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元曲三百首 >

折桂令.叹世_原文·译文·赏析_马致远

【回目录】

折桂令.叹世 马致远

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那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写作背景】

历史的价值自有其评价的定向,是不容任意为之的。然而,由于中国历史所独具的极为丰富的内涵,加以后代常从不同的角度加以演绎,致使它具有了含义的多向。马致远此时正遭贬谪,从官位跌落为百姓是他所面对的无情的现实,世态炎凉给他的沉重打击是不难想象的。于是,历史事件就成了他宣泄对现世牢的手段,感喟世道无常、人生如梦的作品便由心而出。

【注解】

百二山河:谓秦地形势险要,利于攻守,二万兵力可抵百万,或说百万可抵二百万。

兀的般:如此,这般。

证果:佛家语。谓经过修行证得果位。此指下场,结果。

蒯通:即蒯彻,因避讳汉武帝名而改。曾劝韩信谋反自立,韩信不听。他害怕事发被牵连,就假装疯。后韩信果被害。

【译文】

,万夫难攻的险固山河,因为功名两个字,曾发动过多少次战乱干戈。项羽兵败东吴,刘邦在西蜀兴立汉朝,都像南柯一梦。韩信有功却得到被杀的结果,当初蒯通的预言哪里是疯话?成功也是因为萧何,失败也是因为萧何;喝醉了一切都由他去吧!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