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戴望舒


我如今已厌看蔷薇色*,
一任她娇红披满枝。

心头的春花已不更开,
幽黑的烦忧已到我欢乐之梦中来。

我的唇已枯,我的眼已枯,
我呼吸着火焰,我听见幽灵低诉。

去吧,欺人的美梦,欺人的幻像,
天上的花枝,世人安能痴想!

我颓唐地在挨度这迟迟的朝夕,
我是个疲倦的人儿,我等待着安息。