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侯府嫡妻 >

292 一切是宿命还是注定?(高潮继续!

【回目录】

292。一切是宿命还是注定?(高潮继续!)

明明已经点了她的睡了,她竟然还能够起来?为何?

但貌似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问题。

南旭琮看着纪无殇,他的脑子在不断转动,自己该如何才能够将这一切都讲合理一点,不让她去胡思乱想,更有可能,不让她去为自己再冒险了……自己不想让她再像上一次那样,跪着上雪山求人医治自己!因为这一次,恐怕是雪山老人都没有办法,而唯一有办法的,是依云上城!

自己绝对不可以令她这样做!要是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宁愿绑着她囚禁她!

纪无殇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容易就睡下了,原本温暖的怀抱,却在那风吹入的时候,一切都带着血腥味道。

纪无殇那时候万分的惊恐,立即醒过来!没想到,冲出去寻找南旭琮的时候,却看到南旭琮正在胡乱吃药,他的样子惊呆了自己,他嘴角流出的血、面色的惨白和疲惫,无不折磨着她的神经!

竟然是如此的痛心,为何他不告诉自己,为何他就是要一个人去承担!他还带着自己来到这里,陪着自己过这样美丽的温暖的一天。

“我,我没事,就是,就是有点伤而已。”南旭琮看着她呆愣在那里,迅速从怀中取出丝帕然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赶紧将丝帕扔到湖水中去。自己不可以让她看到这么多血的……他明媚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

纪无殇脚步只感觉万分的沉重,她看着南旭琮,“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伤得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快步上前去。

南旭琮看着她,有些无奈又有着疼惜,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见并没有血迹,才放心地将两手放在她的两肩膀上,“我真的无碍,我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你陪着我走过这么多风雨,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对不对?

对,刚刚我在用内力将体内的毒出来呢,所以就就吐了一点血,没事的,现在吐出来就好了。”他轻松笑了笑,说话却是打了一些结似的,手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看,又掉眼泪了,怎么就要哭成个泪人?乖,无殇,别哭了,嗯?”他淡笑着立即就将纪无殇给揽入怀中,“真的不要担心。”

“可是你怎么不告诉我?”纪无殇抬头立即看向他,“你这个样子,好憔悴,我好害怕!”

“是一点点小事而已,过一会儿就无碍了。”南旭琮笑了笑,“我何时骗过你?”他低头,刚想着要亲吻她,但是才想起自己口中还有血腥味道。

“这里风大,我们进去。”南旭琮说着打横就将纪无殇抱起来直接返回到船舱内。

纪无殇看着他,“你受伤了,快放我下来。”

“无碍,我,我喜欢这样抱着你。”这样的机会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所以自己在能够抱得动的时候,就抱。

纪无殇知道他有时候比自己还要执拗,便只好是靠在他的怀中,他的衣襟处还有血迹,纪无殇立即想要扭头去看甲板上的血迹,但南旭琮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侧着角度,根本就不让她看到甲板上的一切了。

“不要为我担心,我答应过你,我会守着你一辈子的。”南旭琮将她放在床上,转身才到桌面上倒了一杯茶然后漱口。

纪无殇看着他,从床上起来,她走上前去,“是你昨夜跟西域王他们打斗的时候弄伤的?”

“嗯。”南旭琮点头然后将口中血腥漱干净,那血水就吐在湖中。南旭琮看了一眼那湖水,那浓厚的黑血慢慢散开去。

能熬得过三天吗?真是个难题。

南旭琮眸子沉了沉,他回头微笑看向纪无殇,“站着干什么?若是无聊,也不困,那我们就说说话,可好?”

“嗯。”纪无殇点头,但是转念一想,立即就上前去,“琮,伸出你的手来。”

“嗯?”他疑问,嘴角的弧度倒是咧开了,“看什么?”他知道,眸子弯弯,顺从伸出手来。

纪无殇拉过他的手,然后探上他的脉搏,明眸看向他的脸色,小嘴倒是撅起来。南旭琮看着,只感觉她这样子十分地认真,也十分的可!其实也已经够满足了。

纪无殇没有查出什么来,遂万分的疑问,“你的脉象很正常,但是,为何你会吐出这么多血来?”

“那是因为吐出来之后,我的身子就没事了。”南旭琮轻松笑道,拉着她就坐下来,“既然你如此诊断了,那你就不可以担心太多了,嗯?”

“嗯。”纪无殇点头,再次看向他的脸色,“但是你的脸色好像没有多少气血。”

“调理一下就好,你看,谁吐了血之后立即脸上就是气血很好的?”南旭琮笑着反问道。

纪无殇听着点头,“如你所言,那的确是这样。”

“那就是了。”南旭琮才慢慢放下心来,靠上前去,和纪无殇坐在一起,然后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若是如此岁月飞逝一瞬即百年,也算是与子偕老。只是这百年,却是如此的奢望了。

纪无殇猜想的是他累了,遂是努力调整好角度,倒是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让他休息,

小船儿摇曳,纪无殇感觉有他在身边,自己就安心,因而倒是忘了这船儿一直在随着湖水游动,也不知道游动到哪里去了。

纪无殇轻轻着他的长墨发,只感觉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殊不知此时忽而在湖面上出现了好几艘小竹筏,那行动的速度极为地快,全都靠近纪无殇和南旭琮的小船!

纪无殇不会武功自然不知道有人靠近,而南旭琮虽然受了内伤,而且中了蛊毒,但是听觉甚是灵敏,他猛地就抬头,“有危险!”

“我们快回去!”纪无殇脸色一白,但立即平静下来。

“来不及了。”南旭琮此时看了看周围,从床底下拿出一把长剑来交到纪无殇的手中,而自己倒是出自己腰间的软剑,“无殇,为夫今日再教你剑法。”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南旭琮心中一阵悲凉略过,但是很快用笑脸取代。

纪无殇手中握紧了长剑,“你,你之前说,说让我别练……”为什么现在又改了呢?

“经过姚后的事情,我明白,我太不自量力,我曾经以为我逆天,也一定可以扭转乾坤,可是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我知道,我不能够时常都出现在你身边,你最起码有一些防身的剑术才行。只要保持善,就可以了。”南旭琮看向她,“来,时间不够了。”

纪无殇听着点头赶紧跟上他,他的软剑在他手中宛若是游龙,武动之间竟然如此的厉害。让自己的双眼都感觉看花了!

南旭琮微笑,转身到了纪无殇的后背,他的胸膛几乎贴上她的后背,而手中的软剑霎时间已经重新插ru入他腰间,然后他右手握上她抓着长剑的小小右手,“专心点,稍后可是要迎敌了。”

纪无殇怔愣了一下,立即点头赶紧回应起来,南旭琮握着她的手,嘴角笑着就开始带动她游弋起来。

“藏拙于巧。”南旭琮薄唇微动,握着她的手在这不大的空间中教她学剑。

曾经在墨轩园中,他也教过纪无殇鸳鸯剑法,但是无奈那鸳鸯剑此时还在墨轩园中,不然,也势必可以重新温习一遍。

这时候已经有人从好几个方向搭上了小船,全都提剑就上前来!纪无殇听着那些人走动的声音,心中紧张,但南旭琮却依然泰然自若,薄唇在她耳边轻轻道,“稳定心神。”

纪无殇听着点头继续由他带着施展剑法。

来人看着纪无殇和南旭琮,都惊了惊,这两人不惊不慌,依然是男教女剑法!黑衣杀手们互相看了一眼,而此时更加多的人上了这小船,弄得这小船都有些左右摇摆,纪无殇稳定不住,差点就一个趔趄,尚好的南旭琮稳稳地抱着她的腰肢。

“稍后教你学醉酒剑法。”他笑意浓浓,“我曾经在竹林中,见师傅醉酒,总会舞这样的一套剑法,今日,趁着这良辰美景,流水小船,我教你。”

纪无殇看向他眸子里头,那一纵而逝的哀伤令纪无殇的心头一痛,她抿唇,没有说话。而此时那些黑衣杀手都开始攻击纪无殇和南旭琮。

南旭琮立即握着纪无殇的手,朝着那些人就抵挡过去!

那些黑衣杀手凌厉的刀锋剑锋,无不朝着纪无殇和南旭琮砍过来。但南旭琮却总能够将一切都给躲过,然后攻击!

“若是你不喜欢血腥的味道,就吃下这颗药丸。”南旭琮不知道带着她到了哪个角落暂时躲避那些黑衣杀手,倒是腾出的手就将一颗药丸塞入纪无殇的另外一只手里。

纪无殇点头,自己的确是不想闻着这些血的味道,所以,她迅速就将药丸给吃了下去。

南旭琮嘴角笑了笑,而此时黑衣杀手已经全都拼杀过来。南旭琮见她已经服下药丸,手法便开始更加狠戾。他深知自己只能够速战速决!现在自己若是催发内力,那蛊毒会蔓延更加快,严重地话,会导致自己经脉逆转!

南旭琮不想自己在纪无殇的面前倒下。

此时那些黑衣杀手武功虽然不算高,但就是人多。纪无殇看着一个个黑衣杀手在自己的面前喷出鲜血死去,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进入那些人的身躯,然后拔出来,却是带着淋漓鲜血!

南旭琮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和稳定,他松开纪无殇的手,自己出软剑,而另外一只手则将纪无殇护在自己的身后。

那软剑此时毫无束缚,得到解放一般,斩杀那些黑衣杀手!

血竟然将这湖水都给染红了。纪无殇虽然闻不到这空气中的血腥味道,但是她看到这里全都红了,那天空,仿佛也是血色!

南旭琮体力有些不支,他看向纪无殇,见她面色不太好,知道她定是看多了血的缘故。

南旭琮想了想,掌风立即就往水下一打,顿时,这小船由于掌风,立即朝着别处飞快地就划了出去!纪无殇来不及反应,凭着自己所能已经将长剑都给扔了,倒是立即抱着南旭琮的后背。

南旭琮感受到背后她娇软的身躯,嘴角上扬,看着后面,那些黑衣杀手此时都往自己这小船追过来。

“闭上眼睛,想着我就好。”南旭琮薄得恰到好处的唇感扬起,他的嗓音还是如此的宛若那酿好的琼浆,醉人心脾。

纪无殇听着他的话闭上眼睛,南旭琮心中只感觉畅快了。后面那些黑衣杀手此时又追上来,南旭琮回头看着贴在自己后背的纪无殇,那纯静的小脸,眼睫紧闭,樱唇紧咬,真是让人看着就生了怜意来。

他看着心中只感觉万分的软,想想她不喜欢和这些黑衣杀手厮杀,倒不如看看能不能划到对面岸边去,这湖水也不算太大……想到这里,南旭琮掌风再加力朝水一打。

船似是那离弦的箭,飞速出去,纪无殇只感觉到耳边的风有些疾,遂抱着他更加紧了紧,“琮……”那猫一般的声音溢了出来。

南旭琮笑笑,“嗯。来。”他看了看背后,那些黑衣杀手已经追不上了,而看到的是他们都撤回去。暂时安全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这到底是谁来刺杀自己和纪无殇?若是依云上城,应该会拍一些异域杀手来才是,但是这些人是大夏周朝人。

那会是谁?

南旭琮撇开思绪,从后背中将纪无殇给拉到自己的怀中来,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没事了,现在很安全。”

纪无殇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周围已经没有一丁点的喊杀声了,倒是周围一片的宁静。

南旭琮看了看周围,发现周围都是血,皱眉,这倒是没地方坐下来了?

“无碍,就站着。”纪无殇看着他,却没有想到的是,南旭琮此时的脸色非常惨白!

纪无殇大惊,“琮!”

“我没事!”南旭琮只感觉自己要吐血出来,顿时推开纪无殇,转身已经一口黑血喷在湖水当中!

黑血混合着那湖水,立即散开去!

纪无殇吃了一惊,如果是真的什么伤,那不会这样的!肯定是刚刚打斗的时候动了真气!纪无殇急急上前去,“琮!”

“没事。”南旭琮擦掉嘴角的黑血,想着要转身上前来,但却没想到一竟然感觉天昏地暗!整个人都已经站不住,在刹那间,竟然整个人从船上就掉下水中去!

纪无殇整个人都仿佛被吓傻了!“琮!”她哭喊着南旭琮的名字,但是看着南旭琮仿佛已经沉入湖底一般!那水,由于他的血变得黑一片!纪无殇不敢再多想,他要是出事,自己真的活不下!

一个纵身,纪无殇立即就跳下去,她不会游泳,但因为曾经在书上看过一些书籍记载,而现在一心想着要救南旭琮,所以纪无殇倒是挖掘了自己的潜能,在湖水当中能游泳找着南旭琮的踪迹。

水侵入她的体内,整个人感觉无尽的寒冷,但找不到南旭琮,她是绝对不会上去的!

终于感觉到一堵宽厚的胸膛,纪无殇心中激动,立即就拉着南旭琮的手臂,她在水中,看着他,此时南旭琮紧闭着眼睛,从他的口中,依然还有着一些黑血吐出。

纪无殇凑上口去,将口中空气度给他,手摇晃着他的手臂,希望他能够醒来。

纪无殇看着他依然没有任何效果,便再次凑上自己的唇瓣上去。

那冰冷的唇吻着他同样冰冷的唇瓣,亲吻着他,带着无尽的缱绻,带着担忧。

她看着不是效果,立即就使劲拽着南旭琮朝着上面游去。

“琮!”纪无殇使劲拉着南旭琮,让他也透出水面来。纪无殇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看着南旭琮。

她将他的手放在船边上抓着,然后自己翻身上了船。

使劲地就拉着南旭琮也上船来。

终于废了很大的劲儿,纪无殇才将南旭琮拉上来,让他平躺着在船上。

她上前去解开他的衣裳,当下的是要让他吐出腹中的水来,不然没救了!

纪无殇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他的身上,解开他的衣裳,她将头放在他的心房中听,那微弱的跳动让纪无殇更加眼泪迷离。

立即就从自己的怀中给掏出银针来给南旭琮施针。

半晌过后,南旭琮皱眉,终于发出闷哼的声音,然后吐出一口血水。纪无殇上前去用自己的袖子给南旭琮擦了擦脸上的水,还将那嘴角的血水都给擦掉。然后又拧掉自己袖子上的水,给南旭琮再擦脸。

这会儿看着南旭琮醒来,纪无殇赶紧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琮,琮,你醒来了!”

“嗯。”南旭琮点头,看着此时她同样湿漉的全身,嘴角倒是笑了。

“你笑什么啊?呜呜……”纪无殇忍不住,见他笑着,整个人更加越发的哭泣起来。

南旭琮笑道,“笑我的命硬。”

“你若是死了,我便随你去,我说到做到!”纪无殇哭喊着,擦掉自己的眼泪,“我们要赶紧回去!”

“我使不上劲儿。”南旭琮说道,他想着要坐起身来,但是浑身乏力已经又重新地躺回到原来的地方。

纪无殇立即上前去,“那你就好好休息,我一定可以带着你回去的!”纪无殇说着立即就看向周围,周围都是茫茫的水,哪里是最靠近岸边的呢?

“往南边走。”南旭琮指了指纪无殇背后的方向,纪无殇点头,“好。”

“我困了,想睡一会儿。”南旭琮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上。

纪无殇上前去,“你不能够一直睡着,你一定要给我醒过来,你给我讲故事,给我说很多很多的事情!你别食言,你说过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

“我知道,我肯定会的。”南旭琮嘴角满是笑意,他闭上眼睛,然后安安静静地,就睡了过去。

纪无殇看着他,然后探上他的大动脉,然后又给他施针一会儿。

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之后,才放下心。

但是刚刚想着要去撑船回去的时候,站起来一阵风吹过,纪无殇只感觉整个人都非常的冷。

她不禁看向躺在甲板上的南旭琮,他更加会冷的!

纪无殇立即拖着南旭琮返回到船舱中,将他放在地板上,然后四下翻找,才从床底下的一个很多灰尘的箱子里头找出男女的各一套长衫,倒还是挺干净的,纪无殇庆幸这船上竟然还有地穿。

纪无殇赶紧扶着南旭琮站起来,她顾不上羞涩,解开他的一切,然后给他换上干净的衣裳,然后搀扶连带着拖,将南旭琮弄到床上去。

自己也才换了另外一身干净的衣裳。

纪无殇看着立即走出去,找到竹竿,然后回忆着早些时候南旭琮撑船的样子,使劲地往南旭琮所说的南边一直划过去。

夜色竟然如此地快就染了下来,纪无殇只感觉自己都浑身乏力,但还是依然不死心地划动着。

南旭琮只感觉自己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看不到纪无殇,赶紧翻身下床去寻找。却才发现自己的衣裳被换掉了,而湿透的原来的衣裳倒是挂在一边。

有她的还有自己的。

那就是她还在船上。

南旭琮走出去,看着纪无殇娇小的身躯在不地挥动着手中的竹竿,有那么的一刹那,南旭琮真的以为纪无殇会被那长长的竹竿带出去。

纪无殇全部集中力都在那划船上,自然不知道南旭琮已经到来。

南旭琮黑眸看了看周围,顿时脸色一变,但是他看着纪无殇,脸上又染上无奈。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在那深闺当中……

南旭琮无奈笑笑,“无殇。”

纪无殇听着手中一抖,险些就掉下水去,还好南旭琮已经拉住她在自己的怀中!

“你,你醒来了?”纪无殇惊喜地看着他,他笑了笑,“嗯。”

纪无殇立即摸向他的脸,然后又摸向他的唇瓣,然后胸口处,“那,那你现在有咩感觉任何什么不适?”

“没有。”南旭琮笑了笑,自己暂时压下毒,看看往后再说了。

“不,不是的。”纪无殇看向他,摇头道,“你受了很重的伤,而且是蛊毒,这是什么蛊毒,我不知道,但是很痛苦,你一直在骗我,你骗我!”

“无碍,真的没事。”南旭琮看着她,她摇头,“你不信我!”

“我,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呢?”南旭琮眉头紧皱。

“因为你骗我,你隐瞒你的伤!你害怕什么,你害怕我担心吗?”纪无殇看着他,大声说着话,可是越发大声,眼泪就是越发的掉落下来,“你不知道,我会更加害怕……呜呜,你掉进水中,一动不动,我我,我将空气给你,你一定起色都没有,你就是要我担心!呜呜……”纪无殇说着擦着眼泪。

南旭琮听着心中叹气,他将纪无殇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没事了,没事了。”

“你隐瞒,你坏,你好坏!”纪无殇看着他,粉拳捶向他的胸膛。

南旭琮笑道,“我是很坏,嗯,坏。”

纪无殇还是不舍得打他的,闹腾了一会儿,收住手,然后看向他,其实自己应该知道的,但是这是什么,自己应该知道……是蛊毒,对,蛊毒!只有蛊毒才会一直折磨人,让人一下子死不了!

纪无殇看向他,她不再问,但是心中已经猜出个大概了。

又是他,依云上城!纪无殇眸子冷冷,心中恨意越发的多,那煞气让南旭琮不禁皱眉看着她,“无殇?”

“我没事。”纪无殇此时情绪已经恢复,她看着南旭琮,“我们回去吧!”

“嗯。”南旭琮点头,但当看到这周围的一切,嘴角便是无奈了。

“我们还是先睡上一觉吧!你累了,我也累了,这会儿就让这小船先晃悠一下。”南旭琮笑道,手放在纪无殇的腰间。

纪无殇惊愕,“这,这不趁着赶紧回去吗?你的伤还是要治疗一下的!”

“无碍。这天色已晚,东西南北很难分清了,若是再行船,不知道方向很容易就迷路了。”南旭琮道,然后已经不由纪无殇怎样说,都带着她进了船舱中了。,

纪无殇听着他说话,感觉有道理,便和他一起在这船上一同待着。

这船上倒是只有一些点心而已,纪无殇看着南旭琮饿,立即拿过点心来给他吃。

南旭琮摇头,“你用一些。”

纪无殇听着吃了一块点心,然后就靠在他身边,“琮,不如我们出去看星星吧!”

“也是,这夜色难得。”南旭琮笑,遂牵着她的手到了船舱后面的位置,两人坐在一起。

“你开始给我讲故事吧,我要听很多很多的故事,关于你的故事,我的故事,我们未来的故事。”纪无殇窝在他的怀中,倒是多了一份的女儿家的撒娇味道。

南旭琮笑了笑,然后开始讲一些事情。关于当下这世事的,关于这大陆,从前到现在的一切,把自己知道的都讲给她听。

纪无殇期初兴致勃勃,他讲了一些之后,她便立即就发问。但到了最后,纪无殇已经慢慢地在他的怀中睡去。

南旭琮看着她,薄唇吻上她的唇瓣。自己从身上想要摸出一些药或者是一些用来发信号的等等的东西,却是发现自己这衣裳不是原来的衣裳。

他便将纪无殇抱起直接进入到船舱内将她抱回到床上让她睡着,才走到自己还挂着的袍子里头翻找,但是才想起,自己掉入水中,恐怕什么东西都已经掉入水中没了。

南旭琮无奈,看来这最后只有是慢慢地走了。

目光落在纪无殇挂着的纱衣上,她那时候也是浑身湿透了,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大碍?刚想要上前去,但心头又隐隐的开始痛了起来!

南旭琮简直是恨得眸中带火,该死的,自己就是这样任由着这样的疼痛来折磨自己?师父虽然已死,但是鬼医和崔大夫呢?他们到了哪里?自己试着找到他们,然后看看能不能将这蛊毒缓一缓!

南旭琮在地上立即打坐调息,半晌了南旭琮才勉强止住那痛苦折磨。他重新走了出去,看着周围的夜色,而这船越发地偏远原来的方向。

南旭琮摇头给自己点了道之后,一手集聚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然后朝着水中就是一击!

“唰”的一声,那船立即就朝着相反的方向飞速划去!南旭琮看着喘了喘气,靠在船边上歇息。大概的过了好一会儿,南旭琮才转身走入船舱内。

他不敢上床去抱着纪无殇睡觉,而是搬来了凳子,靠在床边,然后闭上眼睛。

南旭琮此时只感觉自己全身都乏力,气息极为的不稳,而现在有没有药用,只能是强压着体内不适,闭上眼睛。

当第一缕光投入这小船的时候,那小船刚刚看停靠在岸边上,发出轻微的颤动。

纪无殇以为是有人来截杀,马上睁开眼睛然后看着面前的一切!看并没有什么黑衣杀手,而南旭琮正靠在床边,并没有上床来睡,心中不由得疼。

下床来赶紧地就扶着南旭琮躺回到床上,“你好好先休息。”

纪无殇说着立即就折身出去,却惊讶发现竟然靠岸了!

纪无殇惊喜,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纪无殇立即就奔回船舱中,她原本想着要和他分享这一份喜悦,但是看着南旭琮还睡着,就知道他累了,上前去探了探他的额头,却是滚烫得要命!

纪无殇顿时吓了一跳,自己得要扶着他去找药才行!这些风寒高烧的确很容易治好,但是就是需要药材!

赶紧回去宗王府!

纪无殇扶着南旭琮,“琮,我们回府。”

南旭琮整个人迷迷糊糊,但是闻着纪无殇那熟悉的味道,倒是安心又依赖。

纪无殇扶着他从船上出来,看着这里竟然是停靠在一个小的渡口处,纪无殇带着南旭琮走出,然后带着他一同走向集市。

纪无殇扶着南旭琮,两个人皆是那些普通老百姓的打扮,倒是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知道南旭琮不能够走太多的路,纪无殇便立即找了一辆马车。

那马夫上下打量了一下纪无殇和南旭琮,“可是有银子?”

纪无殇听着抿唇,自己上街来从来都带银子,“可以将我带到目的地在给你银子吗?”

车夫看着纪无殇和南旭琮,然后要头,“先给银子。”

纪无殇听着皱眉,“我夫君需要赶紧医治,求您了。”

那车夫看了一眼南旭琮,南旭琮此时已喃喃地像是说着什么胡话。

纪无殇从自己的发髻中拔下一根金簪来,“这个先给你押着,这总可以了吧?”

车夫接过,看着这用金子打造的簪,立即点头,“上车吧!”

“谢谢。”纪无殇立即扶着南旭琮上了马车,“麻烦到宗王府。”

那车夫立即驾马朝着宗王府驶去。

纪无殇抱着南旭琮,心中叨叨,“不会有事的,琮,很快就到府上了。”

“无殇,无殇……”南旭琮嘴里此时喃喃,纪无殇听着立即低下头去,“琮,怎么了?”

“不要,不要为我……为我,委屈自己……”他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醒来,他的手寻找着纪无殇的手,纪无殇立即握上去,“琮,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无殇,无殇……”他眸子睁开,然后又闭上,然后又睁开,闭上。

纪无殇紧紧地抱住他,扭头就朝着外面的车夫喊道,“大爷,您可以快一点吗?”

“快了快了!”车夫立即加快了自己的鞭子。

纪无殇捧着南旭琮的头,让他尽量地靠着自己。

却是这个时候,马车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里面是什么人?下来查一查!”只听得一声较为大声的喊声,“出城干什么!速速下马车来!”

纪无殇听着大吃一惊,该死的,竟然是出城!自己说了是宗王府,宗王府是在城内的!

她一掀开帘子,看到的竟然那个人是马睿,“马二少将军!”在几次宴会上,自己都是多多少少都看过马睿的,她相信,马睿也是认识自己!

马睿看着纪无殇,然后又看向马车夫,“是四皇妃,你怎么要出城?”当初见过几次,可惜自己跟她没有缘分,但是她现在被四殿下宠着也很不错!而自己当初跟三妹马如意了解过,马如意和纪无殇很是交好……故而马睿倒是非常认得纪无殇,也很尊重纪无殇。

纪无殇看着气就来,“我被这马车夫给骗了!请马二少将军救救四殿下!”纪无殇说着将帘子打得更开。

马睿看到南旭琮竟然倒在纪无殇的怀中,而两人的打扮都是普通老百姓!

飞身立即下马,马睿立即就上前来。

而那马车夫看着竟然变成这个样子,而且马车上竟然是四皇妃和四皇子!当下吓得整个人都傻了!

立即就下马车赶紧跪着磕头,“求饶命,饶命啊!小的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是四皇妃和四殿下,饶命,饶命!”

纪无殇冷哼,“我的金簪呢?”

马睿听着更加气,这人贪了纪无殇的金簪还不说,还想着要将人拉出城外?拉出城外目的很简单,无非是贪财又贪色!因为他大概是掂量着南旭琮会死去!

“四皇妃的金簪!”马睿立即一脚就踢上这马夫的后背马夫立即向前倾去,“在这里,在这里……”说着哆嗦着从怀中将金簪掏出来。

马睿一把就将金簪给夺过去,看着没有损坏才双手递给纪无殇,“请四皇妃。”

纪无殇将金簪收起来,“谢谢马二少将军。”

马睿点头,“来人,将此人拉出去,砍了!”

那人听着立即不断磕头,“饶命啊饶命啊!”

“且慢。”纪无殇此时冷道。

那人听着抬头看向纪无殇,是不是纪无殇回放自己一马?

“废了此人耳目和言语,刺配边疆,也算是他为自己积德。”纪无殇冷道。

马睿听着顿了顿,“来人,照着四皇妃说的办!”

“啊,饶命啊,四皇妃,饶命啊!”那哭喊声越发越远,直至不见。

“请赶紧送我和四殿下回宗王府,他染上风寒,发着高烧,急需医治。”纪无殇立即从马车上下来,然后就要在马睿跟前跪下。

马睿立即扶着纪无殇,“请四皇妃起来。”

“我立即护送你们回去!”马睿说着做出个请的手势来。

纪无殇认真点头,“多谢马二少将军的帮助,他日若是有困难,纪无殇定会竭尽全力帮助您!”

“四皇妃客气,你帮了舍妹很多次,我帮一次四皇妃和四殿下,实在是荣幸之极!”说着转身交代了一下身边的副将之后,立即就请纪无殇坐回到马车上,然后马睿将套索也套上自己的坐骑上,亲自做了马车夫,调转两匹马头赶紧朝着宗王府赶去。

折腾了好大半会儿,才回到宗王府,纪无殇赶紧让人去请宫中的太医来,而又派人向皇甫炫告知。

里里外外整理了一下,换了一身衣裳,才走了去正厅。

正厅里头马睿正在坐着喝茶,纪无殇上前去,款款一拜,“再次感谢马二少将军帮助。”

“四皇妃太客气了。”马睿道,“四殿下现在如何?”

“好多了。”纪无殇点头,“我让人通知了太子殿下。”

“那就好。”马睿放下心来,“我先走了,城中还有事情等着处理。”

“马二少将军,为何要出城要搜查?”纪无殇赶紧问道。

“仲夏节以来,就有一些不明人士通过假扮戏子进城,而今正是人多戏子要出城的时候,太子下了命令,让我们严加防范,切勿将一些不明人士放出去。”

“嗯,这倒是需要上心了。”纪无殇点头。皇甫霆和姚氏乱等人应该全都已经灭了,那还有什么不明人士?极有的一个可能就是周边的国境已经开始蠢蠢不安。

“那先告辞。”马睿拱手。

“红飞,替我送送马二少将军!”纪无殇道。

转身,纪无殇就赶紧走入到墨轩园中。

此时太医还在那里为南旭琮诊治,但是左右的都是焦急,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纪无殇看着心中甚是焦急,“还不行吗?”纪无殇上前去。

“回回四皇妃,臣,臣等无能,请四皇妃饶命!”那太医在下一秒全都跪在地上,然后磕头求饶命!

纪无殇看着,脸上一阵搐,“明明是风寒高烧,你们却说不是!你们这些庸医,要你们何用?”

“四皇妃请饶命!四殿下脉搏是正常的,但却是高烧不醒,这是万分的奇怪啊!臣,臣真的愚钝,不知道该如何诊治。”一名太医说着然后看向别的太医,别的太医也是点头,“是啊,是啊,甚是怪异啊!”

纪无殇脸色惨白,自己之前替他诊脉,也是如此……

她失神地坐在椅子上,“你们,下去吧!此事,不要跟外人说,不然,我要了你们的脑袋!”她说这眼神狠戾地看了他们一眼。

太医们听着全都赶紧地应了退下。

纪无殇走到南旭琮的床榻前,他此时脸上红晕,但是温度却是高得吓人!

她坐在他的床榻上,手抚上他滚烫的脸,眼泪从脸上流下,“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琮……”她伏在南旭琮的身上,轻声啜泣。

难道他就这样受着蛊毒的折磨,然后一直痛苦一直就这样熬不过死去?

此时门处轻轻有人敲了敲。

纪无殇猛地转头,她走出内室。

见到是皇甫炫还有马如意,纪无殇擦掉眼泪,赶紧上前去行礼,“参见……”

“请起,免礼。”皇甫炫立即扶着纪无殇起来,然后就走入到内室那里去。

马如意上前扶着纪无殇,“无殇。”

“太子妃。”纪无殇眼里含泪,马如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道,“没事的,不要太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

纪无殇点头自己也是这样想着的,但是现在真的是一点的方法都没有!

赶紧的,两人进去。

而此时皇甫炫上前去,他看着南旭琮整张脸都烧红得可怕,心中惊了惊,“这,恐怕没有办法。”没想到,还前日,不,昨日的时候见过面,还站着不曾受过任何伤任何蛊毒一般,跟自己聊,但是现在,却是躺在这床榻上,一动不动!

纪无殇听着立即向后退去,“不,不会的,还有办法的!三皇兄,请您帮帮我,帮我找到,找到鬼医或者是我师父崔大夫!他们,他们肯定有办法的!”

皇甫炫和马如意听着,都是沉默,低头。

纪无殇眸子眯起,“你们,你们这是不帮我?”

“请节哀。崔大夫和鬼医已经被,被西域王杀了。”皇甫炫实在是不忍心说出来,但还是道,“前日夜晚事发,你们走了之后,我便派人去烧了地下宫殿,命令若有人出来,即刻用箭射死。可是无一人出来。我今日派人去将地下宫殿寻找,里面已经空了,在最底层的地下宫房中,发现两具体,是崔大夫和鬼医的,他们皆是被装在巨大的瓮中,然后干瘪而死。”

纪无殇听着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

马如意赶紧上前去扶着纪无殇吗,纪无殇推开马如意,“是,是依云上城做的?”

“嗯。”皇甫炫点头,“这应该是炼蛊毒或者是,炼一些邪功。”不然不会用这么狠毒的方法!

纪无殇脸色惨白,眼神无神,马如意看着纪无殇,心疼地扶着纪无殇起来,让她坐在椅子上,“炫,都说了,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无殇听的……”

“我,我没事。”纪无殇此时目光铮铮,她推开马如意,然后看向皇甫炫,“那,那可以找一找雪山老人吗?”

“雪山老人,他已经隐居,不知所踪。听闻是西域王迫他消失不见。”皇甫炫眸子低垂。

纪无殇只感觉自己的天都快要塌下来!这一个个能够帮助自己的,能有一点希望的,竟然不是死就是消失,自己真的是走到穷途末路?

还是,这上天就是只给自己一个选择?

纪无殇嘴角忽而咧开,然后大声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我知道办法,我会,会救琮的!”

“你,你什么办法?”马如意有些慌张地看着纪无殇。

纪无殇苦笑了一下,“没事,我知道的。”不过是去西域找他而已,自己可以去!

皇甫炫看向纪无殇,然后又看向南旭琮,摇了摇头,“四弟妹,你……”

“不必劝我了。”纪无殇看着他们,“我带着他不方便,所以,我想你们帮我照顾他。”纪无殇说着起身要跪下,皇甫炫和马如意立即扶着她起身,“请起来。”

“我们答应你,只是,恐怕四皇弟撑不了太久。”皇甫炫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只瓶子来,然后打开从里面倒出仅有的一颗药丸,“七日续命丹,四弟妹,你只有七日时间。”皇甫炫看着她。

纪无殇咬牙,她跪在皇甫炫面前,“纪氏无殇叩谢太子殿下!”说着磕了几个头!

皇甫炫眸子暖了暖,“起来吧!”他上前去将药塞入南旭琮的口中。

“六年前,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承担,而今,我所做的,就算是赎罪吧!”皇甫炫站起来,“你去吧,可要我帮你准备些什么?”

“不需要了。”纪无殇叹了气,她看向马如意,“六岁那年,我救下就是现在的西域王,没想到,我救了一个祸害,呵呵!”她转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马如意眼神有些不解,目光看向皇甫炫,皇甫炫将纪无殇口中的那件事情说了出来。

马如意听着,心中感慨,“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事情。”

“罢了,我们好好地照顾四皇弟,我会派人暗中照顾一下四弟妹。”皇甫炫看了一眼南旭琮,“我其实也不是很知道西域王和四弟妹之间的事情,这些事情,恐怕也只有他们三人才知道。”

言外之意,自己不想知道他们太多的事情。

马如意点头,上前去,“我们扶桑曾经有灵术,在人死去的十二个时辰之内,灵魂出窍之际,通过大祭司和灵魂交流,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这种灵术不是已经灭绝了吗?大祭司,你们扶桑已经没有大祭司了。”皇甫炫此时道。

“的确没有大祭司,但是你可知道大祭司是什么人继承?”马如意站起来看向他。

“是长公主?”他看向马如意,“你是大祭司?”

“我是大祭司,可是我也不会那些灵术。”马如意耸了耸肩膀,“我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我想,四皇弟不会死的,他的命很长,而且,我有预感,此次四弟妹前去西域,虽然凶多吉少,但是最终肯定会化险为夷。”

“那你的意思?”皇甫炫看向她,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大祭司!自己还真是不够了解她!但是还好,自己确定的是,她的身心都是自己的!

“就任随着四弟妹自己去西域,红飞和翠舞两个婢女会跟着她保护她的。”马如意看了一眼南旭琮,“但愿我的预感没有错。”

皇甫炫点头,“我得要处理事情了。”

“还是将他接到太子府上,不然我来回奔波真是够费时间的。”皇甫炫停下然后看了一眼马如意,“妃,此事就交给你了。”

“我一定办到。”马如意点头。

纪无殇直接走向南旭琮的书房,他这里,分成是两边,一边是处理事情的地方,一边,是他有时候摆放药材和研制一些药物的地方。

龚术和红飞、翠舞三人就在外面等着,纪无殇进入这里之后,直接就进了小药房这里。

纪无殇走了一圈,看了这里所有的药材、研制好的药物等等。纪无殇挑了几样解药和毒药用小瓶子或者是用纸张包了起来,然后秘密放入自己的怀中。

而十只手指甲中,尽数的都是常用的和特殊的解药。

自己能够准备的就只有这么多。

纪无殇转身重新走了出去。

龚术等三人立即上前来,“四皇妃!”

“这次我出去,你们全都要听我的命令。”纪无殇语气有些冷,“龚术,你替我要照顾好王府,我不想当我回来的时候,王府搞得乌烟瘴气!若四殿下知道,定会生气。所以,若龚术你办不好,那就去自我解决。”

“是。”龚术立即点头。

纪无殇目光看向红飞和翠舞,“此次前去,我的确需要你们作为我的助手,但是此路凶险,不知道何时我们就会死去。所以,我让你们自己选择。”

红飞和翠舞三人都知道纪无殇此次就是要去西域,跟西域王再次打交道,然后要将南旭琮的解药拿回来。

两个婢女立即跪在地上,“奴婢势死追随四皇妃!”

而此时珠儿和线儿倒是从外面立即就跑了进来,“小姐……”

纪无殇看着她们两人,还有此时在前院管事的悦儿,心中甚是感慨,她们这三人随着自己,倒是很多日子了,自己曾经想过,等到她们到了年纪,就找个好人家配出去,可如今,自己忘了呀!

“哭什么呢?”纪无殇笑了笑,“等我回来,我回来之后,就托人去问问,将你们配出去吧!”

“啊?小姐?”珠儿眼泪都还在眼眶中,“小姐,您,您说的是?”

“是真的。”纪无殇微笑,“我曾经的承诺,我会做到的,而且,你们的确都已经到了年纪,你们是时候该嫁了。我不想耽误你们的年华。”

“不是的,小姐……”

“不必说了。”纪无殇打断她们的话,“你们下去吧!”

“是。”珠儿和线儿两人慢慢走下去。

纪无殇转身看着龚术,“龚术,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找个好人家,平凡一点没有关系,让她们嫁出去吧!还有前院的悦儿,她是个聪明人,找个商贾的好人家,那样她的伶俐可以表现出来,不至于费了。”

“是。”龚术点头,心中真是感叹纪无殇对待下人的仁慈和亲近。

纪无殇苦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交代一些院子的事情,“龚术,你可以让人去做这些,你好好地跟着四殿下,照顾四殿下。只有你,我才放心。”

“谢谢四皇妃看重,属下一定竭尽全力!”龚术行礼。

片刻之后,纪无殇从宗王府中出来,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硕大的牌匾,那龙飞凤舞的大字,心中泛酸,但还是扭头,上了马车。

而红飞和翠舞两人也是看了看宗王府的牌匾,怜悯地看着纪无殇,扶着她,然后也上了马车。

清风吹入一座古老的宫殿当中,浓郁的异域风格,古老咿呀的丝竹声,让人听着心中有着无尽的缠绵。那些跳舞的舞女一个个穿着露脐装,手上脚上的铃铛不断响动,悦耳,又动听。

依云上城半躺在那高高的宝座上,舒展了一下浑身的筋骨,那邪魅的容颜此时看上去更加俊逸,那紫墨色眸子更加的深沉,却也更加冷漠。

身边有几个女子在伺候着,一边将一些剥好的瓜果送入依云上城的口中。

这是他们大西域中最具权力的男人,最至高无上的尊者。

此时从外面低头进来一名亚麻色衣裳的侍女,“王,阿奎那侧妃、娜迦西侧妃求见。”

依云上城眸子波澜不惊,阿奎那,娜迦西,就是郝月义和穆尔斯替自己选的侧妃吗?“让她们进来。”依云上城慵懒答道。

而那些在依云上城身边伺候的女子想着要退下,依云上城却是冷眸一扫,“继续,不许停!”

那些侍女和舞女全都继续,丝竹声咿呀,舞姿妙曼,可是在依云上城这样的神色和气场之下,无人不感觉头皮发麻、双脚颤颤。

这男人,自从前天回来王宫之后,就开始在这个宫殿当中命人奏起丝竹跳舞,而今已经累死几个舞女,那些舞女跳得累了,依云上城便是手指一点,只道一句,拉下去,坎。

那舞女便是成了下一具黑

周围的人都战战兢兢。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两名女子,一名身材较为高挑,一名倒是较为偏瘦。

依云上城嘴角浮出笑意,眼神全都放在那跳舞的舞女身上,宛然没有看到来到的两名女子。

阿奎那和娜迦西朝着依云上城就是一跪,“参见王。”

依云上城此时低眉,看着这两个女子,“都跳舞吧!”

阿奎那和娜迦西听着脸上顿时煞白,这跳舞的不是舞女而是她们?

“难道你们听不到孤王的话?那要你们的耳朵何用?”依云上城看着她们,立即就站起来,紫眸狠戾。

“请王饶命!请王饶命!”阿奎那和娜迦西万万没有想到依云上城竟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顿时两人下去,和那些舞女就跳在一起!

依云上城看着,紫眸深沉,脸上的怒气依然没有少去。

而那些舞女更加是胆战心惊。不知道这王到底怎么回事。一次回来比一次暴戾,比一次更令人感觉害怕!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名低头的侍女,“王,郝月义将军和穆尔斯将军求见。”

“让他们在偏殿等!”依云上城冷道。

“是。”

依云上城看了一眼那些舞女还有那两个侧妃,这两个侧妃的确是美女,但是自己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来!她们若是想着要攀上自己的龙榻,就是死路一条!不过是仰仗着身后贵族的力量而已,竟然敢不听自己的话?

“一直跳下去,跳到孤王满意为止!”依云上城冷哼,转身起来就走进偏殿。

周围的人全都感觉这大概是人生的末日,但却不敢不听依云上城的话!

惹恼了他,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郝月义和穆尔斯已经在那偏殿中等着了,两人互相看了示意,想着要怎么样能够劝一劝依云上城,若是照着现在这个趋势下去,恐怕这西域可是要走下坡路了!

听闻的舞殿中已经死了几名舞女,而今,刚刚进去的两名侧妃竟然都被西域王点着跳舞!现在依然都没有停下!

依云上城走进偏殿当中,郝月义和穆尔斯立即上前,“参见王。”

“平身。”依云上城嘴角冷笑,然后坐在椅上,“七月十五那日开始攻打大夏周朝,如何?”

“啊?”两名将军听着万分惊讶,他们两人原本想着要觐见禀告别的事情,想着希望依云上城看看能不能大力发展生产,因为周边的国家都已经开始强盛!若要发动战争,必须要内强!

不然,若是首尾不能够兼顾,他日灭亡的定是自己!

“王,臣认为,这不是最急切的事情,臣愚钝,认为应该先发展生产,现如今我们大西域和边境各国都有交易,与大夏周朝交流繁多,不如才去疲惫麻痹大夏周朝政策,等到明年开春之际,再来攻打大夏周朝!”

“正是。”郝月义看了一眼穆尔斯,“臣同意穆尔斯将军的想法,臣愚钝,也认为现在不是好时机!边境中,依然有纪定北和纪天逵两父子守卫边疆,那纪氏一族甚是厉害,三番几次总能够击退敌军!更有镇北王爷同时挂帅,大夏周朝的兵马锦良,实在是一时间难以吃下如此大的肥肉!如今臣听闻镇北王和纪定北大将军联手破了渤海兵马,若非那渤海地处冰冷,恐怕镇北王和纪定北会发兵上阵,直击渤海城!”

“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是,孤王想到的是,纪定北已经老了,镇北王如今不知子在何方,所以,他们都有软肋!若是孤王抓住他们的软肋,击垮他们的意志,那么,他们就是不堪一击!一个军队中若是没有龙首,他们何来胜利可言?”依云上城嘴角冷笑。

“王的意思是?”穆尔斯上前。

“呵呵,你们下去吧!”依云上城嘴角冷笑,“一个月后,势必孤王会举兵攻打大夏周朝!届日,我大西域定然会将一切都收入版图当中!”

这个月,就解决掉所有事情,他们说不是缺少一位王后么?这王后估计就要来到我大西域了!

“那,王,两位侧妃她们……”郝月义沉思,还是上前跪下禀告。

“她们?呵呵,让她们跳上一个时辰,不会死的。”依云上城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孤王,在不久之后,就会立王后!”他说着忽而狂笑起来,逐步走出那偏殿而深入去自己的行宫当中。

郝月义和穆尔斯两人皆是惊讶,这方的要两名侧妃跳上一个时辰?但是,貌似刚刚听到他们的王说要立王后?

郝月义和穆尔斯互相看了一眼,“我们,走。”

行宫深处,却是如此的黑暗,依云上城将书信写好,然后挥手就将书信给了侍女。

他伸展了自己的手臂,然后稍稍抬头,看了一眼那放在自己桌面上的那水晶球,大手一扬,立即就将那水晶球吸附在手中。

依稀记得的她可是拿着自己这水晶球抱在怀中,想着要找东西刺破这水晶球么?呵呵,真是够异想天开啊!

依云上城看着立即就集聚着一股蓝色的力量将注入这水晶球内,水晶球内顿时显现到纪无殇竟然正乘坐着马车!她身边有着两名婢女,都沉默着就是看着纪无殇。

纪无殇闭上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

依云上城立即坐直了身子,他往水晶球内是催发另外一股力量,看到南旭琮竟然是躺在那床榻上,脸上红透!

见此,依云上城嘴角上扬,“真是够快的!没想到啊,纪无殇,你终是来了!”

他大手再挥,显现到纪无殇那边,纪无殇已经出了皇城,朝着西域继续行走。

“来人,传穆尔斯将军!”依云上城朝着外面呼喊一声。

“是。”殿外有侍女应了。

不一会儿,穆尔斯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然后跪下,“王。”不知道是不是王突然改变主意了?

依云上城挥退周围的侍女,然后才道,“穆尔斯,上前来。”

穆尔斯心中感觉怪异,但是不敢有任何异议,立即就上前去,“王,请您吩咐,穆尔斯定会赴汤蹈火!”

“你可认清楚这女子的容貌了。”依云上城此时指着水晶球内的纪无殇,道。

“是,臣,认清楚了。”穆尔斯看着水晶球内的女子,这个女子貌似很眼熟,但不知道是在哪里看过?也不知道王的意思是?

“给孤王一直护送她到王宫来,孤王要册立她为王后。”依云上城嘴角笑了笑,“她定可以母仪天下!”

“王,请您三思!”穆尔斯看着那女子,这女子的发髻可是妇人打扮,那就是说明这是一个妇人不是未出阁的女子,而且,这女子……身上穿着的衣裳可是极为华贵,且是大夏周朝人,不知道是哪个大臣的夫人或者是什么皇公国戚的女人,王这样做,无异于是要蔑视朝上了?

依云上城冷眼看了穆尔斯一眼,“你以为孤王会轻易改变主意?她好不容易前来,孤王怎么可以拒之门外?滚下去,给孤王好好地将她带回来,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孤王定让你生不如死!”

“……是。”穆尔斯沉下声音,还是低头应下。

“若是她起疑心不跟你来,你就将这个交给她看。”依云上城说着从自己的耳垂中拿下那银色的权势耳环。

穆尔斯惊了惊,“王,这……”

“拿着。”依云上城并没有很好的耐,说着就将这耳环塞到他的手中。

穆尔斯接过,头低下不敢看依云上城。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何王会这么简单就要点着说要立为王后?

“此事你若是跟任何一人提起,你一家老小,皆为你成为黑!”依云上城在他低头沉思的时候,已经又命令,“孤王说到做到!”

“臣一定完成任务!”穆尔斯咬牙,当真的就是要让这个女人进入王宫?

这个女人,一定要查一查到底是谁!

穆尔斯退出大殿,然后急匆匆立即就下去。

依云上城看着这上面的纪无殇,嘴角满是兴奋,“无殇,你就要来了,孤王该怎么样迎接你?你喜欢的是什么?许你后位,你喜欢吗?孤王好兴奋,孤王好开心!你来,孤王定会设宴欢迎你!让这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孤王要立王后,这个王后,就是你!纪无殇!”

“你们将孤王的妹妹和妹夫都给拐走了,孤王很不甘心!但是,纪无殇,你若是来了,孤王可以不跟他们计较!只要你留在孤王身边,孤王可以放过他们!”依云上城此时看着上面的画面,上面,是依云慕辰带着北宫绝世上了武当山,而那些武当山弟子万分开心地欢迎他们,最后太白道人倒是出来,面色难看地让他们进去。

依云上城冷笑,“只需要孤王一声令下,武当山即刻变成人间地狱!没有人能够阻碍孤王要做的事情!纪无殇,你着急他们,你担心他们,那孤王就有更多的筹码让你就范!”

纪无殇此时心头一窒,她立即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红飞、翠舞,现在是在哪里?”

“回禀四皇妃,现在还在大夏周朝境内。”红飞立即道。

“不要叫我四皇妃,叫我夫人吧!”纪无殇看了她们一眼,沉思了一下。

这次去西域王宫,和西域王交锋,只能够智取,可是现在心中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自己到底怎么样才能够让西域王交出解药来?而且他的解药在哪里,或者自己能够去偷?

“是。”红飞和翠舞应下。

过了良久的时候,纪无殇重新睁开眼睛,“红飞,去买三套的男装吧!看着合适我们穿就行。”

“夫人?”红飞和翠舞两人立即问道。

“嗯,我们还是男装行走比较方便。”纪无殇道,“到时候,你们叫我,爷。”

“是。”红飞和翠舞两人点头。

纪无殇撩开帘子,然后看了看,“这就要到边境了,稍后入西域的时候,你们都要万分小心应对。”

“是。”红飞、翠舞点头。

行走了大概两日两夜,人累马乏。到了第三天,大概酉时初(北京时间17时),纪无殇终于看到西域和大夏周朝的边境。

这日落真是美。纪无殇看着天色,“赶紧入境。”

“是。”

此时穆尔斯一直都在那城门看着,紧紧盯着希望能够看到纪无殇的马车,好让纪无殇能够安全地进西域王宫。

城门中有好些的人都在进行简单的检查,检查完毕,就会放人进入到西域城中。

纪无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假胡子,还有盘起来的头发,以及身上的白袍,嗯,看着应该是个干净的小生,大概能够混进去的。

“前面的人停下来检查!”那还是说着大夏周朝语的守将。

马车停下。红飞和翠舞两人跳下马车。红飞道,“我们是进城拜访一位故友。”

“掀开帘子看看!”那守将的可不管这样的一套,立即挥手。

红飞无奈,上前去掀开帘子,“爷。”

纪无殇点头,粗嗓喊道,“何事?”

“没事了没事了!”守将左右看了纪无殇的马车,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之外,再次挥手。

穆尔斯勒着马头,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里所有的一切,谁都不知道这个人在干什么,他此时眼神紧紧盯着城门处人们的一举一动。

当然也能够看到红飞去掀开帘子,也看到里面的纪无殇。

纪无殇微笑了一下,“那就走吧!”

红飞立即放下帘子,示意了翠舞一下,立即两人跳上马车,然后赶紧走。

穆尔斯低头。

这些进城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们了!一点男人的气息都没有!

穆尔斯冷哼,继续看着那城门。

但是想想,不对,一点男人的气息都没有……穆尔斯想想刚刚自己的感觉,还有,刚刚看到那个坐在马车上的男人……穆尔斯使劲回想,想起见到那人的面容。

怎么又像是曾经看过?穆尔斯赶紧目光捕捉,却是看到纪无殇那马车已经进入了一处客栈当中!

穆尔斯赶紧驾马上前去!

纪无殇安静地一个人在厢房当中,红飞去处理马车的事情,而翠舞在屋内进行打扫。

却这个时候,门外响起敲声。

纪无殇眯起冷眸,“翠舞,看看是谁。”

“是。”翠舞立即上前去,她听着外面的响声,但就是不知道那人还在不在。

穆尔斯站得笔直,然后看着面前的这门,自己其实可以一手推着就进去,但是,自己不行,若是这人不是自己要护送的那名女子,这岂不是贻笑大方让自己的声誉蒙羞?向来男人就是将名声和功勋放在第一位,尤其是自己这样的人啊!

“我是来找人的。”穆尔斯再次敲门,“能够开门吗?”

“您是?”翠舞学着压低嗓音道。

“穆尔斯。”

“容小的先禀告一声。”翠舞立即转身就进了内室,“夫人,不,爷!”

纪无殇听着这声音顿时皱眉,这个丫鬟就是不够红飞灵,罢了!

“是谁?”

“是穆尔斯。”翠舞道。

“穆尔斯?”纪无殇立即站起身来,“我们走,你去说我已经入睡,不见客。”

“是。”翠舞立即转身出去,但是又退了进来。

纪无殇皱眉。

“穆尔斯参见夫人,请夫人跟随臣入宫!”穆尔斯此时已经进来,进来之后立即就朝着纪无殇弯腰拱手一拜!

纪无殇眼睛都快要泛白,这些人!

“是西域王让你来的?”纪无殇问道,应该是他吧,不然就是有哪个妃子想着要取自己的命了!

“是。”穆尔斯也坦白,“穆尔斯奉了王的密令,请夫人跟随穆尔斯入宫!”

纪无殇眸子微沉,乔装成这样都能够认出来,这个穆尔斯不简单。若是逃脱,也不一定能够逃出去,而反正也是入西域王宫,那就现在由穆尔斯护送,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就是害怕穆尔斯对自己下黑手而已!

“你要我怎么信你?若你是别人派来的,想要取我命的,那该如何?”纪无殇冷笑,挥手让翠舞退在一边。

翠舞听着这话立即出剑来。

纪无殇挥手,翠舞才将剑重新收了。

“王让您看这个东西。”穆尔斯立即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用布包起来的东西,纪无殇接过来,打开。

没想到竟然是他的权势耳环!他曾经给自己的那另外一只还在自己的怀中,自己这一次就是要将这东西还给他!自己不再欠他的,不再跟他有任何交集,自己恨他,很恨!

对他,只有恨意而已!

纪无殇冷眸敛了敛,煞气隐隐乍现,“好,我跟你去。”

“爷!”翠舞上前来,“请您三思!”

“不必了,我没有多少时间。”纪无殇挥手,“让红飞进来。稍后就跟着穆尔斯一同入宫。”

穆尔斯听着站起来,然后收起自己手中的这权势耳环。

这是王的东西,王真是舍得啊!

纪无殇走入这宫殿的时候,只感觉这里又好像是有着无数人的眼睛看着自己。穆尔斯就在前面,而陪着自己的是红飞和翠舞。

纪无殇被穆尔斯带到了一处别院中,看着倒是雅致。

穆尔斯转身,“夫人,请您在这里耐心等待,穆尔斯立即去禀告给王听。”

“慢着。”纪无殇上前去。

穆尔斯感觉心中奇怪,不知道她想着要干什么?

纪无殇从怀中取出那另外的一只权势耳环,“这是他的东西,你替我还给他。我就不代为保管了。”

“这……”穆尔斯看着手中的这权势耳环,惊了惊,怪不得,王只戴了一只,原来,那另外一只在这个女子的手中……看来,王早就有了心思,这,还是速速去禀告为佳!

“那,那穆尔斯告退!”穆尔斯立即退下。

纪无殇看了一眼红飞和翠舞,眼睛眨了眨,示意她们按照自己原先说好的去置办。

红飞和翠舞都听话。

大的宫殿里满是安静,依云上城在御案前认真地批阅书信。若不是知道他前几天的行径,恐怕只是认为的这君主绝对是应该受人戴敬仰的。

“王,穆尔斯将军求见。”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名侍女,跪下低声道。

王安静下来,真是好俊……他是如此的认真。

“进来。”依云上城头也不抬,继续写完手中的东西。

不多时,穆尔斯进来行礼,“王。”

“她来了?”依云上城抬头,将书信交给另外一个前来侍奉的侍女。

“是。”

“孤王想看到她穿上王后的服饰。”依云上城站起来。

穆尔斯惊讶地看着依云上城,“王……”

“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册封,给她一套宫装,然后让她在霓霞殿等。”依云上城嘴角笑了笑,挥手意思让穆尔斯下去。

穆尔斯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还好,是宫装……但是,这应该是要极为华丽的吧?

还有一件事……需要现在讲给王听?

依云上城看着穆尔斯不见下去,眉头紧皱,“怎么了?”

“回王的话,那女子让臣将这个东西一并交给您。”说着,穆尔斯将怀中的权势耳环呈上。

依云上城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对权势耳环,嘴角笑意浮出。他接过来,“下去。”

穆尔斯赶紧退下。

真是有点期待了!依云上城看着手中的这权势耳环,笑了笑,将两只都戴在自己的耳垂处。

------题外话------

下一章,还是高潮,嗯,亲们多多支持!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