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里的冰凌

止语

黑夜里的冰凌

日子滴水成冰

任蚀骨的风

把身体一点点寝透

浇筑成如刀似剑的锐器

悬于腐朽的椽头

被夜牢牢锁定

通透的身体

暗合着某种致命的隐喻

泅于内心的流水

被孤独一寸寸凝结

固守与生俱来的锐气

与时光对垒

刺不穿的黑夜

唯有不断裹紧自己

才能抵御来势凶猛的寒流

只等阳光撕开黑幕

用一缕透彻心扉的暖消解

骨子里的疼痛

烛火

鸟儿飞过

寂寥的天空更显空旷

远山删繁就简去除多余的修饰

几片寂寥的叶子

还在冰冷的枝头战栗

一条河从山的脉络涌出

每一滴雨水的注入

撩动浪花的情思

风在此岸与彼岸间徘徊

等待一场雪

擦亮雾霾笼罩的天空

那座低矮的小屋里

一支摇曳的烛火

在自己的影子里颤栗

用一缕微弱的光

与黑暗对垒

一行殷红的泪滴灼伤

风雨飘摇的流年

在一首诗里归隐

在雾霾笼罩的日子

我远遁秦岭以南

抛却浮云旧事

独霸一方山水

只愿在一首诗里归隐

我对着一座山呼喊

声音在山谷和心间回荡

喊出晨曦中第一缕朝阳

喊出洁白的云朵

喊出叮咚的山泉

喊出另外一个自己

让山风打开我的身体

穿越覆满青苔的路径

带走淤积尘世的污垢

让溪水流经日渐松散的脉络

冲破肋骨的栅栏

任岁月的洪流在心间决堤

冲刷蒙尘已久的灵魂

我想和一座山互换寂寞

而群山静默

唯有一只蝉

在燥热中鼓吹着自己

拖着晦涩难懂的方言

把一段夏天的风流韵事

传的沸沸扬扬

随月色一起回乡

随月色一起还乡

所有的庄稼都说着方言

草儿轻唤我的乳名

吸一口泥土的清香

无须探问多情的风

已提前透露丰收的喜讯

满地的庄稼们正在窃窃私语

企图密谋一场暴动

只等季节一声令下

挥舞月亮的镰刀准备收割

摇曳的花朵

只因痴情于一捧泥土抛却

阳光下的矜持

随风走进夜的婚房

我钟情于这片土地

每天在上面耕种播撒收获

它是内心最后的净土

伸手抚摸庄稼

抚摸父亲隆起的脊背

总有无法化解的寒霜

触痛深埋的伤口

布谷鸟的叫声抵过村庄

我先于一只布谷鸟的叫声抵达村庄

比晨光更早读懂

一地庄稼的悲喜

露珠总是闪烁其词盛满青葱的记忆

闭口不言星夜的私语

风在暮春

为满地的麦子准备了一场

声势浩大的婚礼

他们在大地的婚床上扬花灌浆孕育

夏天只懂坐享其成

等待颗粒归仓

一朵低到尘埃里的花

最能品味出每一滴

收获背后汗珠的咸腥

泥土中那些挥汗如雨的动词

总在季节的转身处守候

任凭沉重的字眼压弯

父辈挺直的脊梁

很多亲人以先于我融入这片泥土

季节在田野

设下盛大的祭坛

携满地的庄稼随风叩拜

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让他们的魂灵弥漫

谷物的清香

五月书

算黄算割算黄算割

黄鹂鸟的叫声如智者的诋语

凝练出简短的诗句

在广袤的田野中传唱

蟋蟀拖着蒙古长调

诉说经年的往事

一缕正午的阳光坐在麦子的芒上

怀揣金色的梦想

那些落满灰尘的农具闲置已久

父亲会把它擦的锃亮

做好开镰前最后一次演练

青果尚在枝头转世的花朵

把心事托付满树的绿

期待一份阳光的暖满面绯红

踏上新的旅程

故乡的麦田里

我是腹中空空的燕麦

打不出粮食

却满嘴风话

作者简介:止语,原名张涛,长安人。《安徽文学》编辑,曾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