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净沙·秋思》的意境美

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被元人周德清誉为“秋思之祖”,王国维将它列为元人小令的“最佳者”,并在《人间词话》中称其为“寥寥数语,深得唐人绝句妙境”。《秋思》成为千古绝唱是因为它具有诗中有画的视觉美、情景交融的意蕴美、虚实相生的含蓄美、韵味无穷的余味美,蕴涵深厚的审美魅力。

 一、诗中有画的视觉美

 “诗中有画”是衡量古代抒情小诗意境美的重要标准。《秋思》视觉空间感很强,有近景: 枯藤、老树、昏鸦; 有中景: 小桥、流水、人家;有特写景:古道、西风、痩马;有远景:夕陽西下;有全景:人在天涯。诗人将各个画面联系为一个整体,构成一幅游子天涯流浪图,给读者的想象造成将镜头逐步推远、淡出的感觉。该诗时空层次感极为鲜明,意象组接有序,空间方位感、立体感鲜明,以近景、特写景强化了视觉冲击力,能给人造成诗中有画的美感。其次,《秋思》整首诗的画面就像古代文人的一幅水墨山水,既写出了秋景的满目苍凉感,又衬托出游子远行在外的悲凉境遇。其三,《秋思》所选意象动静结合,既写出了秋天西风凛冽的景象,又显示出游子在外远行的疲惫境况,还能以境的流动感暗示天涯游子律动的心情。所以,诗境具有灵动之美,也富有情感变动的寓意功能。

 二、情景交融的意蕴美

《秋思》具有情景交融的意境美。首先,古代文人写“秋思”的诗比比皆是,要出新意是很难的。马致远却借秋景写天涯游子的思归之情,不仅融入了强烈的情感体验, 而且立意高远,借景生情、融情入景、情景互喻,写出了绝唱。其次,《秋思》前四句写景,最后一句抒情,景语和情语兼容,而且所选意象也蕴涵了情感色*彩,如 “枯、老、昏、古、痩、夕”等。该诗有情有景,以情为主,真正达到了“情景妙合无垠”的意境美。

三、虚实相生的含蓄美

《秋思》只点出几组意象画面,就写出了必要的人事景物。一句一个镜头,是一幅分镜头组接图,只在最后一句用全景扫描。每个镜头中只选择几个最有特征的意象构成一幅画面,每个画面中都留有大量空白,镜头与镜头的跳动处也留有空白,画面中有人物、有景物,互为象喻,既给人带来不尽联想,又增强了诗境的灵动之美。所以,该诗不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而且“墨气所射,四表无穷”,具有虚实相生的含蓄美。其次,《秋思》的景物、人物和情感也是有实写,又有虚写的,是实写和虚写的结合。其三,《秋思》中的多数意象都能激发读者联想出不同的象外之象、象外之意。如 “昏鸦”当作黄昏时寻找归巢的乌鸦解,既表时间(黄昏) ,又以“寻找归巢”暗示游子思归,这乌鸦应该是盘旋飞动的,又增强了诗境的动感。

 四、韵味无穷的余味美

《秋思》用语除典雅、凝练外,还有丰富的文化底蕴。诗人选用一些常用词语如枯藤、老树、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断肠、人在天涯等, 却能化平易为神奇, 在此恰恰具有了文化底蕴,既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能唤起秋思的普泛化人之常情,又富有象征寓意色*彩,其韵味让人思咀不尽。诗人还独创了“昏鸦”这一独特的富有多重寓意功能的意象,又妙用了“瘦马”这个寓意深厚的意象。所以,该诗用语平易中不乏韵味,平常中不乏独创,许多意象余味无穷。

总之,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所具有的诗境审美魅力丰富深厚,能激发读者的阅读体验和再创造空间,它的许多“艺术空白”和“未定点”形成了魅力无穷的“召唤结构”,期待读者参与发掘其无尽的艺术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