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札(组诗)

日札(组诗) 1游刃

变形记

出门时,我感觉自己有一张鳄鱼的嘴

有着还未完全张开的鸟的眼睛

在别人的眼里,也许是一头驴正走向磨坊

我努力不去想自己昨晚的样子

如果要想,也必须从出生之前想起

内心的那只蚯蚓有着不为人知的命运

尘埃

我不知道这颗尘埃都有些什么在其上生活

(如果你用放大镜,或许可以看到尘埃上教堂的尖顶

可以看到樟树与苦楝的树杪、公园与道路)

对着它吹口气,这尘埃就像所有尘埃一样在空中浮动

就像我们生活的星球一样在空中浮动

方言

失踪者生活在那个无名小镇,

不知道已过了多少年。

等待他回归的亲人相继死去,

如同一个怕黑的人,他不跟当地任何人交流。

他每日自言自语,只是为了保存

自己的方言,一个人的方言。

公园

经过这个河滨公园,我看见那个清洁工

依旧在清扫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落叶

那些老人坐在长椅上闲聊像是从未离开过

而那个父亲,看着女儿在奔跑跳跃

恍然能看见自己孩子长高的每一秒

小店铺一头乱发的女人,又来这里坐会儿

说是出来透口气,仿佛她被窒息了很久

来自外地穿着破旧的民工,只有他最清晰

此时,他只是从公园边上默默走过

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经过梦的地盘

像是在保守一个从未有人窥见过的秘密

痕迹

凌晨,有一场梦经过脑海

我已无从记忆

但我知道,与此同时

一只松鼠跃过了高高树梢

一阵细雨洒落旷野

一缕微风,拂过沙丘和海面

灰尘

一个灰尘里的世界,人们行走时神色匆忙,

仿佛那里的道路无穷无尽。

它的街道一尘不染,

因为不复有我们所知的灰尘。

夜晚,人们拍打着脱下的衣服上床,

徘徊的幽灵打了喷嚏。

它的树叶泛着某种说不清的光,

据那里的人们说:那些叶子上同样布满灰尘。

这些灰尘中的灰尘,

和宇宙同样古老。

在造物主的眼里,一颗灰尘

与一颗被称为地球的行星同等重要——

灰尘里也有座怎样的高楼?

在它的顶层,一个绝望者曾从那里跳下。

而在它的某一层,有个恐高症患者,

因眩晕攥紧了同伴的手。

习惯站在针尖上的天使,

站在灰尘的顶部目睹了这一切。

立夏

亡者从地底出来

雨点像灰尘一样小,洒在他身上

这时,天空已降低,亡者看见了

但看不见大地旋转

一生只醒来一次的人

不相信太阳一年只照耀一次

蚂蚁

一只蚂蚁在我家灶台上逛来逛去

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它脑海里的黑暗看似渺小

却从来都比我的世界更复杂更广大

我或许就是这只蚂蚁梦中的一只蚂蚁

因为我相信存在过那个槐安国

我是它们历史中一小片模糊的影子

一出戏里匆匆过场的小角色

梦见

两个分别做梦的人,终于能够互相梦见

两面同时互相映照的镜子

镜中的事物却不是同时的事物

两列对开而过的火车

我们在各自窗口看见的对方既是对方又不是对方

岸边

当我踏入岸边,河鱼几乎要屏住呼吸

咽下跃上水面的冲动

那个垂钓的人

静止于将钓线抛出的瞬间

河面如镜,云影和水流同时停顿

风,无声地绕过了这个辽阔无垠的区域

一片,只有一片落叶,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一切像是陷入刚刚掩盖住一场密谋后的平静

当我踏入岸边,那缕属于我的星光

就按时照临头顶。多么精准的布置啊——

除了修改河水、风向、偶尔露出水面的石头

他还修改了榕树的枝丫、车速与讨论的人声

为了让真实如期到来

他调校了我出门的时间

为了更好地目睹这如期到来的真实

他甚至修剪了我视野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