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的岁月

伤情的岁月

草丛茂密淹没那条

野性十足的小径

酸枣刺和蒺藜再一次把日子划伤

惨烈的阳光

又一次照耀着故乡大地

翻开黄土露出来的

依然是黄土近处的松柏

接纳着初夏温热中

稍显寂寞的风

在这南向的崖畔下

先祖们早已安息

而生命更像是

一个不断绵延的省略号

在异乡和故乡之间

来回穿梭

20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