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吕·普天乐(二首)

折腰惭[一],迎尘拜[二]。槐根梦觉[三],苦尽甘来。花也喜欢,山也相爱[四],万古东篱天留在[五],做高人轮到吾侪。山妻稚子,栾笑语[六],其乐无涯。

看了些荣枯,经了些成败。子猷兴尽[七],元亮归来[八]。把翠竹栽,黄茅盖,你便占尽白云无人怪[十]。早子收心波竹杖芒鞋[十一],游山玩水,吟风弄月,其乐无涯。

[一]折腰惭:陶渊明为彭泽令,郡遣督邮至省,“吏请曰”‘应束带见之。’渊明叹曰:‘我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解绶去职,赋《归去来》。见萧统《陶渊明传》。这里是作者以陶渊明自比。

[二]迎尘拜:晋潘岳谄附贾谧,每候其出,辄望尘而拜。见《晋羽·潘岳传》。又高适在开元二十三年,因宋州剌史张九皋的推荐,担任封丘县尉。他在《封丘作》一诗中描写自己任职期中内心的痛苦与矛盾说:“迎拜长官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哀。”“乃知梅福徒为尔,转忆陶潜归去来?“此兼用其事。

[三]槐根梦:即南柯梦。认为官场得意,不过是“槐根梦觉“而已。

[四]山也相爱:辛弃疾《贺新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这里是化用他的语意。

[五]东篱:这里代借隐逸处所。

[六]栾:同“栾 ”,圆,聚。

[七]子猷兴尽:子猷,即王徽之。《晋书·王徽之传》:“尝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朗,四望皓然……忽忉戴逵,逵时在剡,便夜乘小舟诣之,经宿方至,造时装店 不前而返。人问其故,徽之曰:‘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安道(逵)耶?”见《世说新语·任诞》。

[八]元亮归来:元亮,即陶渊明。他只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令,便以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赋《归去来辞》。

[九]黄茅盖:用黄茅盖一座简单的草堂。

[十]“你便”句:唐皎然《诗式》曾批评“大历十才子”的诗歌,“窃占青山、白云、春风、芳草,以为己有”。这里用了这个典,但又不露痕迹。

[十一]子:犹“则”、“只”。波:犹“啊”、“吧”。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