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深处

月光深处

一阕唐诗躺在中秋的月亮里

黄昏的入口炊烟在晚风中启程

故乡的模样在我的记忆中愈发的清晰

记忆深处那些深深浅浅的文字

随着今晚的月光出行

篱笆墙的影子是否还潜伏在童年的梦里

村口被搁置的磨盘已是满目的沧桑

我的乡情如一束月光

在这个充满思念的夜晚抵达故乡

思绪抬起头来的时候

故乡的夜晚辽阔了许多

想家的夜晚就面对一束月光

轻轻的闭上眼睛

轻轻地咀嚼这难得的宁静

乡情被月光柔柔的抚慰

只要是有月光的夜晚

我仿佛听到了故乡的蛙鼓与蝉鸣

令我泣不成声

今夜的月光照进了老家的窗棂

乡情在月光下游走田野里拔节的庄稼

是我愈长愈高思念

我要将我魂牵梦萦的痛

告诉那些随着季节往来的风

在一首诗里眺望故乡

在我心灵的键盘上

我常常用乡情这只鼠标

搜索对故乡的记忆

月光皎洁而朦胧

随着季节迁徙的风

翻开了那些久远的往事

我用我所有的语言

写成一些分行的文字

在一首诗里眺望故乡

老家的大豆高粱

是我一句句闪亮的诗行

累了就在一束月光里歇歇脚

聆听一首老歌穿越故乡的风风雨雨

那些被老歌惊醒的岁月里

我看见父老乡亲与我的白发爹娘

在一首诗里眺望故乡

一艘远行的船终于找到了家的彼岸

面对面的交谈心与心的倾诉

感叹的日子在过往的风里

留下了自己的印痕

在一首诗里眺望故乡

故乡每天都被一些分行的文字

包裹的严严实实

不敢有丝毫的懈慢与不敬

那些走失的句子

是我魂牵梦萦永久的痛

往事随着一缕炊烟飘升

月光探进雕花的窗棂

扯痛了那些故土乡情

回忆一段比一段完美

用这无尽的长夜拉住匆匆的时光

在一首诗里眺望故乡

不留任何遗憾

时间在故乡的鸟鸣里荡漾成往事的船

在我的乡情里慢慢的划行

舀一瓢月色

我便醉倒在故乡中秋的夜晚里

在一个能梦见老家的荷塘里

听风吹过留下的一池荷香

小村记忆

故乡路旁的一颗老榆树

仍然的守望在记忆的村口

小村里大大小小的故事

像挂在老树枝头上的叶子

在岁月的风中

荏苒着那些温馨而浪漫的时光

田野里一节节拔高的玉米

是我的思念在疯长

一条思念的河从记忆的河床里流出

一些怀揣心事的词句

是我对故乡最火热的乡情

一阵阵熟悉的蛙鸣声

埋伏在六月经过的路口

我的脚步不愿意随着深秋的大雁启程

一道秋阳横陈的水面

我的几多思念溢出时光的岸

日子随着季节微凉

心底的文字只为了对故乡的回眸

一场秋雨隔着远方

用思念扯痛一帘秋梦

抱着时光这瓶老酒

我便醉倒在浓郁的乡情里

一些表情各异的文字

随着往事随着那些过往的风飘摇

被时光分行

中间闪出一条通往故乡的路

在一片月光里抵达故乡

夜已经熟睡了

我的乡情还在一行行的文字里醒着

故乡童年的田野上山坡上

有我们欢乐的歌声

皎洁的月光下

一片荷叶藏起了所有章节

穿上风这件乡情的衣裳

我的思念便能在故乡的四季里行走

我与故乡在同一片星空下

剥落修辞的往事与思念

在月圆的夜晚用记忆的鼠标

一一打开

只要心中拥有故乡无论多远的航程

都能随着一片月光抵达

时光的断片在日子里重新的排列

每个细节都有故乡的影子。

经历过才懂得什么是思念的痛

才知道我的思念与故乡只有一段月光

的距离

童年的往事是一只翩飞的鸟

飞入一丛抒情的文字里

一段月光便是老家沉甸甸的收成

一壶岁月的老酒里盛满了父老乡亲的

喜怒哀乐

一阵往来的风醉倒在故乡的村口

那些熟悉的发言

在季节的屋檐下反刍那些流逝的岁月

作者简介:于佳琪,已经在《散文选刊》、《草原》、《中国作家》、《人民日报》、《新民晚报》、《大公报》、《国际日报》等报刊与杂志发表作品4000 余篇,300 多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