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调·水仙子·田家

绿-阴-茅屋两三间,院后溪流门外山。山桃野杏开无限,怕春光虚过眼,得浮生半日清闲[二]。邀邻翁为伴,使家僮过盏[三]直吃的老瓦盆干。

满林红叶乱翩翩,醉尽秋霜锦树残[四]苍苔静拂题诗看。酒微温石鼎寒[五],瓦杯深洗尽愁烦,衣宽解,事不关[六],直吃得老瓦盆干。
 

[一]虽题为“田家”,并非歌咏一般田家的生活,实乃作者自己归隐田园后的情趣。

[二]浮生:虚浮不定之生活。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三]过盏:传递酒杯(给邻翁)。

[四]“醉尽秋霜”句:红叶满林,已经凋残了。

[五]“酒微温”句:酒微温石炉还没有热。因石鼎(石炉)壁厚热得慢。

[六]事不关:世间的事不去管它。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