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描写弃妇的诗

《诗经》中弃妇诗和疑似弃妇诗的篇目有11首,都曾在不同的文献中被称为弃妇诗,分别是:《召南·江有汜》、《邶风·柏舟》、《邶风·日月》、《邶风·终风》、《邶风·谷风》、《卫风·氓》、《王风·中谷有蓷》、《郑风·遵大路》、《小雅·我行其野》、《小雅·谷风》、《小雅·白华》

《邶风·谷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昏,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雠。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昏,以我御穷。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室劳矣。夙兴夜寐,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王风·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暵其干矣。有女仳离,嘅其叹矣。

 嘅其叹矣,遇人之艰难矣。

 中谷有蓷,暵其修矣。有女仳离,条其啸矣。

 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湿矣。有女仳离,啜其泣矣。

 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郑风·遵大路》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祛兮,

 无我恶兮,不寁故也!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手兮,

 无我丑兮,不寁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