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石之变——洛夫




铁器捶击而生警句
在我金属的体内
铿然而鸣,无人辨识的高音

越过绝壁
一颗惊人的星辰飞起
千年的冷与热
凝固成决不允许任何鹰类栖息的
前额。莽莽荒原上
我已吃掉一大片天空



如此肯定
火在底层继续燃烧,我乃火
而风在外部宣告:我的容貌
乃由冰雪组成

我之外
无人能促成水与火的婚媾
如此犹豫
当焦渴如一条草蛇从脚下窜起
你是否听到
我掌中沸腾的水声




我抚摸赤裸的自己
倾听内部的喧嚣与时间的尽头
且怔怔望着
碎裂的肌肤如何在风中片片扬起

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

那满山滚动的巨石
是我吗?我手中高举的是一朵花吗?
久久未曾一动
一动便占有峰顶的全部方位




你们都来自我,我来自灰尘
也许太高了而且冷而无声
你们把梯子搁在我头上只欲证实
那边早就一无所有

除了伤痕
忽然,如眼睁开
我是火成岩,我焚自己取乐
所谓禁欲主义者往往如是
往往等凤凰乘烟而去
风化的脸才一层层剥落




你们说绝对
我选择了可能
你们说无疑
我选择了未知

你们争相批驳我
以一柄颤悸的凿子
这不就结了
你们有千种专横我有千种冷
果子会不会死于它的甘美?
瓣兀自舒放,且作多种暧昧的微笑




鹰隼悬于崖顶
大风起于深泽
鹿追逐落日
群山隐入苍茫

我仍静坐
在为自己制造力量
闪电,乃伟大死亡的暗喻
爆炸中我开始苏醒,开始惊觉
竟无一事物使我满足
我必须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




万古长空,我形而上地潜伏
一朝风月,我形而上地骚动
体内的火胎久以成形
我在血中苦待一种惨痛的蜕变

我伸出双臂
把空气抱成白色*
毕竟是一块冷硬的石头
我迷于一切风暴,轰轰然的崩溃
我迷于神话中的那只手,被推上山顶然后滚下
被砸碎为最初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