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温

降温

在这个败落的五月

寒冷掠过镶着金边的光线

在那些附着物上

无节制地攀援

打捞时光的人已经疲惫

迹象里的种种不适

沿着天空的绳索

日日把初夏勒索

无疑走了的人是有福的

留下一地疮痍

等待作祟者的刁蛮和无理

一枚细小的针

足以穿透整个家族的悲悯

温度突然降低

像似曾相识的容颜

在冷寂中不断转换

2016/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