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

不要从我的诗句里探寻秘密
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世俗里的女人
 
只是为了某些词语必须落实到某些人身上
才不得不与各种命运不断遭遇
 
我不漂亮,而无须公开发表一次
我的脸蛋儿、三围、我新衣服里的旧身体
 
可以肯定的是,我有足够漂亮的勇气
将大地的伤疤一次次揭起,
 
我是农药时代的种菜女
我是起早贪晚穿不起丝绸的纺织女
我是凌晨四点打扫街道的清洁工
我是骑电动车穿过大街 小巷接送孩子的年轻妈妈
我是在一场暴乱中失去儿子的母亲
我是十年前罪恶夺去双亲的花季女孩
······
 
在生活的缝隙中练习奔跑
我从不廉价出售漂白的青春和纠结的良心
 
我的忧伤和恐惧不是我自己
大地的苦难选择了我的灵魂我的身体
 
我从不信神,也不追溯人的起源
我只关心人类的现在和将来,包括伴随人类的草木生灵
 
原谅我写不出清新浪漫的句子,太多的期望里
只好引用一句,我和那些贱民们押韵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