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细长的手臂,已经攀上枝丫

紫藤细长的手臂,已经攀上枝丫

骨骼拔高的声音穿过雨丝

一只麻雀逃避我的对视

灰瓦上一点新伤

经历过的暴风雨,正从翅梢滴落

石阶上的青苔,长势良好

遮盖了原有的颜色。我仿佛听见

一些茂盛的白,在发间跳舞狂欢

从折断的枝桠突围

野蔷薇如火,烧着三月的皮肤

暗红的结痂,坚硬成铠甲

你的目光,绝对无法穿越

小生命

那弯腰的姿态,像在

佛前,默默祈祷一场花开

培土、施肥、浇水

手势轻了又轻。生怕

弄伤一粒种子的初心

清晨。突然钻出嫩芽

呼吸一样迫切

把心交给春天的细语

暖暖的,湿湿的,与你同行

约定

风在灰色的屋檐下

收拢羽翼。打坐,入禅

所有的生灵都放慢了呼吸

今夜不点燃烛火

直视这黑

与你默默地做个约定

很多时候,是你

主动走进无声的世界

将自己缔造成悲情孤独的化身

从此刻起。当我

再想你的时候

我会坐在镜子前,给自己

画一个漂亮的妆

穿一件飘逸的长裙

眸子也不回一个

蝴蝶一样掠过你的窗子

今夜,我决定从枕头下

掏出那一封信。读最后一遍

然后,连同一打

没寄出的回信,扔进火盆

最后一次,听它们翻滚哭喊

每一个字燃烧的瞬间

都会颤抖着招手

沿着上升的灰烬涅槃

不知过了多久

我将一杯凉咖啡浇在上面

它们发出刺骨的呻吟

洗新

一场春雨

洗出一串串鸟鸣

在屋檐流转

洗出一粒粒鹅黄

摇曳枝头。浅笑

那不是诱惑

你换上当年的花裙子

在青绿的木窗下,将旧时光

一一翻出。借着雨珠

小心翼翼地擦拭,尘埃下

初遇时的模样

作者简介:余小鱼,女,1976 年二月份出生于安徽六安,现于上海生活。喜欢文学,于2015 年八月份开始学习诗歌,后来加入安源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