扶着他到了床上去,让他躺在床上,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纪无殇替他将墨发整理了一下,用巾擦干,替他捏了捏肌肉,帮忙松松。

看着他的剑眉英挺,纪无殇不由自主轻轻着他的眉,然后到了脸,她痴痴地看着。“琮,你什么时候醒来?黎明来了,要册立你为四皇子啊,这大概是你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了,你快快醒来吧!”

纪无殇看着他,叹气,自己也累得不行,然后扑在他的身上沉睡。

——

依云上城此时只感觉自己痛得要死,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处伤痛,想着要止住血,但,那血怎么止都止不住!依云上城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止血,肯定会失血过多而死,于无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来,然后就将药粉倒在那胸口处。顿时,一股黑烟升腾起来。

他倒在路边,忍受着这剔骨般的痛楚,良久,才缓过气来,步履蹒跚地往地下宫殿的方向走去。此时深夜并无人影。依云上城忍者那痛,龇着牙低头看向自己的伤口,此时发现血已经止住了。

还是以毒攻毒……依云上城无声冷笑。此时听得黑鹰在附近盘旋的声音,依云上城仰头,朝着天空就吹了一声口哨,那黑鹰立即就从夜空中俯冲下来,依云上城抬起自己的手臂,让黑鹰坐在他的手臂上,“她真的把你给救活了……真好,真好啊!”

黑鹰此时调整了角度,然后目视着依云上城,它应该是灵敏地闻到一阵浓厚的血腥味道,那鹰眼看着依云上城胸口处的那一滩血迹。

依云上城吸了吸气,“去,让穆尔斯给孤王警惕边疆的动向,要是纪定北想要攻打我们西域,就命令穆尔斯用黑将那些进攻者杀无赦!”

黑鹰似乎是听明白了,探头在他的袖子上啄了啄。

“让郝月义来接孤王回西域,孤王要回去养伤!”

黑鹰又啄了啄他的袖子。

依云上城微微闭上眼睛,“让北宫绝世继续执行任务,杀掉南旭琮!”

黑鹰听着,良久之后才啄了啄他的袖子。

依云上城点头,“去吧!”黑鹰听着这一声,然后立即展翅高飞,然后飞向高空当中。

依云上城看着周围都是黑暗,看着这郊外,最后选了一个灌木丛跌将过去。

——

光照在这充满着温馨的内室当中,纪无殇醒过来,看着面前的南旭琮依然没有醒过来的痕迹,心中焦急,立即抓起他的手腕探看。

心脉是护着了,但是要想着让他醒过来,还需要崔大夫等人的本事!纪无殇此时看着天色,这差不多要上朝了。

门外红飞和翠舞两人在敲门,“爷,世子妃。”

纪无殇走过去,然后看着她们两人,“嗯。”

就在这时候,却是有一名小丫鬟从外面匆匆跑进,“世子,世子妃,李公公来宣,让你们即可进宫,不可怠慢。”

纪无殇知道是什么事情,看来昨夜侯府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暂时也没有传到宫中……现在只能见步走步!自己要为南旭琮争,争他属于他的一切!纪无殇转身道,“容稍等,我们立即洗漱换衣,请公公前院上座。”

“是。”小丫鬟立即就赶紧跑了出去。

红飞和翠舞两个丫鬟相互看了一眼,立即就上前去为纪无殇打扮,纪无殇装扮完毕,“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不让你们进来,你们谁都不允许进来!”

“是。”两人应下。

纪无殇面容冷峻地进入内室看着南旭琮,上前去,掀开他的被子,然后为他亲自穿好衣服。如果他会这样一直下去,自己就这样一直照顾他,只要有一丝希望,自己绝对不会放弃!他死了,就出殡的那一天,自己就撞死在他的墓碑前!

纪无殇眸子沉了沉,然后朝着外面道,“红飞,翠舞进来!”

“是。”红飞和翠舞两人立即就进来了。

两人看到南旭琮沉睡在床上,顿时惊讶,“这……”

“无碍,只是受了一些伤……你们小心点,不然,我要了你们的命!”纪无殇越说越冷,却说完后,眸子染上浓厚的伤痛哀伤,“你们小心扶着他上马车,直接进宫,记住事先要禀告给三殿下听,然后,让三殿下代为照顾。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万万不可出现任何意外。”

“是!”红飞和翠舞两人立即点头,的确两人差点被纪无殇的那要吃人的神色吓住了,不过,当看到南旭琮受了重伤沉睡,的确是满心的惊讶!

纪无殇看着她们扶着南旭琮离开之后,才朝着正堂中走去。

此时李公公已经在那等着了,周围还有晋南侯爷等人,纪无殇看着立即上前去,一一行礼之后,然后就对着李公公道,“让李公公久等,无殇多有得罪了。”

“南世子妃不必客气,南世子呢?”未曾册立,还是叫南世子比较的合适。李公公笑道。

纪无殇笑,“他一大早就入宫和三殿下谈事,到现在没有回来,想必已经在宫中了。”纪无殇再次一笑,然后福身,“公公,那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入宫为恰?”

“那是那是。那请南世子妃赶紧上马车,圣上特地赐了马车让南世子妃入宫。”既然南世子都入了宫,那就可以了!

“那多谢公公。”纪无殇笑了笑。

晋南侯爷此时在一边听着点头,原来进宫了,好,好!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也进宫一下呢?嗯,跟着上前去。这早朝,自己还是要去上一上为好。虽然……圣上曾说,你年老了,不必再上朝……

晋南侯爷深呼吸一口,走!

此时朝堂上,有的人开始叽叽喳喳,有的人在交谈朝仪,纪无殇此时正在偏殿中等着宣见。有些焦急,不知道皇甫炫有没有让人照顾一下南旭琮,南旭琮有没有醒过来,要是真的册立大事上没有出现,或者是得知南旭琮受重伤沉睡,岂不是一切都完了?

纪无殇扭捏着手中的丝帕,无论如何,自己一定会力争到底!

此时,从外面走进一人来,“四弟妹。”

纪无殇惊了惊,见正是皇甫炫,皇甫炫身后的两个侍卫立即就在外面候着不让人进来。

“琮如何?”纪无殇上前去立即就问。

“我让太医看了……可惜,暂时还未曾找到崔大夫等人,他们貌似不在皇城中。”皇甫炫微微敛眸。

纪无殇的心一凉,但立即就道,“三殿下不上朝?”

“不宣,不上。”这是他的自由!

纪无殇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到一阵的脚步声,而后那两个侍卫立即进来朝着皇甫炫示意,皇甫炫立即消失在偏角处。

一名太监急匆匆进来,“宣南世子、南世子妃入大殿!”

纪无殇一惊,宣南旭琮和自己进殿啊!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