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卫平的诗(十八首)

袁卫平的诗(十八首)

袁卫平,男,1959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西平县,法学博士,先后从事过地图测绘、物资采购、图书管理、电工、电子技术等工作,当过私营企业主。二十岁左右尝试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省市报刊杂志。对古陶瓷、青铜器鉴赏颇有造诣,为国家陶瓷、青铜器艺术品司法鉴定人。

潮水沙滩

举着花环带着花篮

潮水来了

第一万次表达

它对沙滩的爱恋

留下星星

留下月光

留下沉睡的渔船

没有许愿

没有誓言

潮水走了

它还会再来

第一万零一次表达

它对沙滩的爱恋

它要用行动证明

对沙滩的爱恋包括了它全部的情感

女人去南方打工

女人去南方打工

坐了十八次船

过了十八条河流

被太阳晒黑了皮肤

被暖风吹散了忧愁

走惯了旱路的女子

依然走上了水路

立志要脱贫致富

依靠自己的双手

走上水路的女子

感觉好像是在梦中游

水里有漂亮的村庄

水中有美丽的绣楼

走上水路的女子

第一次来到了水与天的连接处

乐于过这样的生活

每天独自守候在河道

看鱼儿自由的舞蹈

让此岸被阻断的脚步

踏过自己的脊梁

去追求彼岸风景和梦境的美好

绿叶儿

谁知道

帘子后面

抚琴的

是哪一位姐姐

只能从她的琴声里

听见水在流雨在下花在开

水中月

它要用水

塑了自己的一切

因为

世上坚硬的东西

只要放进水中

最终都会变得柔软而妥帖

船与水

水是船的路

船是水的路

船在水上走

水在船下游

修路的人

将路修在

船家美丽的歌喉

星星

我知道

你把自己的眼睛

挂在遥远的天空

每天晚上

看着我怎样入梦

以及从梦中回来

有什么样的心情

我懂的

你爱我越深

越不想把我惊动

你的行囊中

总是为我装着

一个灿烂的黎明

绿荫

阳光用绿叶

种出水做的绿荫

绿荫里水在流动

能听到曼妙的福音

绿荫中佛在打坐

教给你救赎之心

发现自己

从枝头的果里

可以发现自己

我们有幸福的童年

就如春天的花期

我们把自己的成长

一半交给了阳光

一半交给了风雨

剩下的交给父母打理

秋天来到的时候

果实回报了土地

我们以成年人的身份向自己的父母献礼

我们终于发现

离开一个自己

登上一层成长的阶梯

放下一个自己

缩短一些成长的周期

夜雨

听它敲窗的声音

是那么的迫切

我推开窗户

它却急忙躲开

无论怎样邀请

总是不肯进来

早晨我看见窗前有一本书

夜雨为我翻到要看的那一页

这时夜雨已经走了

走进了绿叶深处让盛开的花朵增添一些颜色

用它清洗好的霞光

包裹着地上的一切

山坡上的小路

是它让陡峭的山坡

有了迷人的通途

它一头连着天空

一头连着云雾

走在这路上的人

甩掉一把汗珠

站到一个高度

扔下一声叹息

看到风景一处

万家灯火中

佛为众生铺路

袅袅炊烟里

佛为男女超度

木鱼声声里

走近那棵菩提树

青灯黄卷内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路

有门的地方有禁

有禁的地方就有需要把握的分寸

门无论是开是关

考量的是做人的良心

蜕变

一寸蜗居里

装满草香

一条虫

开始在蜗居中做了道场

它先是一丝一丝抽来了月光

然后用月光做了门窗

虫把自己关屋内

为了蜕变苦思冥想

它先是让自己换了容颜

后是让自己长出翅膀

当秋风把它的门窗推开

它奋不顾身扑进了阳光

一条虫也可以享受神仙的荣光

有面包房

有金银库

有颜如玉

有勤为路

有苦作舟

有幸福渡

全在这字里行间

你要来看看摸摸走走

窗帘

帘上春风

与阳光结了同盟

正在紧敲窗帘外棂

檐下燕子叽叽喳喳

不知是赞美还是嘲讽

大幕轻启没有锣 缺了喧闹的一幕

那一位比黄花还瘦的词人

无声只把东风换成了西风

也奈何不得比君王还富

人在帘内远离了红尘

定是少一些忧愁

渔灯

最爱走的是浪里的路

最爱数的是网中的数

最爱看的是升起的帆和摇动的橹

最爱做的是熄灭自己为阳光让路

河滩里的石头

会唱歌的河流走了

它留下的歌词

长成了河滩里光滑的石头

石头没有了棱角

就有了许多的温柔

它学着小草生存学着月亮走路

学着春天里生长的大树

无数绿叶来自一棵大树

无数沙粒来自一块石头

为实现这一目标

它不惜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