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元曲三百首 >

寄生草.饮_原文·译文·赏析_白朴

【回目录】

寄生草.饮 白朴

长醉后方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糟醃两个功名字,醅淹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不达时皆笑屈原非,但知音尽说陶潜是。

【写作背景】

郑振铎在《中国俗文学史》中说这首小令是“强为旷达”之作。它以《饮》为题,而在多方歌颂酒乡的背后实寓藏着对现实的全面否定。作者何尝忘却个人功名、国家兴亡,只因他既背负着学生的国恨家仇,不愿出仁新朝;同时他已身为亡国之民,又不能投身于抗元斗争之中,自觉已无资格关心兴亡大事。这都是时代使然,真个旷达,本可淡然置之。而曲里还需提到这些,还要借助酒去排除这些,下说明其未能忘情,实难遣此,只是“强为旷达”。

【注解】

方何碍:却有什么妨碍,即无碍。方,却。

有甚思:还有什么思念?

糟醃:用酒糟醃渍。

醅淹:用浊酒淹没。

曲埋:用酒麯埋掉。曲,通麯。

虹霓志:气贯长虹【译文】

长醉以后没有妨碍,不醒的时候有什么可以想的呢?用酒糟醃渍了功名二字,用浊酒淹没了千年来的兴亡史事,用酒麯埋掉万丈凌云壮志。不识时务的人都笑话屈原不应轻生自尽,但知己的人都说陶渊明归隐田园是正确的。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